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630章 谋权篡位

第630章 谋权篡位

        陆乘风满脸不解,“没道理啊,史密斯他们是带着军队过来的,弹药储备充足,没必要到镇上来购买啊。”

        盛安然眸色沉沉,“我怀疑他是用作私人用途。”

        陆乘风愣了一下,联想到盛安然忽然要大批购入枪支的行为,忽然明白了点儿什么,脸色登时变了。

        “他不会是打算炸了我们的营地吧?”

        “嘘,”盛安然眉头一皱,朝着前面院子里亮灯的地方抬了一下下巴,“是那儿么?”

        舒维雅住的地方,传来阵阵咳嗽的声音。

        陆乘风点了点头,“走吧。”

        不管史密斯要干什么,他们只要做好充足的准备,然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够了。

        ——

        金陵正值傍晚,与象山相邻一百多公里的镇医院里,吵吵嚷嚷。

        “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年轻的便衣警察拿着照片,在镇医院里询问医护人员。

        其中一个护士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这人……我见过啊,不就是昨天晚上送来的那个么?”

        “人呢,他现在在哪儿?”

        “今天一早就出院走了啊,被人接走了。”

        “谁接走的?”

        护士愣了愣,“我记不太清了。”

        “医院的出院记录呢?”

        “哦,有。”

        虽然是乡镇医院,但是出入院的登记还是有规章制度可寻的。

        金陵城内,顾天恩的手机‘叮’的一下,跳出一条短信。

        看着发来的照片,他愣了愣。

        “怎么样了?”高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是派出去的人有消息了么?”

        顾天恩将手里的照片递给高湛看,神色复杂。

        高湛脸色一变,“安然把景希带走了?这怎么可能?”

        盛安然现在还在f国救死扶伤,怎么可能突然回国来,把郁景希从医院带走?

        “可是,这确实是嫂子的字迹。”

        “那就是有人冒充安然,”高湛立马下了定论,“这个人太狡猾了,象山外面那个镇医院,连个监控都没有,破破烂烂的,什么都查不到,他们这是要把景希送到哪儿去?”

        顾天恩深吸了一口气,“先别急,现在我们最起码确认景希没有安全问题,估计是受了伤,否则的话,对方不会冒着风险送他去医院。”

        “那么破的医院能治什么啊?”

        “医院那边说,景希是脑震荡,一直在昏迷。”

        “什么?”高湛刚坐下,立马就弹了起来,“那要是不赶紧治的话,万一出大事怎么办?你还不赶紧派人去追?”

        “已经派人沿途追过去了,”顾天恩皱眉,“但是有没有消息,什么时候有消息,那都是不能确定的事情。”

        正说着话,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

        顾天恩的手机闪烁着。

        “喂?叶子,怎么了?”

        “景希还没找到么?”

        “还在找,您别急。”

        “集团那边,出事了。”

        顾天恩面色一僵,“怎么了?”

        “关于哥的身世,忽然召开了股东大会,董事会的王总,把所有都董事都叫来了,这会儿一句两句说不清,现在妈已经赶过去了,急的不行了。”

        “我现在过去。”

        挂断电话,顾天恩甚至来不及跟高湛解释,急急忙忙的拿了外套就往外走。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景希还没找到,盛唐集团内部就出现这种动乱,他不得不怀疑景希的失踪就和这件事相关。

        此时的盛唐集团总部,会议室里已经吵翻了天。

        “他根本都不是郁家的人,还是一个十来岁的小毛孩子,凭什么坐着集团董事长这个位置,管理集团的大小事务?”

        “王总,你这话不对,景希是我们看着长大的,这孩子能力出众,自他接管集团以来,哪件事做的不比大人要好?”

        “再好他也树立不起威望,我们都是跟着老郁总打天下的,不能让集团落入外姓人的手里吧?”

        “……”

        正朝着,会议室的门忽然从外面开了。

        “夫人。”

        众人的讨论声渐渐止了。

        郁凤雅一身黑色金丝绒的长裙,即便不施粉黛也是气度不凡。

        “夫人,您怎么来了,小郁总呢?”

        郁凤雅面不改色,“景希身体不舒服,这两天在家休息,我这个当奶奶的替他过来。”

        “是身体不舒服,还是出了什么别的事啊?”

        会议桌的一角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夫人,您不能糊弄我们,大家也都是看新闻的人,这都跟了多少天的新闻了,小郁总的车坠崖失事。”

        郁凤雅瞥了一眼,“既然看新闻,那王总您也应该看到,坠崖的车已经打捞上来,里面空无一人。”

        “车子失事之前,景希就不在车里了,确实受了点小伤,但是医生说了,在家休息一段时间就好,这段时间有什么问题,都汇总成文件,送到郁家就行。”

        王总冷笑了一声,“夫人,您这不是开玩笑么?什么叫送到郁家?送到郁家可以,可是送到一个外人手里,这可不行。”

        “外人?王东恒,你这话也敢当着老爷子的面说一遍么?”

        “我当然敢,”王总一脸的硬气,“夫人,别人不知道,您还不知道么?关于咱们前任总裁郁南城的身世,他究竟是不是老爷子的亲孙子,这件事您作为当事人,应该一清二楚吧?”

        “公司的裁断权,难道不是按照股权分配的么?王东恒,你拿着这种事情来做文章,有什么意义?”

        “是,是按照股权分配,但是不好意思,现在我提出要重新选举新的执行总裁,郁景希手里的股权不足百分之五十,只要在座的诸位,有三分之二的人同意重选,郁景希可就不是总裁了。”

        身世不能直接决定盛唐集团的总裁人选,但是绝对会影响现场股东的投票。

        郁凤雅的脸色登时变得苍白。

        王总立马说,“在座不少,都是盛唐集团的元老,盛唐能走到今天,全靠着老郁总的打拼,从无到有,现在老郁总身体不好,我们怎么也不能把这郁家的家业,交到旁人的手里。”

        “夫人,您要是代理小郁总的股权的话,也有一票投票的权利,这个,我完全认同,相信大家也没什么意见。”

        “你……你们……”

        郁凤雅气的直发抖,一辈子都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这帮人就是趁着老爷子和景希都不在,所以蓄意闹事,想要谋权篡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