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竹杖芒鞋觅天机

第一百九十七章 竹杖芒鞋觅天机

        南疆。

        周易躺在牛背上小憩。

        狐仙分身蓦然睁开双眸,尽是凶戾仇恨之色。

        屈指一点,天地元气化作巨剑,斩向周易。

        哞!

        神牛反应迅速,五色灵光闪烁,挡住狐仙偷袭。

        身形闪烁,轻易脱离了狐仙与巫神夹击。

        “咯咯咯,看来老狐狸已经发觉本宗主身份了!”

        周易发出清脆笑声,身形一晃显露原本模样,正是千幻宗主李芝。

        李芝精通幻术,又有周易、神牛帮忙遮掩气息,借助紫郢青索中的真仙法力,成功骗过了狐仙分身和巫神。

        唯有确认周易不在洛京,狐仙才会通知广微子才会引动仙劫,重返真仙境界。

        “原来是你!”

        狐仙认得千幻宗主,十二宗在域外活跃千年,不少青丘狐族死在他们手中。。

        千幻宗弟子踏入青丘福地,探查狐族消息,其中有几次接近了狐丘,才被狐仙分身发现镇杀。

        “堂堂青丘狐仙,竟然记得贫道,当真是荣幸。”

        李芝笑道:“看前辈面色,洛京之行应当不顺,真是可喜可贺啊!”

        “哼!”

        狐仙冷哼一声,说道:“巫神道友,帮妾身拿下这个贱人,除了那件事,还有几卷上古鬼仙典籍双修参详!”

        “不劳烦狐仙,老朽一人参详即可。”

        巫神很是心动,脑子却很清楚,与狐仙双修的家伙,上至真仙下至凡俗,似乎没有哪有好结果。

        狐仙唯恐周易赶来南疆,不理会老鬼嘲讽,挥手招来百里元气,布成重重玄妙阵法。

        五色神牛遁速惊人,堪比金翅大鹏,必须第一时间禁空。

        “桀桀桀!”

        巫神不断发出招牌怪笑,无数鬼爪在虚空探出,从四面八方抓向李芝。

        面对两位超品围攻,李芝稳稳盘坐牛背上,面带轻松笑意,实则内心十分紧张。

        “牛儿,咱能不能等到仙长来援?”

        李芝倒不是怕死,她来大乾本就是等待寿尽,然而与仙长联手,哄骗狐仙鬼仙实在太有趣了。

        过去数百年执掌千幻宗,莫说哄骗妖仙,连金鹏太子都能看穿李芝,更何况还间接造成了一尊真仙陨落。

        仅剩的几年寿元,李芝希望这等事,再来几次,就不枉此生了。

        哞!

        神牛眼神中带着鄙夷,瞥了狐仙和巫神一眼。

        牛口一张,将李芝吞入腹中,随后就化作虚无消失不见。

        狐仙脸色一青,气的差点分身崩溃,此番算计彻底败在周易手中。

        无论狐仙还是周易,互相清楚知道很难杀死对方,目标都是刚刚成仙归来的广微子。

        结果狐仙挨了武圣一剑,差点逃脱不得,分身联手巫神又被耍了。

        巫神漫天鬼爪抓了个空,一脸疑惑的看向狐仙。

        “狐仙,那几卷鬼仙典籍?”

        嘭!

        狐仙分身轰然破碎,重新化作飞剑。

        巫神看了眼诚惶诚恐的胡灵儿,眼中有怜悯有嘲笑,钻入虚空遁回阴界。

        巫神离去之后,胡灵儿面色倏然消失,挥手摄过飞剑,感应其中狐仙气息消散不见。

        “青丘狐仙,血脉传承,呵呵……”

        胡灵儿冷笑一声,声音宛如鬼魅,令人毛骨悚然,幽幽回荡在空中。

        ……

        护龙司。

        府邸位于皇宫禁地,伏龙殿,占地十数亩,比皇帝居所还要大上数倍。

        景泰帝自狐仙逃遁之后,吩咐百官安抚百姓,接到老祖传讯,连忙来到伏龙殿。

        伏龙殿名称由来,便是洛水真龙在此臣服大乾太祖,李鸿禅位之后,在此潜修至寿尽。之后中宗、中宗之子得证武圣之后,都在此潜修。

        殿中供奉的是太祖神像,香火缭绕。

        神像下五个蒲团,五位老者盘坐修行,见到景泰帝进来,连忙起身行礼。

        “参见陛下!”

