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四章 刚刚为什么要说谎

第一百零四章 刚刚为什么要说谎

        盛安然只觉得拒绝无能,只得留了微信验证通过,老板娘这才露出笑容来,那开心的模样仿佛是个孩子。

        这样的一个女人,她怎么也没办法跟传说中那个当初坑骗郁家财产,出轨偷人的女人联系起来。

        盛安然眼中浮起一抹疑惑,却还是忍住了好奇心。

        “那我先走了。”盛安然将面条盛出锅,浇上浇头,礼貌的朝着老板娘颔首。

        上楼后刚搁下面条,郁南城便从浴室出来,裹着浴袍,湿漉漉的头发滴着水,顺着脖颈落下来,浴室门口氤氲了一片水渍。

        盛安然只觉得喉咙有些发紧,半晌才回过神来,干咳了一声,

        “那个,你吃点面条,我刚刚借厨房自己做的。”

        郁南城看了一眼她,又看一眼面条,点了一下头。

        他在沙发上坐下来的时候,仿佛又一小股的热气迎面而来,将自己笼罩进去了一半,盛安然有些不自在,往一旁挪了挪。

        房间里只剩下郁南城吃面条的声音,声音并不大,尤其是在窗外暴雨的混杂中,只觉得这一点吃东西的声音分外温馨。

        盛安然莫名的憋了一口气,确定郁南城并未在意自己后,偷偷地低着头缓缓吐出。

        “晚上你睡床。”

        郁南城的声音忽然响起。

        盛安然愣了一下,有种幸福来得太突然的感觉,眼前一亮,“真的?”

        “嗯。”

        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揶揄,似乎已经忘记了刚刚的不快。

        盛安然欣喜之余,暗忖这一碗面下的很值,能换一晚上正常睡觉的机会,却十分神经大条的忘记了,这床本来就是她睡的。

        郁南城看着她的受宠若惊的神色,心中竟有些无奈。

        她还真以为自己会让她一个女人睡沙发不成?

        气氛缓和了不少,盛安然心情十分愉悦的殷勤起来,“那我帮你把沙发铺一下,我刚刚躺过,这沙发长度其实还行,比床还舒服呢。”

        郁南城见她得了便宜还卖乖,眉眼一横,

        “要不还是你睡这舒服的沙发?”

        “别啊。”盛安然立马拒绝,脸上堆着笑意,“我还是睡床吧,毕竟男人还是要绅士一点对不对?”

        说着,她便朝着床铺走去,一边走一边伸懒腰。

        “不洗澡吗?”

        身后传来郁南城的质问。

        盛安然脚下一顿,空气忽然有些凝滞,半晌,她背对着郁南城,硬着头皮道,

        “洗啊,当然洗,我拿一下衣服。”

        本来打算这一晚上就凑活不洗算了,免得又节外生枝,郁南城分明就是故意的,她要是说不洗的话,还以为她多邋遢呢。

        浴室里的水流声与窗外的疾风骤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舒缓对湍急,温暖对寒凉,也是在这种极致的对比中,屋内的光线都显得柔和起来。

        郁南城慢条斯理的吃完了面条,拉开沙发上的被子,躺了下来。

        许久之后,浴室的门缓缓拉开,盛安然做贼似的,穿着长袖长裤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等看到沙发上已经熟睡的身影,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认识这么久,她一向猜不到郁南城在想什么,而且男人会不会兽性大发这事儿,她心里可没谱。

        爬上床后,拧暗了床头的灯,屋内变得更加寂静。

        一夜暴雨,翌日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晴天。

        盛安然收拾好了自己的背包到前台退房,办理退房手续的时候,她朝着门外看了一眼,透过车窗能看到郁南城扶着方向盘的侧影,目不斜视的。

        早上他下楼后就直接上了车,连一秒钟都不想在客栈多待似的。

        “身份证收好。”店员将身份证还给盛安然。

        “等一下。”

        盛安然刚要走,便被老板娘的声音叫住了。

        老板娘从厨房紧赶慢赶走过来,手里拎着一个和风便当盒,用扎染的蓝布包裹起来了,一脸期待的递给盛安然,

        “你们早饭都没吃呢,到金陵有二百多公里呢,这个带着路上吃。”

        盛安然有些迟疑,也知道老板娘给这便当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不知道怎么的,看到老板娘那祈求一样真诚的眼神,她鬼使神差的收下了。

        路上路况还好,暴雨并未造成山体滑坡,一路畅行。

        开出镇子之后不久就上了高速,服务区停了一次,郁南城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看到盛安然在副驾驶上正拆开一个布包,里面是便当盒,放着蛋卷,切成条的牛排和着酱汁盖在米饭上,看着很是诱人。

        郁南城看了一眼,

        “什么时候买的饭?”

        “早上在古镇上啊,有地方专门卖这种便当,你要不要尝尝?”

        盛安然夹了一块牛排,用手托着送到他嘴边,眼神很是期待。

        郁南城的眉头皱了一下,稍一思索已经猜到东西是哪儿来的,可看着她送到嘴边的动作,却情不自禁张开了嘴。

        盛安然趁机将牛排塞到他嘴里,“好吃吧?”

        郁南城咀嚼了几口后咽了下去,淡淡道,

        “一般。”

        “什么一般,这个很好吃了。”盛安然也尝了一块,“这个跟盛唐酒店里的西餐厨师做的都差不多一个水准了,要是开个西餐店,肯定特别火。”

        “她原本就是开西餐店的,有什么好奇怪。”

        郁南城忽然说了这句话,话音落下的瞬间,自己神色也是僵了僵。

        盛安然望着他,尴尬道,“你知道这饭是谁做的啊?”

        郁南城看都不看她,发动了车子,丢下一句话在车里回荡,

        “没见过卖快餐的快餐盒子还是国际名牌。”

        盛安然这才看到便当盒子上印着某知名大牌的logo,当下默默地叹了口气,这口气叹着叹着,却从郁南城刚刚那句话里品出几分余味来。

        郁南城明知道这便当是谁做的,但还是吃了,那应该是代表着,其实他心里对他母亲也没有怨恨的那么彻底吧。

        “老板娘也是一片好心嘛,而且味道确实是挺好的。”盛安然小声的嘀咕着。

        郁南城看了她一眼,不冷不热道,

        “这个理由要是真的让你觉得理直气壮,刚刚为什么要说谎?”

        “还不是因为你昨晚上嫌弃人家的馄饨做的不好吃,还甩脸子,我要是说了是老板娘做的,你怕是看都不想看一眼吧。”

        盛安然抿着唇,一脸的心虚。

        这台阶给的,她都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