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两百四十四章 不是躲着,是避嫌

第两百四十四章 不是躲着,是避嫌

        出了别墅区,郁南城一脚油门踩下去,素来清冷无波的脸上写着大写的烦躁两个字,这女人倒是说分手就分手,说走就走半点不带拖泥带水的,可是这遗留问题一大烂摊子直接就丢给了自己,简直了。

        将近五点,入秋之后,天气渐渐凉了,天黑的也早,幼儿园也比之前提前了半个小时放学,四点半到门口的时候,几乎已经找不到地方停车。

        郁南城正开着车在学校附近徘徊,找停车的位置,便看到一辆红色的轿车停在了右前方大树底下,车里下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嘟嘟嘟……”

        想到厨娘的话,他没好气的按了两声喇叭。

        淡紫色的身影回过头,看到郁南城从车窗里露出的一张脸之后,皱眉道,“这儿是学校,不让鸣笛。”

        俩人中间还隔着一辆车的距离,盛安然不得不拔高声音说话,显得气势十足。

        郁南城一脸从容,不紧不慢道,“这儿估计没有停车位了,我停远点,要是景希出来了你帮忙接一下先。”

        接景希这事儿,盛安然自然是义不容辞,十分爽快的答应了。

        十分钟后,郁南城停完车回来,在校门口排队最末尾的地方找到了盛安然。

        “有件事我要跟你说一下。”

        “嗯?”盛安然看了他一眼,神色警惕,“什么事?”

        要是提复合的事情,现在没商量。

        “景希最近不爱吃饭。”郁南城说的直接,“除了中午你让小星星给他带的那一份便当之外,他什么都不肯吃,这事儿你说怎么办?”

        盛安然神色染上几分焦急,“他真的不肯在家吃饭?”

        这反应倒是在郁南城的意料之外,其实分手以后,盛安然对景希没有任何责任,她大可什么都不管的,没想到她对景希是真的上心。

        “嗯。”郁南城点了一下头,“厨娘换了三个了,他还是不吃。”

        这事儿原本他也不想跟盛安然说,免得她以为自己用了什么苦肉计,但是现在也的确是没办法,在这么下去,这孩子本来就身体不好,这还得了。

        “早餐和午餐倒是可以都让小星星一道带到学校,晚餐的话,要不我每天做了带过来,你带回去热一热?”

        见她这么好说话,郁南城眸光深了几分,“上学的时候倒是可以这样,那周六日呢?总不能饿两天吧。”

        盛安然眉头皱的更深了。

        郁南城盯着她的侧脸,沉声道,

        “要不这样,周六日你到我那儿去做饭,跟以前一样。”

        “不行。”

        盛安然一口否决。

        以前就是做饭做着做着做出别的事儿来了,她还去,那不是羊入虎口么?这种藕断丝连的事情她做不出来。

        “那,你就看着景希生生饿上两天?”

        郁南城有些不依不饶了。

        “这样。”盛安然想了个折中的办法,“你周六日把景希送到你爷爷那儿去,我到那儿去做饭,那边离我家近,而且人多也避嫌。”

        她知道老爷子最近一段时间对自己很有意见,借着这份意见,她反倒觉得在老爷子的眼皮底下照顾照顾景希,才更加稳妥。

        郁南城的眉头皱了起来,脸上神色也是一派不耐烦,“你就这么想躲着我?”

        他活了这三十多年,什么时候不是被人追着捧着的?怎么遇上个盛安然,就跟被抓住软肋了似的呢?人家爱答不理自己还总上赶着。

        “不是躲着,是避嫌。”

        盛安然再次重申,“你看我们俩现在关系就是前任,你爷爷又很反对我们来往,这件事周管家已经跟我说过了,要是被你爷爷知道我还跟你有什么交集的话,万一他老人家报复我怎么办?我这是自保。”

        “你电视剧看多了吧?”郁南城拧着眉,“你当爷爷闲得慌,要找你茬?”

        “那可不一定。”盛安然白眼一翻,“有些人还不如电视剧呢。”

        “什么意思?”

        “比如你哪位青梅竹马初恋啊,请我离开你的时候,嘴皮一碰就完了,连杯咖啡的钱都没给,我看你周围的人都挺不上路子的,喜欢空手套白狼。”

        “你……”

        又被林漫含的事情怼的哑口无言,郁南城烦躁不已。

        要不怎么说感情里面先认真的一方就输了呢,他现在看盛安然对他们俩的事情就完全不上心了,所以才这么一套一套的说辞来回他。

        “那这周六我去接你……”

        “不用,我直接去你爷爷那儿。”盛安然看着学校里面排队出来的孩子,招了招手,“这儿。”

        景希和小星星手拉着手跑出来,小星星脸上红扑扑的,跟老师挥手再见后,回过头,一看见郁南城,没好气的撅了嘴,撒开了景希的手,

        “妈咪,我们走了。”

        郁南城皱着眉,原本还要和小丫头打招呼的话就这么卡在喉咙里面。

        盛安然则是摸了摸景希的头,“景希,你爸爸说你现在都不好好吃饭了,这怎么可以呢。”

        郁景希努力憋出一句话,“不……不好吃。”

        闻言,盛安然叹了口气,“那你喜欢吃我做的饭?”

        郁景希点点头。

        “我跟你爸爸说好了,周六日我去你爷爷家里给你做饭吃。”

        闻言,郁景希仰起头,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像是在问盛安然是不是真的。

        “但是前提条件是,平时要是有什么事情我顾不到的话,你要在家乖乖吃饭,可以吗?”

        “嗯。”郁景希爽快的点了一下头。

        “那就拉钩,”

        盛安然伸出小手指,一大一小的两个小手指勾在一起拉了拉,“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盖章了啊。”

        “那,我们周六见。”

        盛安然带着小星星离开,郁景希原本闪亮亮的眼睛在看到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远之后,也变得暗淡下来。

        郁南城要牵他手,他也赌气一样不肯拉,自己一个人气咻咻的爬上了车。

        “景希。”

        郁南城追上去,无奈的在后座把他的安全座椅调整好。

        每天从学校回来,这位小祖宗就对自己一副冷脸,这不,刚刚还对着盛安然喜笑颜开呢,人家一走,转头立马黑脸,变脸比变天还快。

        “你什么时候和妈咪和好?”

        郁景希举起小画板,稚嫩的小脸上一脸的咄咄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