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八十九章 哪有男人在家赖着的

第两百八十九章 哪有男人在家赖着的

        面对盛安然的疑问,一老一小两个人隔着一张安全网大眼瞪小眼了片刻,小家伙正要说话,老爷子便猛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

        一旁的管家老周立马会意,上前关切问道,

        “先生您没事吧?”

        盛安然也跟着询问,刚刚的疑惑在这会儿也自动选择忘在脑后。

        “没事,外面有点冷,回去吧,过会儿要天黑了。”

        老爷子年纪大了,提出这样的要求也是情理之中。

        盛安然便将两个小家伙从游乐区里面叫了出来,叮嘱了一番之后,交给周管家和老爷子让他们带走。

        走的时候小星星还一脸的不情愿,不过隔着车窗,盛安然看到老爷子在车里变戏法一样的变出一盒巧克力来,是两个小家伙最喜欢的那种。

        小丫头几乎是瞬间就眉开眼笑了。

        小馋猫。

        盛安然无奈的摇摇头,在路边招停了一辆出租车,

        “师父,绿苑小区。”

        ——

        盛安然走了以后,公寓里就剩下郁南城和顾天恩两个重感冒患者相依为命,比起顾天恩的头重脚轻满嘴胡话,对于盛安然来说,还是郁南城更好照顾一些。

        “我感觉安然姐还是不太愿意搭理你。”

        客厅里,顾天恩从沙发毯子里面伸出头,狠狠地擤了鼻涕,将纸巾丢进垃圾桶,“你就不打算做点什么么?毕竟这件事你可是有错的,别以为生了一场病就可以盖过去,安然姐那是不愿意跟病人计较。”

        郁南城看着并不像是一个生病的人,此刻正精神十足的站在厨房的大理石桌后面,正提着热水壶倒茶,闻言头都没抬一下,

        “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够了。”

        “你装病也不能装一辈子好吧。”

        郁南城这才扫了他一眼,将两杯白开水从厨房端出来,一杯放在顾天恩的面前,顺手把药搁在了旁边。

        “又要吃药了啊?”

        顾天恩哀叹了一声,“我怎么觉得你给我吃的这个药,我越吃越难受了呢?”

        “这是饭前的,你要是不想吃饭,也可以晚点吃。”

        郁南城神色淡淡,“还有,药不是我要给你吃的,是医生给你开的。”

        “医生怎么不给你开?”

        “开了。”郁南城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顾天恩因为感冒的原因脑子不太转的过来,看见他这个眼神这才反应过来,从毯子里面伸出手,摸到装着药片的瓶盖,一下子倒进嘴里,猛地咽下一口水,含糊不清道,

        “当我白说。”

        郁南城的感冒早好了,就算是不吃药,感冒周期也早就过了,何况他还吃了几天的药,要不是后来顾天恩发现他把药片丢进垃圾桶,还真不知道他现在这会儿是在装病。

        算是卖个人情,从前顾天恩自己恢复记忆的事情,郁南城也没急着告诉盛安然,这次就当是还了,他也当什么都不知道。

        一阵开门声响起,顾天恩还没回过神,郁南城原本坐的笔挺的背瞬间就弯下去,软趴趴的靠在了沙发上,还顺手扯过了他身上的毯子,盖在了自己身上。

        “可真行!”顾天恩看了他一眼。

        下一秒,盛安然开门进来,手里提着两个大的超市购物袋。

        “晚上吃火锅。”

        顾天恩鼻子嗡嗡的,勉强举起手来,“我没意见。”

        盛安然一边换鞋一边看了沙发上的病娇二人组一眼,“天恩你穿的太少了,怎么不裹个毯子?”

        听到这话,顾天恩看了一眼对面,原本裹在自己身上热气腾腾的毯子,这不被某人强行拿走装病去了么?

        正要说话,对面传来剧烈的咳嗽声,

        “咳咳……”

        要不是盛安然在场,顾天恩真想给郁南城竖个大拇指,演技真是厉害了,简直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怎么了?没事吧?”

        盛安然立马走过去询问,还伸手探了探郁南城额头的温度,“这都一个多礼拜了,感冒还没好,要不要去趟医院啊?”

        郁南城摇头,压着嗓子道,“不用,在家休息就行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落在对面顾天恩的脸上,警告意味十分浓厚。

        顾天恩撇撇嘴,抱着胳膊回房去了。

        懒得再这儿讨嫌。

        “那可不行。”盛安然收回手,回头拎着两个袋子进厨房,“景希刚刚被你爷爷接走了,我看你爷爷的意思是要你回盛唐了。”

        “不去。”

        身后传来郁南城的声音。

        盛安然在厨房的操作台上搁下两个袋子,一样样的往外拿东西,

        “为什么不去啊?你不会还跟你爷爷赌气呢吧?老人家思想有些固执也是很正常的,既然都给你台阶了,就赶紧下。”

        “我觉得现在的生活挺好。”

        郁南城裹着毯子,盛安然给他批量买的花衬衫从被子下面露出一对花花绿绿的领口,他转头看着厨房的方向,眼神温柔。

        “哪有男人在家赖着的?”

        盛安然嘀咕了一声,“随便你吧,反正这是你自己的事情。”

        听到这话,郁南城的神色却稍稍一变,原本的温柔也沉到了眼底。

        “你是不是还在为那天酒会的事情生气?”

        盛安然摘菜的动作顿了一下,没抬头,

        “没有,都过去多久了,你想太多了,好好养病吧。”

        她的局促不安落在郁南城的眼中,被曲解成了赌气,便又解释道,

        “我说过,那天于萌跟我说的,就是黎月当着那些人跟你说的那些话,我只是让她闭嘴而已,当时我并不知道酒会上这件事已经发生了,只是不想让你听到那些。”

        “你说过了。”盛安然继续埋头摘菜,眼角的余光注意到郁南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花衬衫米色家居裤也挡不住的好身材,正朝着她走来。

        关于酒会上他和于萌前后脚从休息室出来的事情,盛安然心里并没有多少在意,只是那天在酒会上多多少少的心情不好,所以这才小题大做。

        她已经不当一回事了,但是郁南城却似乎一直耿耿于怀。

        “但我觉得你好像一直不高兴。”

        郁南城走到厨房门口,关切的看着盛安然的侧脸,“从酒会回来之后,一直心事重重,有什么是不能跟我说的?”

        “那天的事情可以不再提了吗?我不想听,”盛安然深吸了一口气,忐忑紧张都压在了心底。

        “那只是诬陷而已。”

        “如果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