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七十二章 失去的童真

第两百七十二章 失去的童真

        下午五点,盛氏集团大部分员工的正常下班时间,盛安然每天也是这个时间走,公司财务方面问题不少,郁南城留在公司加班。

        “真的不用我等你?”盛安然站在他办公室门口轻轻叩了一下门,言笑晏晏。

        郁南城从电脑后面抬起头看向她,原本有些困倦的神色在看到她的一瞬间又变得精神百倍,“不用,账目看的差不多了我就回去。”

        “这样搞得我很不好意思,要不要给你把工资涨一涨?”

        “你看起来可不像是不好意思的样子。”

        郁南城清冷的眼睛微微眯起,冲着她勾勾手指,“过来。”

        “后悔了?”

        盛安然松开门,十分自然的走进去,走到他办公桌前微微俯身看他,

        “后悔的话来得及,我可以在这儿陪你。”

        话音刚落,郁南城的大手扬起,覆着她的后脑勺将她带向自己面前,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便将一个吻落在她柔软的唇上。

        “唔……”她挣扎开来,紧张的往身后望去,嘀咕道,“门都没关呢,你干嘛?”

        本来把郁南城弄到这儿来管财务公司上下就议论纷纷的,要是两个人再在办公室做点什么被人看见了,传到董事会那帮老头子耳朵里,那可就真的不好解释了。

        郁南城一脸的从容,眉头微微一挑,若无其事道,

        “行了,你可以走了。”

        “干嘛,生气了?”

        郁南城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我觉得这样就算是充电充上了,难道你还有更多想法。”

        盛安然很快明白过来,他这个充电的意思,脸色渐渐红了,“谁有想法,你才是想多了,走了。”

        说着,她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

        望着盛安然的背影,郁南城眼中笑意更深。

        出电梯之后,盛安然在车库里面转了一圈,找到自己的车,刚按下开关锁,身后便传来一道熟悉的身影,苍老稳健。

        “盛小姐。”

        “周管家?”盛安然回过头看到郁老爷子身边的管家老周,神色一顿,“您怎么在这儿?来找南城吗?”

        周管家和蔼的点点头,“先生让我来找少爷谈一些事情。”

        “他在楼上呢,您从这边电梯直接去十楼就可以了。”

        盛安然指着远处的电梯,态度恭敬。

        “好,但是在这之前,我觉得有些话想跟盛小姐聊聊,不知道盛小姐有没有空。”

        周管家的态度让人捉摸不透,但是既然是老爷子身边的人,总不至于对自己不利,盛安然也并未多想,

        “好,周管家还没吃晚餐吧,附近有家茶餐厅还不错。”

        十一月月初的金陵已经步入冬季,天气预报播报寒潮即将来袭,街边的梧桐树上还挂着稀稀落落的叶子,等着最后的飘零。

        市中心一家的港式茶餐厅内,靠窗的位置刚好可以俯瞰夜幕初降的金陵夜景。

        “周管家,您有什么事就直说。”

        盛安然望着对面的周管家,先开了口。

        “盛小姐是爽快人。”周管家点点头,“那我也就不兜圈子了,其实这件事说起来跟盛小姐没什么关系,只是因为盛小姐跟少爷的关系,我自己做主,觉得还是告诉盛小姐或许比较好。”

        “您说。”

        “因为盛小姐和少爷的关系缘故,先生和少爷现在关系有些紧张,这一点我想盛小姐您也是知道的吧。”

        “周管家想劝我跟南城分开?”

        “不是。”周管家摇了摇头,“少爷做决定的事情,连先生也没办法左右,何况是我,要不是少爷坚持的话,凭盛小姐的心气性格,也未必会愿意跟郁家为敌,背着外面那些人莫名的眼光跟少爷在一块儿。”

        这话倒是说的挺明白的,盛安然不置可否,喝了一口茶,

        “所以周管家您这是……”

        “少爷跟先生之间最大的问题不是盛小姐您,而是先生这么多年来看着少爷长大的,他一行字觉得少爷身上血性凉薄,不管是对待亲人还是朋友,都太过冷淡,即便是他自己的儿子也……”

        “你这话什么意思?”

        “盛小姐只看到少爷对小少爷万分纵容宠爱有加,却没看到小少爷刚到郁家的时候,最初那一年,少爷连老宅的门都没踏进过,在少爷眼里,小少爷当时的存在只是先生给他的任务而已,任务完成了,也就失去了作用。”

        闻言,盛安然的眉头皱了起来。

        周管家说的这些她不是不知道,而且在她心里她也曾经对郁南城做出过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恶劣评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话从别人的口中说出,就这么的刺耳。

        “不是这样的。”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辩解,“南城并不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对景希是很宽容的,甚至对小星星也很好,并不是像你们说的这样。。”

        “景希或许是少爷人生的一个意外。”

        管家老周耐着性子解释,“三年前他们之间的关系才真正的发生改变,如果不是那场意外的话,恐怕现在景希连自己父亲长什么样也未必能清楚。”

        “三年前?”

        盛安然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果然,管家接着说道,

        “三年前就是小少爷得病差点夭折的那年,也是盛唐集团内部重新换执行总裁的一年,这两者之间有多少联系,外人看不出来,但是盛小姐既然已经跟少爷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关系,我觉得你还是有权利知道的。”

        盛安然握着奶茶杯,故作淡定的喝了一口,忘记了加糖,所以有些苦涩。

        老周说了什么,她就当是把顾天恩调查的结果重新听了一遍,基本吻合,原本她对这个结果并不惊讶,但是她惊讶的是,景希当年的这件事,知道真相的人比她预料的多得多。

        连老爷子自己也知道,可是他却放任郁南城得到了他想要的权利地位,遂了他的心愿,从头至尾没人为景希要个公道。

        这三年的纵容与宠爱是对景希的补偿吗?

        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而已,这些物质上的补偿对他而言,怎么比得上在家族内斗中失去的童真?

        听老周说完,盛安然的心中只剩下疯狂涌动的悲凉和翻江倒海的反胃。

        “所以,周管家,您跟我说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她忍着那份不适,硬着头皮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