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四章 你到底想做什么?

第三百一十四章 你到底想做什么?

        好在景希并未做任何的停留,接过东西之后就奔着盛安然跑来了,一头扎进盛安然的怀里,因为人太多的缘故,还是没有开口说话。

        盛安然弯腰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目光却一直在远处。

        吃饭的时候,老爷子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话,“安然,酒席结束之后,你留一下,我有件事要跟你说,关于景希的。”

        听到这话,盛安然看了一眼郁南城,面上不动声色,桌子下面,却将手心掐的生疼。

        看这个样子,老爷子是什么都知道了,所以舒白会出现在这儿也是情理之中。

        开席后不久,盛安然看到舒白去了洗手间,便也起身。

        “你去哪儿?”

        郁南城正在喂景希吃饭,追问了一句。

        盛安然神色从容,“去趟洗手间,很快就回来。”

        关于真相,郁南城和老爷子都不知道,但是她和舒白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她需要知道这个女人究竟想干什么。

        洗手间距离宴会厅有些远,穿过好几个回廊之后才到,盛安然到的时候,舒白正在洗手,背影瘦削,镜子里印着一张寡淡清秀的脸,有些憔悴。

        “盛小姐。”舒白从镜子里看到身后的盛安然,愣了一下后扯出一抹笑意,“刚刚人太多了,不太好跟你打招呼,不好意思啊。”

        “这儿没别人,不用装了。”

        盛安然走进来,目光冷锐的盯着舒白,“你到底想干什么?”

        舒白皱了皱眉,“盛小姐,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是景希的生母?六年前代孕的那个女孩?”盛安然问的直截了当,眼中满是敌意,“你真的是吗?”

        舒白眸光闪烁,被盛安然逼问的后退了两步,“盛小姐,我没有任何要跟你结怨的意思,一年以后我就去英国了,只是在这之前想见见我的儿子而已,我根本不可能威胁到你的地位。”

        “别再装模作样了。”盛安然的眉眼像是覆盖了一层霜一样,“你根本不是景希的生母,到底是谁让你来的?你的目的是什么?”

        舒白端详着盛安然气急败坏的样子,嗤笑了一声,“盛小姐,我对你已经够礼貌了,我不知道你在怀疑什么,如果我不是景希的生母的话,那么你觉得谁会是呢?你吗?”

        盛安然脸色一变,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

        直觉告诉她,眼前的这个女人知道所有的事情,甚至知道她就是景希生母的事情,却故意钻了这个空子,怀着不为人知的目的。

        “你到底要干什么?”盛安然的声音压低了,带着警告的意味,“为了景希,我什么都做的出来。”

        “不干什么。”舒白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指甲,薄薄的一层护甲油,淡粉色的指甲盖从细节之处衬托着她的温柔内敛,可一开口,便瞬间打破了这表面的温柔,

        “亲生母亲认回自己的儿子,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吧。”

        不管怎么说,舒白就是不承认自己是个骗子的事实,她将话说的滴水不漏,盛安然竟无力反驳,盛怒之下,她气的手都在抖。

        另一边,酒席上,老爷子见盛安然走了许久都没回来,不禁疑惑,

        “南城,去看看,安然怎么半天没回来。”

        郁南城扫了一眼包厢大门方向,眼角的余光瞥见东南角的位置,原本应该坐着舒白,此刻却空了,目光骤然紧了几分。

        叮嘱保姆招呼好两个孩子之后,郁南城离开包厢去了洗手间。

        刚到洗手间门口,便听到里面传来女人的惊呼声。

        “安然。”

        他猛地推开女洗手间的门,看到眼前的情形时,脸色变了。

        舒白跌坐在地上,一只手捂着脸,泪眼婆娑,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你怎么能动手打人?”

        盛安然的手还悬在半空,脸色极为阴沉,听到身后的开门声后下意识的转身,便看到郁南城一脸异样的看着自己。

        “你在干什么?”

        郁南城眸光渐渐冷了。

        盛安然原本想解释,可是看到他这副咄咄逼人的态度,心凉了半截,“如果我说我什么也没干的话,你是不是也不会相信?”

        郁南城没回答,而是目不斜视从她身边走过,将舒白从地上扶了起来,

        “我没事。”舒白踉跄着站起身来,仿佛是急着避嫌一样,飞快的将自己的胳膊从郁南城的手里抽出来,

        “只是跟盛小姐有点误会而已,没什么大事的,我没事的。”说话的时候,她还一个劲儿的捂着自己的脸。

        此刻舒白娇弱可怜的模样落在盛安然的眼中,简直可笑极了。

        自己刚刚分明一个手指头都没动过她,她这幅样子,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郁南城身边前仆后继上来的女人那么多,最不要脸最会装腔作势的,恐怕就是这个了。

        “你动手了?”郁南城看着盛安然,语气有些发沉。

        “是,我动手了。”盛安然赌气道,“你要是不来碍事的话,我会把她的脸都撕烂了。”

        “就因为她想见见景希?安然,你能不能冷静一下?”

        “我很冷静,倒是你仔细看看她,”盛安然一手指着舒白,“郁南城,你能不能对自己的儿子负责一点,这么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你就要把景希交给她,一旦除了什么事,我告诉你,你后悔都来不及。”

        “盛安然。”郁南城拔高了声音,眉眼间是明显的不悦。

        “别对我嚷嚷。”盛安然的声音更高,直接打断了郁南城要说的话,“你觉得我无理取闹,没有度量也随便你,我不打算对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留什么度量,就这样。”

        说完,她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洗手间。

        郁南城脸色阴沉,捏紧的拳头上青筋暴起。

        一旁传来舒白的声音,“是因为我给你惹事了是吧,我去解释一下,”

        “不必了。”

        郁南城叫住了舒白,在她回过头看自己的时候,质问道,“安然刚刚真的对你动手了吗?”

        舒白被他的目光看的浑身一颤,硬着头皮道,“没什么事的,我不要紧。”

        “我问的是,她真的对你动手了吗?”

        强调的语气在洗手间里回荡。

        舒白只觉得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