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一章 相信她,并且保护她

第三百二十一章 相信她,并且保护她

        股份转让合同已经拟好了,郁奇峰将两份文件推到盛安然的面前,“只要你签了字,这些照片我就当没见过,今天什么也没发生。”

        休息室里是长久的沉默。

        郁奇峰仿佛已经掌握了全局一样,脸上始终都挂着几分笑意,轻蔑讽刺的看着盛安然。

        这个女人也不过如此。

        良久,盛安然的手握住了笔,勉强用另外一只手握着自己的手腕这才扼制住了颤抖,她在签字的位置一笔一划的签下自己的名字,仿佛这支笔是千斤大石一样,沉重无比。

        郁奇峰将两份合同从她手里抽走,迅速签下自己的名字后,将其中的一份搁在桌上,手指轻轻地叩了两下,

        “这比账款,等资金周转开的时候,就打到表嫂你的账户上,不介意吧?”

        这笔钱是不会有了,盛安然几乎将牙咬碎,

        “你随意。”

        艳照在郁奇峰的手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个时候除了听他的,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那,合作愉快。”郁奇峰勾起唇角,露出那一贯阴鸷的笑。

        ——

        傍晚,城西郁家别墅,周方将一叠资料放在书房的桌上,忐忑道,

        “郁总,事情我都查清楚了,这个叫舒白的,根本不是什么儿童心理专家,她的那些证件都是套用的另外一个人的身份,她不叫舒白。”

        郁南城目光发沉,“继续说。“

        “她叫高翠,之前是金陵一家服装厂的流水线女工,两个月之前突然辞职不干了,听她们厂里的人说好像是傍上了什么大款,在之后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就在医院给她丈夫陪护。”

        “她丈夫呢?”

        “也是假的。”周方越说越没底,脸色都白了,“现在高翠和当初在医院装病的男人全都跑了,不知道用的什么办法,人间蒸发了一样。”

        郁南城的脸色已经铁青,质问道,

        “她为什么会知道景希的身世?”

        “这……可能,可能……”周方额角冒出豆大的冷汗,语无伦次道,“可能是之前澜溪镇上老鲁泄露的,后来也是因为这件事,老鲁被人灭口,当时我以为只是意外,毕竟老鲁也没有什么仇家,但是……”

        “砰”的一声,桌上的资料被郁南城摔到地上,飞出来的一本文件夹砸在周方的小腿上,他哼都没敢哼一声,咬着牙忍下了痛。

        “停掉你手里所有的工作,有人问就说我吩咐的,现在你所有的精力都用来给我查,当年的事情,老鲁的死因,还有这背后到底是谁设了这么大一个局,你竟然什么都没察觉到。”

        郁南城平时话很少,尽管为人冷酷却很少发脾气,今天是真的动了怒了。

        周方点头如捣蒜,“我查,我肯定查清楚。”

        “还有。”郁南城攥紧了拳头,“那个叫里昂的,查清楚了吗?”

        “查了,今天早上的航班飞回墨尔本了。”

        郁南城的眸中暗沉无比,仿佛地狱深渊一样,深不见底,他冷声道,

        “给你三天时间,把他带到我面前来。”

        周方不敢多问,尽管三天时间几乎只够他飞机的来回,却也只能点头答应。

        “滚。”

        言简意赅的一个字,充斥着森冷的寒意。

        周方忙不迭的离开了书房,剩下郁南城一个人坐在书桌后面,盯着电脑邮件的界面,脸色沉的可怕。

        一份匿名邮件,寥寥几句话。

        “十二月二十四日晚,我知道我做的事情不可容忍,但是我可以保证当晚在金陵酒店我和她什么都没有发生,你应该相信她,并且,保护她。”

        ‘保护她’三个字格外的刺眼,像是两根刺扎在郁南城的眼睛里。

        直觉告诉他昨晚的事情没有表面所看起来的这么简单,联系这段时间身边的事情,他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从澜溪镇老鲁意外身亡开始,就发生了很多怪事,接二连三,针对性极强,都是冲着他和盛安然两个人来的,这次也不例外。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

        “郁南城……你能联系上盛总吗?”电话里传来秦波急促的声音,

        “我刚刚给娜娜打电话,听到撞车的声音电话就断了,刚看新闻,说高架桥上出事了,盛总和娜娜去签约走的就是那条路。”

        “你说什么?”

        “我不确定,但是娜娜的电话打不通了,盛总也是。”

        郁南城顾不得多想了,立刻就起身,连外套都没顾得上拿便往外跑去。

        别墅门外周方才刚上车,正要发动车子的时候,后座车门忽然被人拉开,后视镜里映着郁南城可怖的神色,

        “开车。”

        医院急诊被人群拥堵住了。

        因为下雪,高架桥上这次的连环车祸导致了不少人员的伤亡。

        “金陵实时播报,因金陵突发雨雪天,在城郊往城中的高架桥上发生一起连环车祸案,起因是货车制动失灵,目前伤亡名单暂未完全统计出来,但已有三人确认死亡……目前任何医院正在持续派发救护车。”

        一路几乎是闯着红灯过来的,任何医院门口早就乱成了一锅粥。

        车子还没停稳,周方便听到身后一阵开门声,吓得他心悸不已,还没喊出声,郁南城已经跑了出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娜娜和盛安然的电话均是无人接听的状态,郁南城焦躁的环顾了一圈,却只看到急诊里一个又一个的担架床来回奔走。

        “让一下让一下……”

        “李医生,这个心脏起搏,这个快……”

        “通知家属做好心理准备,抢救的必要不大了,去看看那床。”

        “……”

        值班台,郁南城高大的声音格外引人注目,

        “我找一下盛安然。”

        护士忙着翻名录,“没有,没在名录上的都是重伤无法确认身份,先生您往手术室那边找一下。”

        身侧刚好有手术车推过,淋漓的鲜血在一片白色中显得格外触目惊心,郁南城扶住了额头,力不从心的感觉几乎要将他击倒。

        巨大的恐慌将他一下子席卷,他捏紧了拳头朝着手术室方向跑去。

        “病人大出血,家属来了吗?有没有盛安然的家属。”

        ‘盛安然’三个字在郁南城的耳中回荡,他猛地推开挡在眼前的几个人,疯了一样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