        五人有僧有道有儒,唯一相同的便是实力,一品。

        护龙司位列四大仙司,人数最多时候都未超过十个,入选条件就是皇族血脉,一品实力。

        大乾皇族执掌云洲一千五百年,国库中的灵物数不胜数,愿意花十倍资源培养皇族强者。可惜一族一姓人口再多,也没有几个资质上等,更勿论修行至一品。

        何况皇族血脉天生锦衣玉食,含着金钥匙出生,天生便与苦修背道而驰。

        景泰帝在这几人面前,端不起皇帝架子,拱手回礼道:“几位叔祖不必多礼,朕刚刚接到老祖传讯。”

        为首的老道说道:“陛下请进,四叔有吩咐,您来了速速觐见。”

        “辛苦叔祖。”

        景泰帝来到后殿,躬身敲响一处房门,恭声道:“世孙景泰拜见老祖。”

        “咳咳咳,进来吧。”

        声音虚弱低沉,仿佛将不久于人世,完全没有一剑重伤青丘狐仙的霸道威严。

        景泰帝推门而入,只见房间中矗立十八根赤金灵柱,上面绘制各种铭文,组成玄妙阵法。

        这赤金灵柱连接皇族秘窟,当中堆积如山各种灵物,通过阵法转化为灵气。

        无尽灵气汇聚阵法中央,供养当中一只紫色蒲团,蒲团上盘坐一名中年男子,正是大乾护国武圣,中宗第四子,李隆。

        李隆面容坚毅,发丝灰白相间,唯有胸口处前后透明,隐约能见到半颗心脏砰砰跳动。

        “坐吧。”

        “谢老祖。”

        景泰帝在蒲团下方,寻了个角落随意坐下,问道:“不知老祖寻世孙有何吩咐?”

        “过些时日,苍粟渊百年一次的仙灵会便要开启。每次集会,都会有延寿仙株出现,你派人去,无论任何代价都要拿下来!咳咳咳……”

        李隆一连说了大段话,气息愈发不稳定。

        “老祖,那狐仙自有真仙对付,您重伤难愈,不该出手。”

        景泰帝担忧道:“那些延寿仙株,必然有仙魔出手竞争,恐怕……”

        “无论成与不成,都要试试,否则老夫坚持不了五十年了!”

        李隆叹息一声说道:“狐仙祸乱京都,若老夫再不出手,必然引来更多妖魔肆虐,大乾又如当年一般混乱。”

        太祖李鸿死后,大乾再无武圣坐镇,便秘不发丧,外称闭关。

        李鸿积威甚重,即使死后,也震慑仙魔数百年。之后有妖仙在京都作乱,发现李鸿没有出手,引起了仙魔怀疑。

        随后屡屡试探,以至于大乾境内妖魔肆虐,隐隐有分崩离析之兆。

        幸好中宗崛起,证道武圣,才使大乾延续至今。

        景泰帝神色担忧中又有羞愧,说道:“老祖,世孙无能,万一得不到延寿仙株,您……定要早做打算。”

        “此事不怪你,是老夫当年莽撞了。”

        李隆恨声道:“巫神那厮修鬼仙之道,正好受老夫心剑克制,发现他来大乾境内,本想一击必杀,彻底解决南疆祸乱。”

        “谁曾想巫神与白莲圣母勾结,故意现身,将老夫引至陷阱,暗中偷袭。”

        “若是仙灵会拿不到仙株,老夫定要在寿尽之时,将白莲圣母或者巫神送入轮回。”

        “父皇将大乾托付于我,若是因为一时莽撞,坏了国运延绵大计,魂飞魄散不足以抵消罪孽!咳咳咳咳……”

        李隆每次说到这里,气息都会剧烈波动,若非赤金灵柱供养,或许早已气绝身亡。

        原本以李隆寿元,足以等到九幽仙莲成熟,到时候大乾再出一位武圣,纵使寿尽也无需担忧。

        景泰帝低着头,看不出面色变化,说道:“老祖,既然仙莲吸收妖魔精气,可以加速成熟时日,何不多抓一些妖魔?”

