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爱你痴心不改盛安然郁南城在线阅读 - 第638章 上天最好的安排

第638章 上天最好的安排

        螺旋桨的声音压过了海浪,直升机压的很低,透过直升机的玻璃,可以看到金发碧眼的女机长,一身蓝绿色迷彩,竟冲着甲板上的女人眨了一下眼。

        白玲脸色一变,“是她。”

        “撤。”

        这一声令下,下属护着白玲往船舱里撤,可是却已经来不及。

        直升机的两侧挡板升起,伸出弹药发射装置。

        “轰隆”一声巨响,炸开了夜鹰的半个船尾。

        这根本不是直升机,而是借着直升机的幌子,改装过来的一架超强战斗机。

        夜鹰的船只紧急掉头,防御装置全开,两侧的机枪也全都从机舱里调动出来,对准天上的直升机一通猛打。

        炮火声连天中,海绵烟雾腾腾。

        这么公然在海防边境上开火,前所未闻。

        顾天恩这边,海防的战舰内部观测到战斗场面,所有人都直接懵了。

        “顾局,这什么情况啊?”

        “先别管了,叶岚那边怎么样了?”

        “人已经救下来了。”

        “那就行。”

        顾天恩看着屏幕上炮火连天的场面,沉吟片刻,“立刻联系公海巡防,协助战斗机,拦截夜鹰的船只,在他们撤退之前,拦截住。”

        “是,顾局。”

        海防的战舰出动了两艘,两面夹击拦截夜鹰的船只,奈何战斗机火力输出太强,而且完全不分敌友,往死里轰炸,海防的战舰无法靠近。

        凌晨时分,夜鹰的船只直接被击穿沉没,那一瞬太阳从海面升起,海浪声声中,迷雾散尽,一切都归于沉寂。

        “顾局,战斗机盘旋上空,还开了舱门,有个人好像是在示意什么。”

        “什么人?”

        顾天恩指着屏幕,“放大。”

        “是。”

        屏幕放大后,那架不明敌友的战斗机上,机舱舱门已经开了,里面探出半个男人的身子,拿着红外线接收器,朝着他们的战舰挥舞。

        顾天恩脸色一变,“哥?”

        郁南城身后还有一道身影,正是盛安然。

        甲板上,郁南城和盛安然先后顺利着落,众人简直不敢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顾天恩诧异道,“哥,嫂子,你们俩怎么会在战斗机上?”

        盛安然解释道,“这事儿就说来话长了,总之开飞机的这位是我的朋友,多亏了她的消息,我们才能及时赶回来,小星星和阮阮没事吧?”

        “没事,昨晚就救回来了,这会儿在船舱里休息呢。”

        “那就好,”盛安然朝着天空盘旋的直升机,大幅度的挥了挥手,大声喊道,“舒维雅,谢谢你!我的孩子们没事啦!”

        机舱内,金发碧眼的女机长会意,调转飞机,迎着刚升起的太阳飞去。

        收尾的工作交给海警。

        顾天恩和叶岚带着盛安然等人折返回金陵,路上才听说了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

        盛安然和陆乘风在f国边陲小镇上采购的时候,发现史密斯私人购入大量炸药,为了防止意外,结识了陆乘风的红颜知己——舒维雅。

        “舒维雅眼前是夜鹰的成员,算是仅次于白玲的头目,在一次行动中感染了病毒,被组织舍弃后就一直在小镇上养伤。”

        盛安然从怀里掏出一个试管药瓶,里面装着药水,“我和陆乘风给她治好了病,她帮我们查到了史密斯打量购入炸药的目的。”

        史密斯的确是要对救援队下手,但是被舒维雅的人提前控制住,审讯的过程中,舒维雅发现史密斯身边有夜鹰的人。

        “他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我,所以顺着史密斯查到夜鹰,又查到白玲最近的动向,才知道她早就在谋划要接回阮阮的事情。”

        “设了这么大一个局?就为了接回一个孩子,这个女人是个疯子吧?”谈书静直皱眉,“八成是有病。”

        “白玲急着想要给夜鹰培养接班人,除了阮阮之外,她还关押了很多孩子。”

        “果然是个疯子!”

        其实还有很多让人困惑的地方,但是那些都是夜鹰的秘密,舒维雅是要重新回到夜鹰拿回自己的位置的,所以即便交好,她也不会透露太多。

        所以这其中还有什么原因,恐怕也就只有白玲才知道了。

        “好在一切都结束了。”

        高湛松了一口气,抬起胳膊,将袖子露出来,“安然,你们看看,你们要是再不回来的话,就书静这个手劲儿,我这条胳膊怕是也要废了。”

        众人哄堂大笑。

        正笑着,卧室的门从里面打开,盛小星一副刚睡醒的样子,一看到盛安然,眼眶就红了,踉踉跄跄的扑了上来,“妈!”

        “哎呦!”

        盛安然被她扑了个踉跄,倒在沙发上,摸着她的后脑勺,无奈道,“多大的姑娘了,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羞不羞啊?”

        “就哭呜呜呜呜!你不准再走了!”

        郁南城和郁景希父子俩坐在一旁,相视一眼,无奈的笑了。

        船只即将在码头靠岸。

        秦波和娜娜都来了,带着几个留在金陵的孩子,郁一一已经恢复过来,带着尚婉,舒欢,高小宝,小苹果几个孩子站在码头上等。

        盛安然和郁南城等人站在甲板上,远远的挥手。

        谈书静的声音从俩人之间冒了出来,强行将两个人分开,一堵墙一样插在了中间,“你们有没有觉得,这次闹得这么大一件事,是为了某件事做个铺垫?”

        郁南城不满的看了她一眼,“你自己没有老公吗?非要黏着我老婆?”

        谈书静得寸进尺,得意的挽住了盛安然的胳膊,“在你没跟她结婚之前,她这辈子唯一的人生知己就是我,是我把她让给你的,别不识抬举。”

        盛安然朝着郁南城眨眼使眼色,示意他不要跟谈书静计较。

        问道,“什么铺垫啊?”

        谈书静指着码头方向,“你们家八成要办喜事了,你看那些个孩子,看出什么没有?”

        盛安然微微一愣,一眼看到尚婉那张清秀可人的小脸,皱眉道,“景希年纪还小,虽然我很喜欢宛宛,但是这事儿还是得再等等,儿媳妇儿咱们家可以养几年吧,是吧老公。”

        郁南城微微颔首表示赞同。

        而船舱里,某个正在喝茶的少年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

        “不是,”谈书静指着郁一一,“我是说郁一一,你没看见她后面的人么?”

        盛安然和郁南城抬起头,远远望去,看到了霍慎行的身影。

        谈书静摸着下巴,“那男的,怪眼熟的,一一男朋友?”

        盛安然和郁南城相视一笑。

        该来的都会来,不管以后的生活如何,是平静还是风雨,有爱人与朋友同行,就是上天最好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