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八十章 已经连样子都懒得做了

第两百八十章 已经连样子都懒得做了

        “实在不行的话,公司小张也行。”

        “你连公司小张都考虑到了?”

        郁南城的脸色越来越黑,

        “在我面前谈论你要带着别的男人一块儿出席酒会,你是怎么想的?”

        听到这阴沉的声音时,盛安然心中咯噔一下。

        被浪翻涌,下一秒,原本跟自己一同躺在枕头上的男人就换了个位置,到了自己上方。

        “我不是这个意思。”

        盛安然推着他的胸膛,“我是怕你尴尬嘛,而且这不是在咨询你的意见么?”

        “你让我帮你挑一个男伴?”

        语气更加阴沉了。

        盛安然有种越描越黑的感觉,硬着头皮反驳道,

        “那你不去,我总得找个人跟我一块儿吧。”

        “我说了我不去吗?”郁南城居高临下的望着她,被子在他肩膀上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将盛安然压的动弹不得。

        明明是为他着想的,到头来反倒自己不是人了,盛安然心里委屈的很,“那我还不是为你考虑的嘛,谁知道你……”

        话说了一般,看到郁南城那副咄咄逼人的样子,她忽然更加胸闷,不想说了,偏过头去,“算了,跟你说不通,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郁南城愣了一下,慢慢侧身在她身边躺了下来,再想抱她的时候,她却挣扎睡到床边,怎么也不愿意搭理他了。

        想到这段时间自己的处境,郁南城有些懊悔自己刚刚没好好说话,

        “我知道你是为我考虑,但是比起被人落井下石,我更在意的是你和我的生活,如果我们没在一起的话,那你随便让谁跟你一起我都无话可说,但现在我们在一起,所以陪你出席晚宴的男伴除了我之外,不应该有别人。”

        见盛安然毫无反应,他便凑近了一些,沉声道,“我是担心你的心不在我这儿,但是商贸圈的晚宴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不陪在你身边,我不放心。”

        盛安然依旧沉默着,正当郁南城无计可施的时候,她哑着嗓子道,“那景希和小星星总不能一起带过去吧?”

        郁南城眉宇间的忧虑瞬间淡了,“你不是说顾天恩很有时间吗?”

        闻言,盛安然回过头来,嗔道,

        “你真把天恩当自家保姆了?”

        “他难道不是?”

        郁南城眉头一扬,十分的理所当然。

        顾天恩成天屁颠屁颠的跟在盛安然后面,美其名曰是要保护她的安全,外加调查一些事情,其实私心部分同属男人,谁看不出来,既然他收了钱,那就连带着两个孩子的安全一同保护了。

        郁南城觉得没什么毛病。

        ——

        翌日晚上七点半,AW举办的商贸酒会包了金陵最豪华的酒店绿丰大厦顶层,从酒店门口就铺了长长的红毯,来的都是社会精英名流,AW主要是做传媒的,来的明星自然也不少,记者们更是以拿到入场邀请函为荣,剩下拿不到的就只能蹲在门口拍一拍了。

        盛安然和郁南城手挽着手踩在红毯上,尽管面带微笑,私下却压低声音说着悄悄话。

        “林慕岩硬生生把酒会办成了电影节,他为了捧小司也不至于做的这么明显吧?”

        郁南城若有所思的看了一会儿这排场,

        “也不只是为了邵司,他这样一来AW的曝光度就提升了,影视娱乐行业这几年都是大热,他抓的这个点没错,够博人眼球。”

        “博人眼球他怎么不跟小司公开?”盛安然撇撇嘴。

        林慕岩跟邵司两个人搞地下恋情这个事儿其实她没什么意见,毕竟现在国内对他们这样的恋情接受度还不是很高,而且邵司的身份一旦公开出柜的话,那基本就等于失业,很有可能会被封杀。

        但她不喜欢的是林慕岩最近的风头,接二连三的跟不少女明星都闹出了绯闻,花边新闻满天飞了都。

        对于盛安然的不满,郁南城尽管心里知道些原因,但并未帮林慕岩解释,他跟林慕岩从小比到大,这个时候不踩他两脚反而帮他才是天理不容。

        刚进宴会厅,邵司便找了过来。

        “姐,等你好久了,怎么才来?”

        “路上堵车,而且你们这排场搞的,还得走个红毯,这不得排队么?”盛安然意味深长的看了他身后一眼,林慕岩就跟条尾巴似的,保准跟在邵司身后。

        “谁知道他脑子里面灌了多少水,瞎折腾。”邵司说话比盛安然毒的多,直接没好气的冲着身后的林慕岩翻了个白眼,

        “姐,过会儿你就跟我在一块儿,别乱走动了,免得遇到一些人脏了眼睛。”

        “怎么了?”盛安然不解。

        说到这个,邵司又看了林慕岩一眼,“我姐问你话呢。”

        一听这口气,赫然一副教训人的样子,盛安然便有些无奈,她问的哪是林慕岩,分明是邵司嘛。

        林慕岩也不生气,背着手,轻描淡写道,“商贸圈子就这么些人来来回回的,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这一点我想盛小姐是会理解的。”

        “别给我姐扣帽子,你就直说你把乔泽和黎月那对小贱人请来了不久得了?”

        听到这两个名字,盛安然和郁南城两个人几乎是同时皱了皱眉。

        脸上的神色如出一撤。

        不耐烦。

        “他们也来了?”盛安然皱着眉问。

        林慕岩点了点头,环顾了一圈没找到话中的人之后,解释道,“来是来了,不过小司说的不太对,这两个人似乎不是一块儿来的。”

        “不是一块儿?你什么意思?”盛安然没听明白。

        乔泽受邀请那也是乔氏集团的面子,AW作为金陵与盛唐集团不相上下的大集团,能邀请到乔氏集团这种小微企业那是他们的荣光,黎月家境不好,除了跟着乔泽一块儿出席之外,盛安然还真想不出她能以什么身份来这儿。

        三人都看着林慕岩,他推了推眼镜,意味深长道,

        “乔家那位少爷的确没跟他太太一块儿来,我要是看的没错的话,今天晚上他是跟我们公司旗下的一个女主播一块儿来的,至于他太太就更有趣了,是跟乔少爷的哥哥一块儿来的。”

        盛安然愣了一下,眉头皱的更深了。

        自打半年前乔泽和黎月的订婚宴之后,他们就再也没碰过面,之后也听说俩人感情不和,却没想到已经连做样子都懒得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