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八十二章 残次的替代品

第两百八十二章 残次的替代品

        仿佛一道晴天霹雳,击在了黎月的身上。

        她不敢相信杨雪儿说的话,

        “怎么可能……”

        她跟乔泽在一起六年了,乔泽什么性格她一清二楚,在外面玩归玩,他绝不会玩出这种事情来,一方面是乔家家教严,跟这种十八线小明星生的孩子乔家绝对不会承认,另一方面是黎月清楚,他的心根本没在这些野花野草身上。

        “不可能。”她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作势便要去抓杨雪儿。

        “没什么不可能的。”

        乔泽的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雪儿说的没错,她怀孕了,是我的孩子,我要把她带回乔家。”

        黎月从乔泽嘴里听到过很多伤人的话,但是这样的话却是她始料未及的,她几乎恍了神,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

        “你疯了?她这种女人,爸妈不会同意她进家门的。”

        “只要我坚持,没什么不可能。”

        乔泽神色笃定的样子让黎月震惊,即便是当初她要跟他结婚的时候,他也没这样的笃定,甚至是她自己想尽了办法才让乔泽的父母喜欢自己,能进乔家的大门,她用了多少心血?

        凭什么,这个女人靠着一点狐媚手段就什么都可以得到?她不信。

        抬头看到站在乔泽身后的女人,身形瘦小,谈不上多丰满妖娆,只是那张脸生的比自己年轻许多,她忍不住的拿这个女人跟自己作比较,可是当看到那双眼睛的时候她忽然明白过来了。

        “哈哈哈。”她忽然笑出声来。

        乔泽不解,皱起了眉头,“你笑什么?”

        黎月指着他身后的女人,笑的痴狂,连着几句发问,

        “你到底是看上她了,还是对你已经得不到的东西念念不忘,所以哪怕是找个残次的替代品也能做安慰?”

        “你说谁残次品呢?”杨雪儿显然不解,皱眉等着黎月。

        乔泽却是听懂了,眼神越发的冰冷,“黎月,我警告你,你闭上嘴,没人当你是哑巴。”

        “嘴长在我身上,我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你敢偷,还怕我说嘛?”

        黎月扶着洗手台的大理石桌面,笑的比哭的还难看,

        “你这算什么?当初是你自己背叛了盛安然的,现在找个和她长得像的女人来故作什么一往情深?”

        “够了。”乔泽脸色铁青。

        “谁是盛安然啊?”杨雪儿一脸的茫然。

        “盛安然?”黎月笑出声来,“是一个……”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黎月的脸上,在洗手间嗡嗡回荡,黎月整个人被打的歪下身子,冲洗跌坐在地上。

        乔泽冷声道,“你嘴里不配提到她的名字,要是还想坐好你乔太太的位置,就闭上嘴。”

        丢下这话之后,他便大步离开。

        杨雪儿尽管好奇,却不想跟黎月独处,忙不迭的也跟了上去。

        “阿泽,你等等我。”

        洗手间里只剩下黎月一人,她狼狈的坐在地上,捂着通红的半边脸颊,手都在颤抖,她努力了这么久,这么多年,竟还是比不上盛安然?她不信。

        宴会厅内,盛安然正和商贸会的人闲聊,听到一声‘阿泽’后回头看了一眼,远远的看到乔泽沉着脸从二楼下来,身后那个小明星提着裙子追赶。

        她皱了皱眉,正要收回目光的时候,乔泽却抬头,目光在空气中撞了个正着。

        乔泽下楼的脚步陡然就停住了。

        他和盛安然有半年没见了,半年内却听说过不少关于她的事情,离开他之后,她的生活过的更加精彩,那些独立自信的女人在他的生命中,盛安然首屈一指,始终是最美好的白月光。

        对视不过几秒,盛安然便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十分自然的转过身跟身边的人说话。

        乔泽有些恍神,臂弯已经二逼杨雪儿挽住了,“阿泽,你别生气了,都怪我不好,为了补偿你,今晚去我那儿好不好?”

        乔泽忽然觉得很不自在,将自己的胳膊抽了出来,“我想自己待一会儿,你别跟着我了。”

        说着,便自己下了楼。

        盛安然和熟识的朋友依次打了招呼之后,感觉喝的有些上头,想找个地方休息,环顾了一圈却没见到郁南城,猜测他是去洗手间了,便搁下酒杯,站了个显眼的地方等。

        低头看时间的功夫,面前飘来一片粉色的纱裙裙摆,没等她抬头,人声先至,“安然,好久不见。”

        抬起头便看到黎月,右半张脸吗,莫名的有些红肿,想到乔泽和她的传言,盛安然皱了皱眉,目光同情,

        “是好久不见,你还好吧?”

        “我好得很。”黎月眼神沉了几分,“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你想多了,没什么意思。”

        盛安然敛了同情的目光,想到自己的身份这会儿来同情黎月,八成是被她曲解成得意了。

        黎月脸色不悦,盯着她从头打量到脚。

        这样的目光自然是让盛安然不适的,她眉头皱的更深,“你看什么?“

        “我那个十八线的小女主播和你到底长得有哪儿像,你还不知道吧,阿泽现在跟一个女主播在一块儿,那个女主播跟你长得挺像的。”

        她似乎是在等盛安然的反应,可盛安然却没给她多少回应,她只是眼神更加疏离,劝道,“黎月,你告诉我这些是为什么?其实如果你要是想跟乔泽好好过日子的话,跟我没有一点关系。”

        “你的意思是说,我和阿泽的婚姻问题全在我一个人的身上?”

        “我没这么说。”盛安然觉得黎月的理解能力简直就是负分。

        “你就是这么说的。”

        黎月一通抢白,嗤笑了一声,眼中满是阴毒的光,

        “你自以为是什么?那么多男人都在你身边围着你转,上学的时候就这样,他们都以为你是高不可攀什么高岭之花,那他们知道吗?你曾经被你亲姐姐卖了,被四五个男人一块儿睡了第一次,他们知道吗?”

        盛安然觉得脑子里面好像炸开了一样,一瞬间炸出片片废墟。

        周围的人纷纷聚了过来。

        她只看得见黎月的嘴一张一合,

        “所以说盛安瑶死是活该,她连自己亲妹妹都不放过,居然算计你把你送到那些人面前去让人糟蹋,她不是该死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