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549章 你下药了

第549章 你下药了

        “可是顾泽啊,我后悔了,后悔跟你结婚,你根本不适合做一个丈夫。”

        身为丈夫,他会给她一切,唯独少了感情。

        她收回了手,手臂支撑着大理石的桌面站起身来,从身后的壁橱里又取了一支红酒杯来,

        “我想啊,我们之前的问题可能就是少了一个孩子,我费尽心思好不容易和你有了一个孩子,可你偏偏还是要跟我离婚——”

        她一边絮叨着一边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结果还是毫不意外地让顾泽抢了过去。

        她似乎有些怒了,

        “这是我的酒,你想喝就把它喝了,不喝就还给我。”

        莉莉安起身就要去抢他手里的杯子,顾泽伸手拦住了,索性一仰头将那一杯红酒全部喝了下去,杯子重重磕在大理石桌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他也没了耐心。

        “莉莉安,你闹够了就早点休息吧。”

        说着起身朝着门口的方向去,刚站起来的那一刻突然觉得一阵晕眩,他下意识扶住了桌面,晃了晃脑袋。

        却越晃越沉重。

        “顾泽,我是有点累了,我们回房间休息吧。”

        莉莉安的声音像是从海洋深处传来,带着几分涣散着的不真切,顾泽勉强维持着最后一丝的理智,将倾身过来的莉莉安一把推开。

        她的身体贴上来的那一刻,一种从心底席卷而上的灼热感突然向潮水一样摧毁了他的理智。

        热。

        无法驱逐的热浪像火舌一样吞噬了他。

        莉莉安再度贴上来,她近乎完美的曲线在那半敞着的睡衣下若隐若现,一下子紧绷了他所有的神经。

        “顾泽,顾泽,顾泽——”

        她声音黏腻,带着无法抑制的欲望,伴随着那紧紧贴上胸膛的唇瓣,缓缓闯入耳中的呻吟声更是叫人无法自持。

        她脱下了他的衬衣,又脱了自己的睡袍,一边火热拥吻的同时双手已经探向他的皮带。

        暧昧的气息沾染了这空间内的每一寸空气。

        “咔哒——”

        她解开了他的皮带。

        但这小小的声音却像是一记晨钟,略微拉回了顾泽近乎彻底迷失的理智。

        “酒——”

        他缓过神来,

        “你下药了。”

        莉莉安不管不顾,几乎想把自己完全揉进面前这个男人的身体中,她吻着吻着,眼角有了些微的湿润,

        “第一个孩子没有了,我们还可以有第二个,第三个,今天是我的排卵日,我们的孩子会再回来的——”

        她无法抑制内心的悲伤,想到那个骤然从生命中消失的小生命,突然有些难以进行接下来的动作,但她还是极力压制了自己的感情,努力迎合着他的身体。

        那片刻找回的理智终究不敌莉莉安的猛烈攻势,最终败下阵来,两人一路从客厅吻向了卧室。

        推开卧室的门。

        “没有,我也是个俗人。”

        脑海中猝不及防闪过一个声音,继而开始浮现出一些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画面,身体趁势从当前的境况的中脱离,脚步向后一退,跨出卧室的同时带上了房门。

        趁着尚存一息理智的间隙,他近乎慌乱地穿好了衣服,一边系着衬衫纽扣一边给助理李彦拨通了电话。

        “来接我。”

        他声音艰涩沉闷,不顾已经从房间内追出来的莉莉安,挂断电话之后直接离开了公寓大楼。

        李彦根据卫星定位信息在一处街道边接到了顾泽。

        虽然跟在顾泽身边的时间不久,但在见到这个一向沉静自持的男人面色苍白地坐在马路边,双手紧抱在胸前瑟瑟发抖的样子,还是不由得诧异。

        “回庄园。”

        顾泽上车,靠在车后座上浑身冒火,额头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汗,一双手用尽了全部力气握成拳头以克制自己。

        李彦一路开车回庄园的路上忍不住担忧,从后视镜观察顾泽的情况,他从最初的脸色发白、浑身颤抖到现在整个人十分安静地靠在车窗边,状态似乎有了好转。

        顾泽一路不断对自己进行心理暗示,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

        最让他无法释怀的是,刚刚理智塌陷的最后一秒,他竟然想到了顾安。

        继而整个脑海都被她填满。

        她的哭她的笑,她的撒娇卖萌,她的无理取闹,甚至还有今年生日会上,她那湿热艰涩的吻。

        车子终于驶进了庄园,在别墅前停下,顾泽踉跄着下车,一路朝着楼上房间走去,期间佣人出来迎接,也都被他匆匆一挥手打发了。

        他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下。

        扶着楼梯扶手艰难地往上走,脚步却在即将抵达二楼的时候突然顿住。

        只因为眼前有一双脚挡住了他的去路。

        “顾叔——”

        顺着那双脚将视线向上游移,那是一双白皙修长的腿,继而是少女成熟的身躯,最后是顾安那张清晰的脸上染着些许探究的神色。

        他脸色苍白,扶着楼梯扶手的那只手骤然收紧,视线下意识转移了方向,随即另一只手大力将面前的人推开,迈着脚步继续往上。

        顾安猝不及防被推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手里的东西撒了一地顾不上去捡,而是快速地跟上了顾泽的脚步。

        “顾叔,你哪里不舒服?”

        胳膊上一道力量骤然加重,随即身体的某处器官也跟着收紧,顾泽的眸色彻底冷了下来,他用力甩开了胳膊上的那只手,

        “不用你管。”

        顾安从没见过顾泽这样,相比于这莫名的火气带来的愠怒,她内心更加担忧顾泽的情况,于是脚步又跟了上去,一副锲而不舍的样子。

        “你看起来很不舒服,我让司机送你去医院。”

        她说着一手抓住了顾泽的手臂,阻止了他去往卧室的脚步,另一只手已经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翻查着司机的号码。

        顾泽回身,唇色又白了几分,喉结上下翻动了两下,随即大手一挥,打掉了顾安的手机。

        不等她缓过神来,男人被她拽着的那只手臂顺势一用力,她整个人便朝着某个方向踉跄了两步。

        继而整个身子跌进了一个炽热的胸膛,男人的呼吸骤然间变得无比沉重,他凝视着她的眉眼,食指在她的眉骨滑落至眼角再是脸颊,最后覆上她的唇。

        她的唇色温和,带着一股暖意。

        所有强撑的理智在这一瞬间全部化为了灰烬。

        他倾身吻了上去,近乎贪婪地吮吸着独属于她的少女气息,这个吻炙热而猛烈,带着不容反抗的霸道意味,相比于顾安醉酒之后那蜻蜓点水一般的亲吻,这个吻简直如山崩海啸,几乎吞噬了她所有的呼吸。

        顾安的脑袋一片空白。

        她无法从当前的情况中做出任何判断来。

        她也十分坦然地承认,自己完全没有办法抗拒他。

        好不容易梳理出来的情绪,经他一个小小的拉扯,又面临着崩盘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