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给别人的儿子当后妈

第一百三十七章 给别人的儿子当后妈

        “到了,在停车场找车位呢,你先别管我们了,演唱会好好准备。”

        “姐,那边有个车位。”天恩的声音打断了盛安然的话。

        “是吗?哪儿?”

        顺着天恩的手看到之后,盛安然忙调转方向盘,“小司我先不跟你说了,停完车我给你助理打电话。”

        “好。”车厢里回荡车载电话中邵司的声音。

        好不容易找到停车位,把跟谈书静借的车停进去,天恩牵着盛小星的手跟在盛安然身后直接去了后台,邵司的助理一早在门口等着。

        助理一见到盛安然才松了口气,忙领着往化妆间走,一路走一路说,

        “安然姐,你可算是来了,邵司催了我两个小时,恨不得让我中午就在这儿等着您来,生怕您找不到地方。”

        盛安然有些无奈,

        “怎么可能找不到,小司也太小看我了,首场演唱会还这么分心,下回还这样谁还敢来啊。”

        说着话,前面扛着道具的两个师傅风一样的从她面前走过,立麦差点撞到她脸,好在是被天恩拉了一把,躲得及时。

        天恩的助理吓得脸色煞白,冲着俩工人呵斥,

        “干什么?都看着点,道具和人你们哪个也砸不起。”

        “没事没事。”

        盛安然打圆场。

        走廊上人来人往的,都在为演唱会的开始做最后的准备,人多事儿也多,起冲突没必要。

        只是她担心的回头看向盛小星,刚要叮嘱天恩看着点孩子,便发现天恩已经把盛小星抱起来了,十分细致的将她护在怀里,半点都磕碰不到。

        她愣了一下,其实她对天恩的印象始终是先入为主的保留在刚撞了他的时候,在医院第一次醒来,他那副惶恐不安的样子,像是刚跟这个世界打交道的孩子,单纯惶惑,将她视为唯一的依靠。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记忆没有回复,可他已经是大人的样子了。

        也许这是他本来的样子,可是她又忍不住去想,什么样环境下成长的孩子,十八九岁的时候就能这么少年老成呢?

        “这儿人太多了,要不我还是带小星星先去前面吧。”天恩的声音拉回了她忽然出走的思绪。

        “也行。”盛安然点点头,“你先带她过去吧,我跟小司说两句话也过去,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吧。”

        一旁的助理忙应声,看了一眼手机,“差不多了,还有十来分钟就开始。”

        天恩抱着盛小星去前面观众席,盛安然跟着助理敲门进了化妆间。

        “邵司呢?”环顾一圈,造型师化妆师经纪人人等的站了一屋子之外,并未看到熟悉的身影。

        “刚去洗手间了,应该马上就回来。”经纪人应了一声,看到盛安然后热情一笑,“安然来了,快坐,怎么没见小星星?”

        “后台人太多了,怕给你们添麻烦,送到前面去了。”

        负责邵司演艺工作的团队成员都跟盛安然相熟,之前拍摄旅行综艺的时候经纪人和助理全程跟着,整个团队都特别喜欢小星星。

        虽说郁南城总是嘴上说着不喜欢邵司,可手底下人给邵司配备的团队却是一流的,宣传上面也很舍得下血本,这才靠着综艺出道几个月而已,首场个人演唱会的门票就被抢售空了。

        想到这儿,盛安然心底有一丝欣赏油然而生,一时间竟有些忘了中午的不愉快。

        “小姐,您不能进……”

        “我怎么不能进了?不知道我跟小司的关系么?”

        外面一阵嘈杂声引起屋里人的注意。

        一道开门声响起,先是巨大的粉色花束‘破门而入’大小刚好遮挡住了后面的半个身子,只传来娇滴滴的女人声,

        “小司,surprise,祝贺你首场演唱会大获成功!”

        “谁阿这是?”经纪人立马眉头一皱,“粉丝吗?谁让她进来的?”

        跟到门口的保安一脸的紧张,“一个没留神她就进来了,她说她是邵司的姐姐,我们也不好拦。”

        “什么姐姐?”经纪人大哥脸色都变了,“邵司的姐姐在这儿坐着,哪儿又跑来一个姐姐,赶紧弄走。”

        “盛安然?”那花束后面的人听到经纪人的话,立马放下花露出一张脸来,看到盛安然的瞬间脸色就变了,“你怎么也在这儿?”

        这回是经纪人愣住了,迟疑着问道,“安然,你们认识?”

        盛安然正慢条斯理的喝着茶,闻言敷衍的笑了笑,“算认识吧。”

        从盛安瑶刚刚那故娇嗲的开场白开始,她就听出来是她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同时,乐的看热闹,就想看看她没邵司的邀请,怎么厚脸皮进来。

        “算认识?你什么意思啊盛安然?”盛安然花束往一旁沙发上一放,环顾没见到邵司身影后立马横眉瞪眼起来,

        “在外面过惯了日子,父母姐妹都不认了是吧?够白眼狼的,这话有本事你怎么不在跟爸伸手要房子的时候说?”

        这话一出,现场的也都明白来人的身份了,几个人头挨头的窃窃私语。

        “一码归一码。”盛安然淡漠的看向她,“你这么趾高气昂的闯进来,我还真不敢随便认识你,别到时候给小司脸上抹黑。”

        “你……”

        盛安瑶气的脸色铁青,讽刺道,

        “我是来给小司捧场有什么问题,我跟他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怎么会给他脸上抹黑,倒是你,没结婚跑出国几年,一回国就带回来那么大一个女儿,不知道是跟谁生的野种,现在以为傍上盛唐集团的总裁就麻雀变凤凰了,你得意个什么?还不是要给人儿子当后妈。”

        盛安然握紧了拳头。

        她最烦的就是别人在她面前说孩子的事情,好在盛小星这会儿不在场,要是在的话,她要立刻撕了盛安瑶这张吐不出象牙的烂嘴。

        “我的私事好像跟我来给弟弟捧场没什么关系吧?姐姐。”

        盛安然一开口,着重强调了‘姐姐’两个字,听着别有意味,“倒是姐姐你这些年对小司是什么心思以为别人不知道么?这么上赶着来给小司捧场,就不怕你养在家里的那位吃醋?”

        话音刚落,盛安瑶的脸色变得煞白。

        “你胡说八道什么?”

        她怎么会知道她家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