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他没有任何其他选择

第一百五十八章 他没有任何其他选择

        “天恩,这个墨鱼滑可好吃了,我特意去买的,你尝尝。”

        “谢谢书静姐,”天恩‘乖巧’的点了一下头,伸出碗接下了谈书静的满腔热情,“我自己来就行了。”

        谈书静一脸做作的娇羞,

        “别叫我姐了,我也就比你大几岁而已,直接叫我书静就行了。”

        这副画面看的对面的高湛倒足了胃口,忍了好一会儿了,终于忍不住了,火药味十足的问道,

        “这小子真失忆了吗?就算是失忆了,就可以这么不工作不赚钱,随随便便跑到别人家里来蹭饭?”

        “你管呢?”谈书静白了高湛一眼,“也不知道是谁不请自来,还好意思说别人蹭吃蹭喝。”

        “谈书静,你……”

        “打住,”谈书静抬起手,“我今天不想跟你吵架,高湛,高先生,你要是想好好吃饭呢,就闭嘴。”

        高湛鼻子都快气歪了,正要反驳什么呢,盛安然忙打圆场,

        “误会了,哪有谁是来蹭吃蹭喝的,叫天恩来吃饭是我的主意,是之前天恩帮忙,把我那档乌龙绯闻解决了感谢他的,高总也是我叫来的,我打电话给南城的时候,他也在旁边,就一起叫过来了。”

        这话提醒了高湛,他一个小时前还在珠宝店挑结婚戒指呢,这会儿却眼睁睁看着谈书静跟别的男人打情骂俏,还当着他面毫不顾忌,当下胸腔里怒火更盛了。

        “烤箱的鸡翅应该好了,我去看一下。”

        天恩忽然开口,仿佛没感知到周围硝烟似的,一脸的单纯走了。

        “我跟你一块儿去。”谈书静跟屁虫似的跟了上去。

        高湛坐了几秒,‘啪’一下搁下筷子也跟过去了。

        剩下盛安然和郁南城两个人坐在饭桌上大眼瞪小眼。

        “不会出事吧?”盛安然有些紧张。

        “你是担心谁?”

        “我当然是担心天恩。”盛安然一脸的理所当然,“没看到刚刚高湛一副要吃了天恩的样子么?”

        “我觉得要真的打起来,天恩未必打不过阿湛。”

        “是吗?天恩看着不像是会打架的样子,他还是个孩子。”

        闻言,郁南城不悦的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是对‘孩子’这个评价不太满意。

        女人很多时候容易母性泛滥,导致看不清楚眼前的事实。

        事实就是这个叫天恩的,身高目测快有一米八五,肌肉也不小,比起高湛这种花天酒地空有一副好皮囊的绣花枕头,明显战斗力要强不是一点半点。

        但偏偏天恩长着一张最招人喜欢的无辜脸,轻易的俘获了酒店一大帮阿姨婶婶姐姐妹妹的心,据说他住的那间房一天能被人打扫七八回。

        看着盛安然担忧的样子,郁南城无奈的摇摇头。

        一顿饭光顾着给谈书静和高湛两个人当和事老,吃了一个多小时,他们就掐了一个多小时,谁也不让谁,最后两个人说约个地方另外谈,走人以后屋子里这才消停了。

        夜深,人都走了,两个孩子也都接到郁老爷子身边去了,家里就剩下盛安然和郁南城两个人。

        盛安然将桌上的残羹剩菜收拾干净堆在水池里面,一双手从身后环住了她的腰身。

        “别闹。”盛安然惊呼一声,扭捏起来,“痒……”

        她一身的痒痒肉几乎都长在腰上了,最怕别人碰她腰,尤其是郁南城。

        还好郁南城抱住她没乱动,只是将下巴搁在她右肩膀上,声音低沉有力,“不早了。”

        “你要是累了你就先去睡啊。”盛安然知道他在想什么,红着脸嘀咕,“我还要洗碗。”

        这细弱蚊蝇的声音落在郁南城耳中,仿佛是一股电流似的,滋滋的传遍了全身上下,他蹭着盛安然的脖颈,闷声道,

        “碗可以明天再洗。”

        “明天我要上班。”

        “我来洗。”

        “唔……”

        不等盛安然回应唇已经被封住,一双大手从她腰上游走上来,笼罩住了她胸前的柔软,揉弄中,她娇喘出声,在偌大的公寓内回荡。

        她无力的靠在男人的胸膛上,面色绯红,喘着粗气。

        戴着黄色塑胶手套的一双手无处安放,悬在半空中,白色的泡沫凝聚在指尖,一滴滴的滴着水,围裙下的衣服已经被解的七零八落。

        金属扣在空气中激荡着肆虐的声音,郁南城单手提起她的腰身,另一只手掀起裙角,眸光深沉的一瞬,直接在水池边上就将她填满。

        “啊……”

        盛安然的双手紧紧地握着水池的边缘,随着身后激荡的节奏,胸口一遍遍的撞在手背上,发出‘啪啪’作响的声音,混乱中,水龙口的阀门被碰开,溅出来的水花激打在俩人的身上。

        冰凉的水丝毫不能降低二人的体温,郁南城仿佛是禁锢了许久的野兽刚刚被放出笼子一样,不知饥渴,做了一遍又一遍。

        直到后半夜,盛安然无力的瘫软在他怀中,再无半点精神,考虑到她的身体,郁南城这才意犹未尽的结束了,抱着她去洗手间清理。

        遍布红痕的娇躯半浸在浴缸里,凌乱的发丝贴在脸颊上,盛安然枕着他的手臂就睡着了,睡得很沉很安稳,任凭他撩起水花帮她擦洗身体也没任何要醒来的迹象,看着这副清纯可人的模样,郁南城差点又按耐不住要了她。

        强忍着未尽的兴致将她抱回床上后,他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又将她揽入怀中,这才满意的合上双眼睡了。

        他向来都是理智的,小时候因为过于理智显得少年老成,不讨大人喜欢,也无法融入同龄人,成年后感情方面更是淡薄,即便对爷爷也只是恭敬有加而已,谈不上亲昵。

        因为父母的关系,他更不觉得婚姻是什么值得追求的生活方式。

        怀着这样理智刻板的想法,他生活到现在,从未动摇过不想结婚的信念,即便爷爷以他最为看重的事业做要挟要他传宗接代,他也宁愿找代孕母亲这样偏激的方式来变相抗争。

        可没有任何一个时刻,他比现在更确定自己是可以爱上一个人的,无论是身体还是性格的合拍,都让他觉得此刻怀里的这个女人是他唯一的终身伴侣人选。

        如果真如爷爷说的那样,人这一辈子非得择一个人相伴一身的话,在自我意愿主导下,他很确定,除了盛安然,他没有任何其他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