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公报私仇,小肚鸡肠

第一百一十六章 公报私仇,小肚鸡肠

        俩人急速上升的体温将整个屋子渲染的灼热不已,密集的吻从唇一路蔓延到下巴,脖颈,胸前,一双大手在女人的身上游走,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去拒绝,脑子里一片空白。

        “笃笃笃”急促的敲门声阻断了男人意图深入的动作。

        “盛经理,雯雯醒了,这件事怎么办?警察都来了。”

        盛安然猛地一个激灵,推开郁南城,一脸惊慌的坐了起来。

        “笃笃笃”

        “盛经理,你在吗?”

        隔着办公室的门,小张的声音透着狐疑。

        盛安然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定下神来,“我在呢,刚刚没听见,我有点事,五分钟后到,你先去。”

        “您怎么了?要帮忙吗?”

        一听这话,盛安然顿觉一个头两个大,急声道,“不要,我……我换衣服呢,刚刚救人衣服脏了。”

        好不容易让小张走了,盛安然松了口气,回头便看到郁南城望着她,微微眯起的眼睛里透着几分揶揄,

        “你撒起谎来眼睛都不眨一下吗?”

        盛安然登时脸颊通红,瞪了他一眼,“还不是因为你。”

        “其实你这个谎话并不高明。”郁南城抱着胳膊,饶有兴致道,“那么多人看到我抱着你进来,你觉得你助理不知道我在这儿的可能性有多大?”

        闻言,盛安然脸色一变,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你明明知道还这样?”盛安然咬着牙,“你故意的。”

        “是,我故意的。”郁南城神色坦然,“以牙还牙。”

        盛安然眉头一皱,“还什么?我又哪儿惹你了?”

        郁南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提示道,

        “在古镇编排潜规则的事情,你倒是忘得挺快。”

        盛安然骤然回过神来,脸烧的更加厉害了,“我那是……”

        ‘那是’了半天,也没‘那是’个什么出来,当下气闷得很,半晌话锋一转,

        “所以为了那件事,你耿耿于怀到今天,处处针对我,今天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故意对我……”

        郁南城眸光一转,沉声道,

        “谁因为那件事针对你了?”

        “不然还能是什么?”盛安然一脸的愤愤不平,小声的嘀咕,“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在会议上揭我的短,公报私仇,小肚鸡肠。”

        “你说什么?”

        “我什么也没说。”盛安然避开了他的目光,往一侧挪了挪。

        郁南城看了她一眼,而后目光落在角落插在花瓶里的一大束玫瑰花,眸中的戏谑渐渐收敛,故作冷漠道,

        “花香味太浓了,以后不要在办公室放,俗气。”

        十分嫌弃的语气,盛安然眉头一皱,脱口而出道,

        “俗气?那你送我这花干什么?”

        郁南城神色一滞,眼中浮起几分疑惑的神色。

        “我是俗人,配俗花行了吧。”盛安然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站起身来,干咳了一声,“我先出去,你等外面没人了再走。”

        说完,她便红着脸离开了,尽管故作出一副从容的样子,其实落在郁南城眼中,那背影还是有着明显的仓皇。

        她走后,郁南城起身走到插着玫瑰花的花瓶跟前,端详了片刻后,看到了压在花瓶底下的卡片,抽出来看到上面字迹之后,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真相大白,

        老爷子最近真的是闲得慌了!

        休息室里,雯雯刚苏醒过来,苍白的面色显得十分虚弱,平时与她要好的女同事一直在安慰她。

        “雯雯。”盛安然拨开众人走到床边,声音尽量轻柔,“怎么样?还有哪儿不舒服么?”

        雯雯吃力的摇了摇头,豆大的泪珠落在被单上。

        “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以后这种轻生的念头可不能再有了,要是让你老家的奶奶知道了,该有多伤心?”

        盛安然握着她冰凉的手,有些心疼。

        雯雯是她一个月前招进来做前台的,虽然中学都没毕业就辍学出来打工,人又内向谈不上有什么能力,但做事情认真仔细,是穷苦山村出来的孩子,一心只想养活家里身体不好的奶奶,这些背景都是盛安然当初亲自经手的。

        对于雯雯偷东西这件事,现在是没有明确的证据不说,她也的确不相信雯雯会做出这种事来。

        正安慰着,外面一阵骚动。

        “怎么回事?”

        盛安然皱眉问。

        “是林雪。”围观的人中传来窸窸窣窣讨论的声音。

        听到‘林雪’两个字的时候,盛安然明显感觉到雯雯握着她的手紧了几分,似乎十分害怕。

        “别担心,我会弄清楚的。”盛安然拍了拍雯雯的手,起身走了出去,“大家也都散了,先让雯雯好好休息。”

        “休息?”刚关上门,门口便响起一道刻薄的声音,“要是每个偷了东西的人都用寻死觅活这一招来博取同情的话,那我看那些去坐牢的杀人犯统统都跑到紫峰大厦上跳一回好了。”

        盛安然凝神望去,便看到林雪抱着胳膊盯着她,清纯的脸蛋上满是轻蔑不屑,穿着一身休闲的复古墨绿色运动短裤和男友风的宽松黑体恤,看着很是娇小可人。

        这位以清纯玉女形象出道的小花旦最近风头正盛,私下脾气也大,入住酒店期间,听说因为戏份的事情,已经明里暗里和这部剧的女一号高雅雯起了好几次冲突。

        “林小姐,我们不是有意要包庇的意思,只是这件事还没调查清楚,这么随随便便下定论不合适。”

        “昨天晚上到今天为止,就她一个人进过我的房间,监控里面全都有,我还能冤枉她不成?”

        林雪皱着眉,一脸不悦,“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包庇,刚刚你那么拼了命救她,怎么?你跟她是亲戚啊?”

        闻言,盛安然内心默默翻着白眼,面上还得和颜悦色,“这事儿……”

        “这事儿很简单,不需要调查,我不缺一条项链,但是我最讨厌偷东西的人,所以我只有一个要求,把她给我开除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我看这件事你也有连带责任。”

        林雪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扬起尖下巴,神情倨傲,

        “毕竟,这个偷东西的女的是你的下属吧,我要是追究起来,你也可以一起收拾东西滚蛋。”

        盛安然握紧了拳头。

        “该收拾东西滚蛋的是你,林小姐。”

        一道清冷的男声在走廊上响起,引得围观众人纷纷掉头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