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章 打个赌怎么样

第三百七十章 打个赌怎么样

        郁母神色一滞,眼中有一抹错愕迅速的蔓延着,盯着郁南城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忙道,

        “不是的,先裹上鸡蛋液,然后再裹面包糠。”

        “我试试。”

        “一次性手套在那边,戴上比较方便。”

        “嗯。”

        盛安然窝在沙发上,竖着耳朵听到厨房里面传来的谈话声,虽然郁南城的话还是很少,但是能让他主动开口已经很不容易了。

        晚餐的时候,两家人都到齐了。

        虽然不是除夕夜,但是这热闹的程度也不亚于除夕夜了。

        因为盛安然和郁南城还没办婚礼,所以大舅妈提出年三十的时候,盛安然得在娘家过,等到结了婚就随他们小两口。

        “安然不是个矫情孩子,我相信结了婚以后会把日子过得很好,只要他们夫妻俩互相信任,互相扶持,我也没有别的要求。”

        大舅妈说话向来坦率直爽,也没什么弯弯绕绕的。

        “是,我知道。”郁母点点头,“安然是个好孩子,两个孩子走到今天,我也都听天恩说了,挺不容易的,这些年我没照顾过阿城一直很内疚,他能遇到安然,我真的放心,也高兴的。”

        “好了,大好的日子,别感慨这些。”老爷子见不得这种伤怀的场面,打断道,“我看啊,人生在世又有谁容易呢?现在家里不都好好的么?”

        “是,”盛安然接过话来,看着郁母道,“等我和南城结婚了,伯母您搬到我们这儿来住,帮我们看看孩子。”

        郁母愣了一下,“还是不用了,我和爸住在一块儿就行了。”

        老爷子哼了一声,“我清净惯了,这些年也不说回来瞧瞧我,现在我都习惯了,少来这套,帮着带带孩子吧,偶尔回来这两天就行。”

        对于养女这些年真的就一次都没回来过这件事,老爷子心里还是有些耿耿于怀的,时不时的就要拿出来埋怨两句。

        偏偏他说得,别人说不得,要是别人说郁母不好啊,他立马就要横眉瞪眼的骂人了。

        盛安然算是看出来了,郁家的男人都护短。

        除夕夜当天,谈书静和高湛两个人从美国回来了,盛安然原本要去接,但是电话里高湛拦住了,说是高家的人要他把人接回家去过春节。

        “你们家人接受书静了?”

        “我早就说了,我妈很好说话的,我姐也是。”

        “你可别骗你们家人,书静的病情是有复发的可能性的。”

        “我知道。”高湛在电话那头格外的兴奋,声音都是跳跃的,“我爸妈很开明的,只要跟他们说清楚了他们想明白了接受了就是真的接受了,要是我撒谎被发现,那这辈子都不会接受,我哪儿敢啊!这次他们是真的认书静是儿媳妇了”

        “闭嘴吧你,我答应嫁给你了吗?”

        电话那头传来谈书静骂人的声音,不多时电话就被抢了,“我就过去吃顿饭,才不再他们家过年呢,我住你们家去。”

        “好啊,我敞开门等你,就看你舍不舍得回来了。”

        盛安然是打心眼里替谈书静感到高兴。

        挂断电话后,心里悬着许久的一口气也松了,抬头看到顾天恩在沙发上窝着看电视,喊了他一声,

        “别看了,晚上我去采购婚礼用的东西,你跟我一块儿去。”

        “你干嘛不找我哥啊!你们结婚,我哥不陪你我当小叔子的陪你不像话吧!”

        顾天恩这一口一个‘哥’叫的倒是顺口,像是二十年来偷偷练习过的一样。

        盛安然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昨天晚上盛唐集团年会,他喝了不少,凌晨才回来,哪有精力。”

        “打个赌怎么样?”

        顾天恩侧过头,神秘兮兮的看着盛安然,“我赌我喊一嗓子,我哥立马就能下楼,精神十足。”

        “不可能。”盛安然一脸的不相信,“他午饭都没吃,真累着了。”

        顾天恩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卷起茶几上的杂志做了个简易话筒,冲着二楼主卧喊道,

        “哥!嫂子要去买婚礼用品,你不去的话我陪她去!”

        楼上并没有任何反应。

        盛安然抱着胳膊,“我说了吧,真的睡了,雷打不醒。”

        顾天恩竖起拳头,手指头一根根竖起来,

        “五、四、三、二……”

        ‘一’还没说出口,二楼传来一道开门声,郁南城一身家居服站在门口,头发凌乱,但是眼神却很清明,从容道,

        “不用你去。”

        盛安然一脸的错愕,“神了……”

        顾天恩笑的靠在了沙发上。

        男人之间的交流向来不靠语言,他猜到郁南城要是知道自己陪盛安然去逛婚庆用品店的话会发生什么,店员肯定要以为是他们俩结婚,虽然只是个三言两语就可以解释的误会,但是郁南城就是这么一个小肚鸡肠的人。

        尤其是在盛安然的事情上。

        所以他肯定会去。

        郁南城决定去了,盛安然便上楼去陪他换衣服,剩下顾天恩看着电视里面的新闻,神色渐渐的有些紧绷。

        “日前锡山山脚下某废弃仓库发现大量K粉,此次案件或与两个月前金陵市中心破获毒品案件有关,警方逮捕参与制作着三名,根据口供,该团伙主犯毒枭老大与金陵毒品案主犯是同一人,该毒枭真名不详,行业内叫他独眼龙……”

        顾天恩一动不动的看着新闻,顺手摸出了手机翻到半个月前金陵城郊的一起血案案例,为了避免引起社会恐慌,警方将这件事压了下来,但是他却被通知参与这次的案件追查。

        独眼龙,是著名制毒团伙毒蝎的老大,在行业内混迹了二十余年了,一直行踪莫测,上次抓获的一批人里有他的亲弟弟,已经被宣判了死刑,年后执行,而为了报复和恐吓警方,他已经杀了两个人。

        这两个人,均是当时在金陵参与破获那一起毒品案的公安大学的学生。

        一想到这儿,顾天恩心中一痛,眼眶都红了。

        那两个人是他并肩作战的战友,同学,而如今惨死在独眼龙的手中,为了避免引起恐慌,死讯都被隐瞒下来。

        盛安然出门之前,顾天恩叫住了他们。

        “我听说最近有杀人犯在被通缉,你们出门小心点。”

        盛安然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

        “哪有那么倒霉?你这张嘴,快过年了,可避讳着点儿吧,爷爷是老人家,忌讳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