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章 替死鬼多的是

第三百二十章 替死鬼多的是

        不远处一个穿着白色高尔夫球衫的身影格外眼熟,但是在那人转身的一瞬,盛安然便松了口气,是郁奇峰。

        不等李贺介绍,郁奇峰便走上前来看着盛安然道,

        “未来表嫂,好久不见。”

        盛安然皱了皱眉,“怎么是你?”

        言语之中丝毫不掩饰自己对郁奇峰的厌恶。

        郁奇峰将高尔夫球杆立在地上,微微俯身,撑在上面,“表嫂你好像很不愿意看见我啊,李贺你没告诉她吗?”

        闻言,盛安然疑惑地看向李贺。

        李贺皱了皱眉,“我以为盛总知道来着,这次我们公司和青檬的合作,是郁总牵的线,说句不太好听的话,要不是郁总的话,青檬远远达不到跟我们公司合作的层级。”

        盛安然神色一滞,“你牵的线?”

        “很诧异吗?”

        郁奇峰扶了扶眼镜,似笑非笑的看着盛安然,“毕竟以后也是一家人了,我帮帮你也是应该的,就当是为之前的事情给你赔礼道歉了,表嫂。”

        郁奇峰的话要是能相信,就有鬼了。

        盛安然并不听他这一套虚头巴脑的话,想着合约还没到手,便嗤笑了一声,

        “你说的好听,好像我承了你多大的人情似的,可我到现在合约也没签下来,你不会是打算故技重施借着签合约的理由要我做什么吧?”

        “有倒是有,但我觉得你并不亏。”

        郁奇峰将高尔夫球杆拿起来打量,“只不过是今天天气不错,想找个人出来打打球而已,很简单,只要你打的杆数比我少,立马签合约。”

        盛安然拧着眉,一脸怀疑的看着郁奇峰,“真的?”

        “当然,我说话一言九鼎。”

        “好,”

        盛安然看了娜娜一眼,从她手里接过球杆,“你说的,只要我的杆数比你少,这合约你做担保,到时候可别丢了面子还得给我牵线搭桥。”

        “当然不会。”

        郁奇峰擦拭着自己手里的杆子,笑的耐人寻味。

        盛安然的高尔夫是从小练的,外公爱好这个,小时候外公身体硬朗的时候,就常带着她去球场,教练都是专业的高尔夫球大师。

        球场十八个球洞,总的标准杆是72杆以内,盛安然的最好记录61杆,吉尼斯世界纪录最好的记录是55杆,她当年还小,学高尔夫也不久,曾经是被教她的师傅夸赞为天才的。

        从两点半开始,到后来阳光渐渐弱了,户外天气也渐渐冷了下来,目前盛安然打了61杆,剩下最后一个球洞,郁奇峰之前的记录是63杆,已经是专业水准。

        距离球洞的直线距离不远,盛安然估算了一下,这次不出意外的话,62杆可以结束。

        郁奇峰凑了过来,

        “表嫂的高尔夫的确是打的很好,专业学过的吧。”

        “你问的太多了,你只要记得只要这一杆我打进去了,就得签约。”

        “当然。”郁奇峰笑了笑,压低声音道,“看来是里昂最晚没把表嫂你伺候好啊,精力这么旺盛。”

        闻言,盛安然脸色陡然白了,震惊的看向郁奇峰。

        他却后退了一步,拉开一个相当安全的距离,

        “表嫂,打吧,我就不凑热闹了,离得太近,我怕你说我影响你。”

        盛安然握着球杆的手都在发抖。

        她怎么也没想到,里昂居然会和郁奇峰有关系,那么里昂在电话里说的那句‘对不起’意味着什么?

        昨晚真的什么都没做么?

        手中杆滑了一下,白色的高尔夫球咕噜噜滚了下去,停在了洞口的位置,再没动弹了。

        “唉……”娜娜在一旁狠狠地叹了一口气,“就差一点。”

        说完后,她自知失言捂了捂嘴,抬头却看到盛安然一张脸惨白,愣了一下,

        “盛总,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郁奇峰幽幽道,

        “表嫂应该累了吧,合约的事情可以再谈,我说打高尔夫也就是开个玩笑而已,不如到会所休息一下?”

        这话的语气听起来很客气,可是有之前那番话在,无异于是一种隐形的逼迫。

        直到这一刻,盛安然才明白今天这场局的真正目的。

        郁奇峰一早跟李贺串通好了,借着签约的幌子把她骗过来,而真正要谈的,是昨晚的事情。

        高尔夫球场配套的会所内,李贺和娜娜都在外面等候。

        “要是这些照片流出去的话,不知道你在金陵还待得下去么?”

        郁奇峰从怀里抽出一叠照片,轻轻地放在面前的茶几上,顺手散开,每一张都香艳无比,尽管浴袍遮住了重要部位,但是却更加的让人血脉贲张。

        盛安然的脑子嗡的一下就炸了,慌张的抓住了那些照片在手中或揉成团或撕得粉碎,颤抖道,

        “郁奇峰,你要干什么?”

        “随便撕。”郁奇峰神色惬意的靠在沙发上,“真的,你随便撕,我有很多备份,里昂昨晚应该把你伺候的不错吧,表嫂不应该感谢感谢我么?”

        盛安然的耳边全是嗡嗡作响的声音,她无法想象这些照片流出去的后果。

        是,里昂告诉她什么都没发生,可是拍了这些照片,送到了郁奇峰的手里,一旦公开,谁会相信什么都没发生?

        “你这是违法的……”盛安然努力让自己镇定,可脸上的慌张不安却早已出卖了自己,“你……我会跟你打官司到底,只要你敢公开。”

        “替死鬼多得是,”郁奇峰嗤笑了一声,“盛安然,你也太天真了,你以为我会亲自把这些照片公布吗?随便找个人把这些东西放出来不就够了么?”

        手脚冰凉,脑子也无法运转了,盛安然掐着掌心,只有疼痛能让她清醒,有片刻的理智,

        “你做这些,都是为了盛氏集团,但你别忘了,盛氏集团现在已经不是我在管了,我根本没办法卖给你。”

        “我只需要你把你手里的股份卖给我就够了。”郁奇峰看着她,勾唇笑起来的样子格外的阴鸷,

        “你以为你后妈的那几个哥哥是什么好货色,只要给钱,他们什么都能卖,到时候我就是盛氏集团的最大股东,并购的事情,势在必行。”

        盛安然捏紧了拳头,脸色发白。

        郁奇峰阴冷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

        “我给你时间考虑,但是我也可以告诉你,答案如果不是我要的,只要你出了这扇门,这些东西就会发出去,而且第一份会收到的,是家里的老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