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494章 我以前跟她一样

第494章 我以前跟她一样

        顾安和傅正连转了好几趟车,最后坐上了一辆破旧大巴,大巴沿着公路一路颠簸地朝着旌阳县的小渔村方向前行。

        折腾了大半天还没到达渔村,天色却已经暗了下来,顾安靠着蒙了一层厚厚灰尘的车窗露出一脸疲态,窗外旖旎的晚霞映照在她的脸上,将那张本就深入人心的面容雕刻得更加灵动。

        旌阳县原本只是一个破旧的小渔村,因近几年盛行的旅游文化才渐渐富裕起来,现在旌阳县城已经相对富庶繁华,只是顾安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比旌阳县城更偏远的下属村庄。

        傅正说,陈忠辞职之后就一直躲在这个小村庄里,做起了渔夫。

        大巴车在旌阳县的车站停了下来,顾安刚下车就被一堆举着价目牌吆喝的中年妇女团团围住,疲于应付之际傅正将她从人群中拉了出来。

        “我问过了,现在这个点去下面村庄的车都歇班了,我想这么晚就算包车去了那边我们也找不到人,倒不如在这里住一晚明天一早过去。”

        顾安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旌阳县城并不大,两人选择了一家相对干净的酒店办理了入住,简单收拾一下,傅正就拉着顾安去楼下餐馆吃饭。

        三菜一汤摆上来,傅正食指大动,顾安一肚子心事就没什么胃口,勉强吃了两口之后被邻桌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女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少女一身朋克装扮,顶着一头花花绿绿的脏辫格外惹眼,顾安看过去的时候,她正翘着一只脚坐在餐馆的长条凳上,满不在乎地灌下了面前的一大杯啤酒。

        坐在少女对面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男人长相端正,穿着笔挺的白衬衫,身边还放着一只公文包,他一言不发,夺下了女孩手中的酒杯。

        “恬恬,我刚刚没有跟你开玩笑。”

        女孩点点头,一张还略显稚嫩的脸上洋溢着明媚的笑容。

        “我也没有开玩笑,反正你去哪里,我就跟着去哪里。”

        “你还是别跟我走了,我怕耽误了你。”

        “怕耽误我那你就离婚呗,我等着呢,嘿嘿。”

        女孩笑着笑着,身子开始东倒西歪,一双大眼睛在餐厅灯光的映射下折射出明晃晃的光,男人因为她这半真半假的话而默默绷紧了脸色。

        “再等一等,等一等。”

        他说着,眸色沉了下去,顾安静静看着,总觉得那一刻男人眼中不可思议地闪过了一抹阴鸷的光。

        半醉半醒的女孩浑然不觉,她突然起身走到男人身边,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嚎啕大哭起来。

        “你都三个月没找我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我给你打电话也不接,你以后不要这么对我了。”

        女孩的哭声引得周围的客人纷纷侧目,就连恨不得要把脸埋进菜盆里的傅正也放下了筷子,男人脸上挂不住,赶紧连哄带拽着将女孩带走了。

        “为什么现在这么多年纪轻轻的女孩子要去喜欢什么已婚中年大叔呢,一点也不爱惜自己。”

        傅正嘴里包着一大口饭,见这情形不由得评价了一句,等他吞下这口饭,想想又说:“而且那一头的花辫子也不好看,不如你这样的好看。”

        顾安脸色变了变,“啪”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这猝不及防的动静吓得傅正一口饭哽在喉咙里,脸都憋成了猪肝色。

        “这么能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顾安默默回应了一句,起身直接离开餐馆,准备回酒店休息。

        在酒店楼下等电梯的时候,顾安又看到了那对男女,女孩双手攀附在男人的脖颈上,一个劲的亲着他的脸,边亲边说:“我明天就跟你走,我们明天就走。”

        男人抬着一张脸避无可避,这时候瞥见正朝他们逐渐走近的顾安,脸上明显的闪过一抹难堪和嫌恶。

        顾安愣了愣,脚步停在了较远的位置,后来等电梯下来,男人先扶着女孩进去,顾安则微微伸手示意让对方先上去。

        又等了一会儿,没等来下一部电梯,倒是等来了小跑过来的傅正,看到傅正,顾安突然就想起了他在饭桌上说的那番话,同时联想到刚刚在等电梯时看到的场景。

        原来这样的喜欢在外人的眼里这么可笑甚至龌龊。

        电梯缓缓上行的时候,已经默默观察了好几遍顾安脸色的傅正试探着开口,

        “我一吃饱饭就容易乱说话,我错了,你别生气。”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顾安率先走了出去,她的情绪稍稍得到缓解,在走到房间门口时淡淡回应一句,

        “我以前也跟她一样,所以有些反应过度了。”

        “啊?”

        顾安白眼,指了指自己的头发,

        “我是说一头脏辫。”

        ——

        第二天一早,顾安和傅正就乘车去了陈忠所在的渔村,村子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小,所以几乎没花费太多力气就打听到了想要的信息。

        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妈正在村口的大榕树下补渔网,闻言不紧不慢地朝着村里的方向努努嘴,

        “你们往前走,最东边那一家就是老陈家,你们也是来得巧,他们一家人很久不在这里了,前些日子刚回来。”

        脚步一点点迈进村庄深处,顾安的心情也一点点沉重起来,她一路无话,心中隐隐有一种说不出的担忧。

        “我家老陈出去了,你们有什么事?”

        正在门口晒鱼网的女人从她的草帽下扬起一双警惕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来人。

        “我们是来还钱的。”顾安刚要开口,傅正就先于她抢断了话锋,“陈叔之前在金陵的时候救济过我们,现在我俩也工作了,手头上攒了点钱就想来还给他。”

        傅正说着,真从包里翻出了一沓钞票,原本还满脸警惕的女人一时间彻底松懈下来,立刻请了他们两人进了屋。

        “之前借钱签下的字据还在陈叔手里,所以我们想问问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女人连连点头表示理解,但她又很快皱起了眉头,

        “我们家老头子有什么事也不跟我说的,今天天还没亮就出门了,我也不知道出门做什么,所以什么时候回来我真说不好。”

        “不着急,那我们等等。”

        顾安朝傅正使着眼色,心领神会的傅正撸起袖子,

        “阿姨您这是要晒鱼呢吧,这太重了我来帮您。”

        女人脸上笑呵呵的,对这个热心肠的小伙子非常满意,趁着两人忙碌的间隙,顾安悄悄溜进了一旁的隔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