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602章 离家出走

第602章 离家出走

        一周后,盛唐集团的风波平息下来。

        跟郁景希通过话后,盛安然挂了电话,朝着市医院众人走去。

        市医院安排去西部的人员第二批次已经要出发,陆乘风也在这批。

        盛安然说,“到那边之后自己做好防护,驱蚊水带了么?”

        陆乘风点头,“带了,盛老师你就放心吧。”

        说完这话,他俯下身,压低声音道,“你交代我的任务我一定完成,保证第一时间把实验数据同步给你。”

        没等盛安然说话,旁边传来范琳双的声音,“盛主任你这哪是带学生,怎么跟带儿子似的,没完没了了,再不走的话,赶不上飞机了啊。”

        陆乘风眉头一扬,“盛老师没比我大几岁,生的出这么大的儿子么?范老师您可别说这话,我不乐意。”

        “哟,你还有脾气了,人儿子十五岁,个头跟你差不多,你说她生不生的出你这么大的儿子。”

        “我说的是年龄!年龄!”

        “行了,”盛安然打断了两个人的争执,拍拍陆乘风的背包,“赶紧走吧,别耽误事儿。”

        盛安然发话,陆乘风这才不情不愿的走了。

        剩下范琳双在最后统计人数,抬起胳膊肘推了盛安然一下,挑眉道,“厉害啊盛主任,老少通吃,陆乘风都能跟你屁颠颠的。”

        “别胡说八道。”

        “我可没胡说八道,不过这次你不去西部也好,让这小子离你远点儿,自己去锻炼锻炼,不然我真怕他跟你久了,给你闹出点家庭矛盾来,那我那顿酒喝得可就真的是罪过大了。”

        范琳双越说越不像话,盛安然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人点完了吗?再不走的话,恐怕就是这次带队的老师赶不上飞机了。”

        “我靠,”范琳双看着手表,慌忙收起手里的点名册,拉着行李箱往安检口狂奔。

        盛安然站在远处,摇摇挥手,目送医疗队离开。

        等陆乘风等人的身影进了安检,她才转身往机场大厅外面走,刚一转身,就被迎面的一道身影给撞了个踉跄。

        “哎哟!”

        吃痛惊呼的声音很清脆,盛安然扶着胳膊抬起头,便看到一个扎着麻花辫的姑娘跌坐在地上,看模样年纪约莫和盛小星差不多大。

        “没事吧?”盛安然忙上前扶人。

        小姑娘疼的直倒抽冷气,“疼……疼……”

        “哪儿疼?”盛安然双手托着她的胳膊,“这儿么?”

        “啊——”

        看着小姑娘痛的五官都扭曲了的样子,盛安然皱起眉,“你胳膊应该是脱臼了。”

        刚刚那一下撞得不轻,她躲避的还算是及时,但是这姑娘不光是撞到她了,还直接摔地上了,八成是摔地上拿下给磕着了。

        小姑娘都疼哭了,话都说不出来。

        “别动啊,我是医生,”盛安然托着她的胳膊,“再哭的话你这胳膊可就再也抬不起来了。”

        闻言,小姑娘瞪圆了眼睛,死咬着牙不敢哭了,一脸惊慌的看着盛安然。

        盛安然跟她闲聊着,“怎么自己一个人在机场横冲直撞的,你同伴呢?”

        小姑娘抽泣着,“我就自己一个人。”

        “听你口音不像是金陵本地人,自己来玩么?”

        小姑娘摇摇头。

        “你不会是离家出走吧?”盛安然也就是随口一说。

        小姑娘忽然脸色一白,瞳孔都跟着缩了一下,警惕的盯着盛安然。

        下一秒,“咔嚓”一声。

        “好了,”盛安然拍拍手,冲着她道,“动动看,应该没问题了。”

        小姑娘的尖叫声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出口,一脸懵逼的看着盛安然,又看看自己的胳膊,在盛安然的目光鼓励下小心翼翼的动了两下。

        “哎?好像好了。”

        “还疼吗?”

        “不怎么疼了。”

        “那就行,”盛安然捡起被撞掉在地上的包,递给小姑娘,“自己一个人出来玩,注意安全,要记得给爸妈发消息报平安。”

        小姑娘呲牙一笑,“我爸妈才不管我呢,姐姐,你好厉害啊,你在哪个医院工作,要是我以后再脱臼,我就去找你。”

        盛安然听得啼笑皆非,“你还想再脱臼啊,行了,你没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盛安然往机场大厅外走去。

        尚婉抱着自己的画板和双肩包,看着盛安然的身影消失在机场大厅门口,一双灵动的眼睛里发出由衷羡慕的目光。

        金陵都是这么好看的姐姐么?

        自己在这儿生活的话,是不是以后也能像这个姐姐一样,那么有气质。

        正想着,口袋里忽然传来一阵震动。

        “喂?”

        “小婉,你在哪儿呢?你怎么这次这么久还不回家。”

        “表哥,我找着工作了,我打算自己养活自己,暂时不回去了。”

        “什么?你才多大啊?你工作什么?哪个单位敢用你这是雇佣童工你知道不知道?”

        “少来,”尚婉将双肩包顺到身后,一边在机场出口拦了辆出租车一边说,“我明天就满十六周岁了,完全可以工作,法律上也是认可的,别想吓唬我。”

        “你这是胡闹,你还得上学呢!”

        “职校里面都是上蹿下跳的,没有一个正经人,我不想上了,”说着,尚婉递给前面司机一个纸条,“大叔,麻烦去这个地址。”

        说完,她冲着手机道,“表哥我不跟你说了,反正我现在很安全,你没事别跟我打电话,影响我工作。”

        “哎,小婉……”

        没等那头说完,尚婉直接把电话挂了,嘀咕道,“怎么比以前还啰嗦了,这样能找到女朋友才有鬼了。”

        “师傅,我要去的这个地方远么?”

        “不远,”司机说,“基本上机场到市中心都要十几公里,你这个在市中心,小姑娘第一次来金陵?”

        “是呀,”尚婉笑的灿烂,趴在车窗上往外看,“我早就听说金陵小桥流水,人杰地灵,早就想来看看了。”

        车窗外掠过高楼大厦,都是她生活的小镇上没有的。

        一路上,尚婉拿着手机拍个不停。

        “师傅,公交站台上怎么全都是赛车的图片啊,有什么活动么?”

        “小姑娘眼神好哈,这都是盛唐集团买的广告位,这个月底有个什么国际赛车大赛要举办开幕式,地点就在南山。”

        “盛唐集团?”尚婉眨了眨眼,“很有名么?”

        “是很有名,尤其是他们现在那个小总裁,我看啊就是个纨绔,干什么不好,玩上赛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