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559章 可惜没能杀了你

第559章 可惜没能杀了你

        翌日一早,金陵城的气温陡然又降了几度,郁南城驱车将盛安然送到了郊区监狱。

        他没有下车的打算,引擎熄灭之后腾出手来给她理了理脖子上的围巾,

        “人我已经都打点好了,进去之后会有人带你去探监室的。”

        语调轻柔缓和,盛安然越来越沉溺在郁南城的这份体贴当中,对比之下五年前的他们的确犯了一些自以为是的错误。

        “嗯。”

        她的眼底透着温和的笑意,转身推开了车门。

        下车一股冷冽的风瞬间席卷上来,郊区的冷风裹挟着地面上的沙土,将空气搅和得一片混沌,她将口鼻埋在围巾下,跟着穿着狱警制服的人一路到了探监室。

        坐在玻璃窗前等了一会儿来,狱警将一个面容憔悴的女人带了进来。

        身上裹着橙黄色的号服,脚步沉重拖沓,面上不见当初的半分跋扈,两人远远的对视了一眼,于素心像是做了好一番心理建设才平稳下情绪,走到探视窗前坐了下来。

        “你来干什么,看看我死了没?”

        她拿起电话,开口时语气是一如既往的刻薄,眉眼之间凝聚起尖酸之相,盛安然看着这脸上的变化,觉得这才像真正的于素心。

        “据我所知你判的是二十年有期徒刑,不是死刑。”

        盛安然面目冷清,于素心勾着邪笑,

        “你不是被抓起来了,我还等着你进来陪陪我呢。”

        看如今她能大摇大摆地进来探监,也知道盛安然这一回又死里逃生,这么多年她也大致看明白了,这丫头命硬的很,没有人能斗得过她。

        盛安然面色沉冷,没将于素心的讥讽放在眼里,

        “我来只是为盛青山感到不公,你这么愚蠢的女人,为什么偏偏能骗他二十多年,连他的命都骗走了。”

        “你说谁愚蠢?”

        于素心对盛安然的指控不满,凹陷的双眼狠狠瞪了起来,显出几分诡异,盛安然从包里摸出一份保险协议,

        “你费尽心机,为的是我爸的保险款吧?他已经死了那么久,能让你念念不忘的也只有他留下的财产,你难道有半分惦记过他这个人?”

        说着眼中显出几分哀痛,眼底满是讽刺讥诮,

        “也是,你怎么敢惦记他,毕竟人是你亲手杀死的。”

        于素心突然浑身一颤,虽然她毒害盛青山的事情已经立案审讯完毕,法庭上她对罗列出的种种证据无言辩驳,但当下却还是发疯一样地咆哮起来,

        “你爸是病死的,他是病死的,和我没有关系!”

        这五年来她就是这么自我催眠的,要不是陡然被人挖出了证据,她可以一直这么自欺欺人下去。

        看出于素心情绪的反常,一旁的狱警赶紧过来检查她的情况,眼看着可能被带走,她瞬间又冷静了下来,眉目温和地向狱警请求,

        “我们盛家的二女儿,以后可能都不会来看我了,麻烦您让我再跟她多说两句吧。”

        那狱警迟疑了一番,最终还是退到了一边,于素心再拿起电话,一手拢着电话的话筒,一字一顿极尽了怨恨,

        “可惜的是,我没能杀了你。”

        盛安然却坦然,

        “杀了我,你也拿不到那份保险金。当年我跟你说我爸买的是意外身故保险,其实只是为了试探你,我猜想你和我爸的死脱不了关系,其实那份只是普通的重疾险,五年前我已经拿到了那笔保险金,你以为杀了我再证明我爸的死是意外,你就能顺利拿到钱——”

        她顿了顿,

        “是你那位老相好吴律师告诉你的吧?”

        “你说什么?”

        于素心的眼中不可抑制地聚集起震惊和愤怒,她身体摇摇晃晃,几乎支撑不住。盛安然冷眼看着,眼底的笑容满是讽刺,

        “原本你如果不打这份保险金的主意,我们也查不到你当年毒害我爸的证据,也不会再添一个杀人未遂的罪名,现在你的结局就是坐穿牢底,你一心维护的老情人在事发之前已经变卖了你的资产,早就逃之夭夭了——”

        “你胡说!”

        于素心将手里的电话摔了,她歇斯底里的怒吼盛安然也就听得不大真切。

        她一边将案台上的东西整理回包中,一边看着面前的女人像是疯了一样拍打着玻璃,三五下之后被狱警强制拖了回去。

        玻璃窗前恢复一片空寂。

        盛安然将放在一边的围巾重新围上,提着包跨出了探监室。

        原路返回到车上,郁南城下一秒就握住了她冰凉的手,目光打探着她眼底的情绪。

        盛安然沉默了许多,缓过一口气来之后转头冲着郁南城笑容温和,

        “谢谢你啊,南城。”

        她这句道谢说得情真意切,说完将头靠上了他的肩膀,双手把玩着他的手指。

        这么多年来盛青山的死一直是她心头的一块沉珂,闭口不提只是苦于没有任何指向性的证据,所以在外人面前也总是装出一副不大在意的样子。

        未料想于素心会为了保险金的事情卷土重来,那天找人在盛安然的车上动了手脚,原本是打算制造一起意外车祸,到时候保险金的第一受益人身故,她作为被保险人的妻子也能得到一笔不菲的钱。

        但没想到盛安然当天在青檬会出那样的事,人直接被郁南城接走,压根就没有开自己的车,更没有想到她的一切计划都在郁南城的掌控之中,盛安然入看守所的第二天她就被警方拘留,立案审查的进度快得惊人,没几天她就被直接定罪。

        “我想去个地方。”

        盛安然平复了情绪,她突然想见见自己的父亲,如今于素心收到了应有的惩罚,她该去向盛青山交代一句。

        郁南城猜想到她的心思,沉声应了一句,之后车子便朝着金郊墓园的方向行驶。

        天色暗沉下来,山风回荡着发出的呼啸声像是孩子的呜咽,盛安然在盛青山的墓碑前停下。

        照片上的男人笑容温和,那时候的他还没有斑驳的白发,精神也很不错,看着很难想象到他过世前因病被折磨出的窘态。

        “我在车里等你。”

        郁南城看着盛安然的背影,发觉她的肩膀微颤,于是转身折进了墓园外的车里。盛安然也没有待太久,十多分钟后跟着上了车,这时候已经恢复了一脸的平静,看向郁南城的目光带着几分郑重,

        “我知道顾安可能在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