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二章 伴郎喝就行

第四百一十二章 伴郎喝就行

        门外一下子安静下来。

        半晌,高湛似乎是呵斥住了那帮闹腾的表兄弟,隔着一扇门好声好气道,

        “我当然有诚意,刚刚那都是我表弟他们胡闹,安然你看你要什么诚意,就是让我现在去给静静摘星星我也去。”

        “表哥你也太怂了。”外面一阵哄笑声。

        “去去去……小兔崽子,你们敢坏了我迎亲,老子弄死你们。”

        “少来啊,诚意不是嘴上说说而已,”盛安然冲着外面道,“你要是真的有诚意的话,就不会光带着这些红包来了。”

        “那你说怎么办。”

        这倒是难倒了盛安然,她立马看向金娜求救。

        金娜正忙着点美金,略一思索,坐了个举杯喝酒的动作示意盛安然。

        “喝酒?”盛安然没多想一下子脱口而出。

        门外立马应声,“喝多少。”

        盛安然一愣,她没打算让他们喝酒啊,这是骑虎难下了,当下拽住了金娜的胳膊眼神示意让她自己来收拾残局。

        金娜揣好了红包,干咳了一声冲着外面道,

        “很简单啊,我们讨个彩头,结婚过日子,一杯代表一心一意,两杯代表两全其美。”

        “两杯,两杯。”高湛的声音尤为突出,“两全其美好。”

        外面传来倒酒酒瓶和酒杯磕碰的清脆声。

        盛安然仔细竖着耳朵听着,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哎,伴郎喝就行了吧,要是把新郎喝倒了,后面可还有一堆流程呢,不合适吧。”

        没等盛安然说话,金娜便应了,“可以可以,伴郎喝就行。”

        高湛的正经伴郎,可就只有郁南城一个。

        好在是只有两杯,盛安然也松了口气。

        “两杯喝完了。”秦师兄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他是谈书静的师兄,所以也算是安插在外面的眼线,说的话准没错。

        盛安然用唇语问金娜,“开吗?”

        金娜摇摇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冲着外面拔高声音道,“两杯是两全其美,三杯就是三阳开泰。”

        外面安静了几秒,又哄笑起来,

        “再多喝一杯也没什么,三阳开泰。”

        “喝完了。”

        “四杯是四世同堂,寓意开枝散叶,多子多福哦。”

        “喝。”

        “……”

        “九杯长长久久。”

        “……”

        “十杯十全十美。”

        “……”

        “十一杯一心一意啊。”

        “哎,”外面有人回过神,忽然吵嚷起来,“一杯不也是一心一意么?”

        金娜从容不迫道,

        “可你们是从两杯开始喝的啊!”

        外面只能认栽。

        十一杯喝完了,金娜还有各种说辞,这都喝到二十来杯了。

        隔着一扇门板,盛安然依稀听到高湛的声音,“城哥,没事吧?”

        她心中骤然紧了几分,趁着金娜不注意,偷偷地将门锁给开了。

        “哎,哎门能开了……”

        “哐”的一声,门一下子被打开,潮水一样的迎亲人员涌了进来,一下子就将整个房间给堆满了,金娜没设防,尖叫着被挤到了墙角。

        盛安然则是一早就躲在了一旁,等所有人都进去了之后,她踮起脚朝着人群打量,一股浓烈的酒精味扑面而来,却没见到郁南城进来,人也不知去哪儿了。

        后面的流程都有司仪跟进,找婚鞋,新郎抱着谈书静出门。

        因为谈书静没有家人参加婚礼,所以敬茶的这一步直接就省略了,大概是高湛提前打过招呼的原因,全程也没有任何人提起这个‘疏漏’,直接就带着新娘朝着高家出发了。

        盛安然作为伴娘一直跟着,亲眼见证谈书静在公婆面前敬茶,收了改口的红包和首饰,在众人艳羡祝福的目光下,谈书静始终是微微笑着的。

        认识她以来,从未见过她一整天都将这种平淡却又真切的笑容挂在脸上。

        婚宴地点在城郊度假区,

        因为早上接亲耽误了时间的缘故,到现场的时间也比预计晚了一些,所以流程上稍微有些赶。

        司仪的那些套话也基本都能省则省了,直接切入了主题‘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和‘新娘扔花球’。

        一帮小姑娘站在白布玫瑰花铺设的台子上等着抢花球。

        谈书静背对着众人,将纯白色的花球高高的抛起,在众人的哄抢中,那花球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偏偏砸中了刚从台上下来准备走远的盛安然。

        不知道是谁带头的,众人鼓起掌来。

        金娜从人群中冒了个头,高声喊道,“盛总,抢到花球的人三个月之内就要结婚哦,要是不结婚的话,就嫁不出去了哟。”

        众人都跟着哄笑起来。

        盛安然硬着头皮上了台,“要不重新扔一次吧,这个给我不太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还怕嫁不出去?”

        谈书静将花球往她怀里塞了塞,环顾了一圈之后从司仪手上拿了话筒,一手挽着盛安然的胳膊,面向台下众人,声音清脆爽利,

        “我身边这个是我最好最好的闺蜜,在座的应该也有不少人认识她,她叫盛安然,是我见过这个世上最善良的女人,各位也看到了,她接到了我的花球,三个月之内要是不结婚呢,传说就要一辈子嫁不出去了,所以我得替她说一句了,我这位闺蜜现在单身,欢迎广大男士来追,渣男勿扰。”

        话音刚落,台下一阵起哄声。

        “我报名。”

        “看我行吗?”

        “……”

        盛安然原本就长得漂亮,尤其是气质出众,早就吸引了一大票男性的目光。

        谈书静这么一当众征婚,更是掀起一阵狂蜂浪蝶来,直接闹得盛安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等谈书静说完,便匆匆下台,跑的比谁都快。

        “麻烦问一下,洗手间在哪边。”

        “那边。”

        盛安然提着裙子直奔洗手间而去,看着镜子里面自己红扑扑的脸,无奈极了。

        刚掏出口红准备补妆,身后的洗手间隔间里面忽的传来‘砰’的一声,盛安然吓了一跳,回头便看到洗手间隔间下面摔出来一只手机,里面人却似乎毫无察觉似的,没有半点动静。

        她犹豫着收了口红,捡起手机之后敲了敲门,

        “你好,你的手机掉了。”

        里面依旧毫无声音,盛安然正要再次敲门的时候,发现门并未反锁,门缝中照出里面一道黑色的身影,倒在马桶一侧,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酒精味。

        她拉开门,看了一眼,便一下子认出了里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