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一章 他们是兄弟

第三百三十一章 他们是兄弟

        因为叶子是为了救顾天恩才住院的,正好盛安然这两天都有空,就每天中午提着煲好的汤去医院看她。

        “又没来?”盛安然皱眉环顾了一圈,“他不会从我那天走后一直都没出现过吧,这就太没良心了。”

        叶子摇摇头,“他来过的,不过一般都是晚上来,我们这次的演习还没结束,虽然中途出了缉毒的事情不需要我们这组参加了,但是学校那边让天恩回去参与这次的案件,汇报材料挺麻烦的。”

        “你就帮着他说话吧。”

        盛安然无奈的摇摇头,将饭盒的盖子挤开了,鸡汤倒在碗里递给叶子,“趁热喝。”

        叶子笑嘻嘻的接过来,“安然姐,你男朋友肯定特别幸福。”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盛安然有些诧异。

        “你做饭做的太好吃了,要是我是个男的,我肯定追你。”

        “就因为做饭啊,那你娶个厨子不就得了。”

        闻言,叶子一愣,后知后觉的挠了挠头,“是哦。”

        看她这副慢半拍的样子,盛安然也是没话说了,顺手打开了电视。

        正好是午间新闻,

        “日前,乔安集团仓库贩毒一案本台已获得最新进展,本次缴获毒品K粉一共……”

        乔安集团的毒品一案在金陵造成了极大地轰动,这是近十年来,查获毒品数量最为巨大的一次缉毒案件,而且负责这次事件的还只是公安大学的几个学生,所以连着三天的时间,新闻台每天都要播报好几遍。

        而这其中涉及到的娱乐场所曝光名单也是越来越长,几乎到了开娱乐场所的老板人人自危的地步。

        “对了,之前听说你们刚开始搜出来的是一堆小猪佩奇的手表,那K粉是藏在哪儿啊?在手表表盘里面吗?”

        盛安然好奇的询问。

        叶子正喝汤,闻言咽下一口,“我不在场,不过我也听队员说了,后来是在手表的表带里面找到的,表带都是胶皮的,切开之后里面是空心,每一个里面都装着足够一人一次分量的。”

        藏得够隐蔽的,这要不是盛安然和秦波之前发现有漏出来的K粉,谁能想到这堆玩具里面会有这东西。

        正聊着天,一阵敲门声传来,

        “笃笃笃。”

        “请问,叶岚,叶小姐是住在这间病房吗?”

        盛安然和叶子双双回头,便看到门口一个素雅的身影,穿着天青色的大衣,围着驼色的围巾,头发十分清爽的在脑后盘成了一个发髻,尽管已经是五十来岁的人了,看着却像不到四十。

        叶子不解的看着来人,盛安然却一眼认出来了,错愕道,

        “老板娘?”

        来的人是澜溪古镇上枫糖客栈的老板娘,也是郁南城的母亲郁凤雅。

        看到盛安然的一瞬,郁凤雅也是愣了一下。

        气氛一时间有些凝结,还是叶子神经粗,歪着头看向郁凤雅,“您找我有什么事吗?我是叶岚。”

        郁凤雅这才进了病房,将手里的果篮放在一边,看了盛安然一眼,犹豫道,“我是天恩的妈妈,听说你在演习的时候为了天恩受了伤,所以来看看你。”

        听到这话的瞬间,盛安然脑子里嗡的一下炸开了。

        顾天恩是郁凤雅的儿子?那郁南城和顾天恩……那不是兄弟俩么?

        所以顾天恩是郁凤雅后来跟别的男人生的?跟郁南城是同母异父的弟弟?

        盛安然的脑子几乎要打结,不敢置信的看着郁凤雅。

        叶子却不知道盛安然心中的风起云涌,瞪直了眼睛道,

        “你是顾天恩的妈妈?”

        郁凤雅点了一下头,“嗯,天恩说他学校这两天有事很忙脱不开身,所以委托我过来照顾你一下,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就留下来,要是不愿意,我去给你找个合适的护工。”

        “愿意,愿意。”叶子点头如捣蒜。

        这就是幸福来得太突然啊,顾天恩竟然让他妈妈来照顾自己,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跟他有可能了呢?

        俩人寒暄着,盛安然找了个借口离开了病房,却没走,只是在病房门口踱步。

        这件事太大,她不知道是当做不知道呢,还是要告诉郁南城。

        郁家当年发生的事情她知道的并不是太多,只是郁南城几次跟她提过,当年郁南城的父亲车祸身亡似乎跟她母亲有关,而她母亲似乎是外面有人,所以才被郁南城赶出郁家。

        按照时间来推算,顾天恩今年十九,那郁凤雅离开郁家的时候,就已经怀有身孕了。

        确定这些之后,她还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的事情,顾天恩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来到了他们的身边么?

        吱呀一声,病房门被一双纤细的手拉开。

        郁凤雅回头叮嘱叶子好好休息,关上门的瞬间,脸上神色变的凝重,目光落在盛安然的身上。

        “你在等我。”她问。

        盛安然皱着眉,“伯母,其实我知道有些事不该我问,但是我得确定一下,天恩跟南城两个人是……”

        “是兄弟。”郁凤雅看着她,眼中并没有什么波澜,“有时间的话,找个地方坐坐吧,这里太吵了,好像没办法说话。”

        郁凤雅说话很慢条斯理,给人一种人淡如菊的感觉,并不像是郁南城当初跟自己提到的那样,是个自私的女人。

        而盛安然心里有很多的疑惑,也许只有问当事人才能解开。

        医院附近有家安静的咖啡馆,落座之后郁凤雅打量着整个屋子的装修,温婉的笑了笑,

        “我很多年没到市区来了,现在的风格跟我那个年代都很不一样,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这种风格吗?我那客栈要不要跟着改一下。”

        盛安然环顾了一圈,这间咖啡馆是极简ins风格的装修,窗明几净,跟枫糖客栈那种热闹温馨的氛围完全不同。

        “有的人喜欢吧,我觉得老板娘的客栈很好,不用改的。”

        “是吗?”老板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深吸了一口气,“欢迎你随时过去玩,天恩这段时间应该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说到这个,盛安然有些犹豫,“所以您知道天恩一直在跟南城接触么?他是刻意的吧。”

        天底下没那么大的巧合,所以盛安然有些不安,毕竟是那场不知道是意外还是人为的车祸,她才把顾天恩带到郁南城的身边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