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两百零五章 对我没这么笑过

第两百零五章 对我没这么笑过

        盛安然咽了咽口水,看着面前正在给自己喂粥的男人,尴尬道,

        “当时公司总裁好像真的是你。”

        “不用好像,本来就是我。”

        郁南城将最后一口鱼片粥塞到她嘴里,“哐当”一声,勺子碰撞瓷碗壁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他搁到床头,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手。

        “但当时分管服装品牌的,不是我。”

        郁南城看向秦波,语气十分冷漠,

        “你下午不是逗听到我打电话了吗?还在怀疑?还是说,其实你自己根本不想承认而已。”

        秦波气的发抖,“那也是你们高层之间的利益争斗导致的,把我们设计师当成是牺牲品挡箭牌,真是让人作呕。”

        “你要是这么想,我无话可说。”

        郁南城扫了他一眼,而后将手中的纸巾团成一团,白色的球状在空中划过一道流畅的弧线,准确的砸在床尾的垃圾桶里。

        要不是为了盛安然,他根本懒得去翻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还都是郁奇峰留下来的烂摊子。

        “我觉得吧,这就是个误会。”

        盛安然看看两个人,“盛唐集团当时不分青红皂白,就冤枉下属公司的职员,这是不公平的,这样很容易毁了别人的一辈子。”

        这一点,秦波无比同意。

        “可是固然盛唐集团这么做不对,秦先生你也不应该没查清楚事实真相就这么怪罪道别人头上,这跟当时盛唐集团高层的做法有什么不一样?”

        听到这话,秦波的黑脸仿佛白了几分。

        其实从秦波刚刚磕磕绊绊小心翼翼的陈述中,盛安然就看出来了,他大概已经知道自己冤枉郁南城了,也后悔了,只是拉不下面子而已。

        “那今天不如就看我的面子,大家握手言和,秦先生你的鱼片粥我也喝了,味道非常好,就当是给一不小心烫伤我赔礼道歉,我就不给你钱了哈。”

        盛安然本意是活跃气氛,可是秦波却笑不出来。

        另外还有一个冷面冰山型的郁南城,一时间这个玩笑话没人接反应,气氛更加尴尬了。

        “他得跟我道歉。”

        郁南城食指指着自己嘴角的淤青给盛安然看,“让他道歉都是轻的。”

        “你……”秦波气急败坏的指着自己的乌黑眼圈,“那我也被你打成这样了。”

        “正当防卫和故意伤人是两回事。”

        眼看着又是硝烟弥漫的节奏,盛安然猛地咳嗽了一声,“咳咳咳……”

        俩人这才消停,都是一脸紧张的看着她。

        “我大老远的跑来找个设计师签合约,结果搭上我自己一条腿,你们俩还在这儿吵吵,烦不烦啊?”

        说到这事儿,郁南城于心有愧。

        要不是因为他,其实也不至于害的盛安然受伤,满心愤懑无处发泄,于是他又冷冷的瞪了秦波一眼。

        秦波也很不客气的回瞪过去,然后看向盛安然,确认道,“盛小姐,之前你跟我说你跟盛唐集团不是一家公司,我想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

        “当然啊。”盛安然点头,“我虽然姓盛,但是我除了是盛唐酒店的前员工之外,跟他们没有一点儿关系,青檬服饰原本是我们家的产业,现在归我管了。”

        ‘前员工’三个字着重加强了语气,像是故意要提醒郁南城什么似的,落在他耳中,他默默地咽回了准备怼秦波的话。

        “那就好。”

        秦波郑重的点了一下头,“那我跟你签约,随便什么条件都行,就当是我给你赔罪了。”

        “啊?”

        盛安然一下子懵了,“你说真的?你再说一遍。”

        秦波神色认真,一字不落的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

        幸福来得太突然,谁能想到秦波这个人责任心这么重,烫伤了她一条腿,就肯松口了,这腿烫的值啊!

        “那我回去就起草合约,然后让人送过来给你。”

        “不用,你们先走,我收拾收拾这里的东西,就去金陵,对了,我有个条件。”

        “你还有条件?”郁南城瞪他。

        “你说。”盛安然掐了他一把,冲着秦波笑开了花,“随便什么条件都行。”

        这还得了?郁南城脸都绿了。

        “我在金陵吗,没有住的地方,我需要有个暂时入住的地方,等过段时间,我会自己找房子搬出去。”

        “行,包在我身上,等你去了就能入住。”

        盛安然十分爽快的答应下来。

        要知道,签到一个好的设计师,那就是签了一棵摇钱树啊!房子算什么?

        “合作愉快。”

        盛安然挣扎着伸出一只胳膊,试图跟秦波握手。

        可这手刚伸出来一半,就被郁南城截胡抓住了,他不耐烦的把她摁回床上,“伤疤还没好,你就忘了疼了是吧?合作什么合作?老实待着。”

        秦波鄙夷的瞥了他一眼,幽幽道,“大男子主义是婚姻的杀手,盛小姐,我劝你慎重考虑这个人。”

        “你说什么?”郁南城脸色彻底黑了。

        “我回去收拾东西,尽量跟你一道走。”

        秦波仿佛没听见似的,留下一个十分潇洒的背影就离开了医院。

        “哎,秦先生,你的碗。”

        卫生所大厅方向传来悠扬的声线,

        “丢了吧,搬家换新的。”

        直到秦波走了很久,盛安然还盯着他走的方向傻笑。

        “开心够了吗?”郁南城冷冷的盯着她,一副不好惹的样子。

        盛安然挑了挑眉,“签约一个设计师,当然开心。”

        “我看你对着我也没笑成这样过。”

        “对你?”

        盛安然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我对着你笑成这样会被人当成神经病的。”

        要是被谈书静看到了,准保要说她是被美色迷惑,成了一个大花痴。

        郁南城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咬牙切齿道,

        “你在病房处理伤口的时候,我还在劳心劳力给你想办法拉拢这个不长眼的设计师,结果你醒过来满心思都在那小子身上,也不问问我,盛安然,你就没什么别的要跟我说的么?”

        说完这话,他就后悔了,狠狠地皱了一下眉就想走。

        要是从前,他做什么都不会说的,现在大概是被惹急了,竟也厚着脸皮说着反话变相邀功来了。

        盛安然忽然抓住了他的手,他的手很大很宽,有着男人特有的温度。

        随着俯身的动作,女人的腰身渐渐弓出一个流畅的线条,温热的吻恰好落在郁南城的嘴角,

        “谢谢你。”

        病房里面一下子变得很安静,他听见了最温柔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