        李隆摇头说道:“父皇在斩妖司布大阵催熟仙莲,却也留下训诫。绝不能加速培养九幽仙莲,此仙株出自阴界,吞噬妖魔精气过快,阵法难以化解,或许由仙入魔。”

        “到时候成为九幽魔莲,莫说为大乾延绵国运,或许反过来成了大乾之敌!”

        “原来如此。”

        景泰帝躬身道,神色坚定:“老祖放心在此养伤,世孙无论付出多少代价,也要取回延寿仙株!”

        “你办事,老夫放心。”

        李隆叹息道:“可惜景泰你生不逢时,若是再晚五十年,必然晋升武圣!”

        “世孙只愿大乾国运延绵,成不成武圣无所谓。”

        景泰帝与李隆又叙了会儿话,问明了苍粟渊需要注意的事项,以及有可能遇到的真仙罗汉,便离开了护龙司。

        延寿仙株,无论李隆需不需要,景泰帝都必须拿到手!

        ……

        洛京城外。

        广微子渡劫之地。

        此地原本名叫什么女郎山,如今改名换姓,乘坐仙雷渊,只因天空地面一直有雷光闪耀。

        先是仙劫落下,又经天罡雷霆洗礼,已经化作一处修行雷法的圣地。

        时常在此地参悟,至少能大幅增加雷法威力,天赋异禀者能领悟一丝劫雷甚至天罡雷法的玄妙。

        玄元真人坐镇一方,阳神威势展露,吓得远处修士连连倒退。

        “道门真仙在此渡劫,又有真仙在此雷法伏妖,自然是道门圣地。诸位还是不要靠近,免得中几百个咒术!”

        其他方向的道门真人,或驾驭飞剑,或催动法器,合力将方圆百里圈起来。

        “阿弥陀佛!”

        一名神僧高宣佛号,正要辩解几句。

        玄元冷哼一声:“这位大师若想参悟,只需说仰慕道门真仙大法,定能有一处好位置!”

        神僧面色涨红,无论如何会辩经,也不觉可能说道门一句好话。

        本想说几句广微子的不是,与妖族勾结之类的话,用来羞辱玄元,念及真仙威势,灰溜溜的转头就走。

        其他人见神僧都没能蹭到好处,显然道门将此地看得紧,只得无奈退去。

        雷法笼罩范围不止方圆百里,其他地方亦有痕迹残留,不过远不如核心地带清晰罢了。

        远处。

        两名内侍司的探子,冷眼看着道门清场,连带着他们也被轰远了。

        “向来都是咱们欺负别人,今儿就这么受着?”

        “三公公息怒,现在道门不比从前,楚千岁私下里交代,非必要莫招惹!”

        “一群狗仗人势的家伙!”

        三公公冷哼一声,犹自不痛快,低声道:“小六子,要不咱让那些小崽子,散布些言论,抹一抹道门的面子……”

        小六子吓得打了个寒颤,连忙避开三公公数丈远。

        他当然明白三公公的意思,昨日真仙受狐仙胁迫,却丝毫没有退缩意思,若非皇族老祖出手,纵使屠城也不会让步。

        这般言论散播出去,对真仙没有任何实质影响,却会遭到百姓唾骂。

        平头百姓才不管你是谁,也不管真相如何,听风就是雨,看谁不爽了就骂几句,管你是天上仙人还是富商大贾。

        若是你敢因此报复,那就是欺凌弱小,就要遭报应!

        小六子暗骂自己,今日出差没看黄历,怎么碰上这么个蠢货。然而一起出的差,散播真仙言论的事,查起来必然是宁错杀不放过。

        如此,不得不劝说。

        “三公公,楚千岁可是再三叮嘱,只需散播那位好话!”

        三公公也不是真蠢,只是平日里嚣张惯了,才一时口不择言,转眼就想明白其中关节。

        “小六子,刚刚咱家说什么了?”

        “三公公说,剑仙为保护洛京,与妖魔势不两立,绝不妥协,咱们号召百姓学习!”

        “不错不错,必须学习!”

        三公公点头赞许:“冰敬署正好有个缺儿,咱看你小子机灵……”

        小六子连忙过来,搀住三公公胳膊,媚笑道。

        “三爷您放心,少不了您的孝敬!”

        ……

        洛京风云变幻,与周易无甚关系。

        一道分身算命,一道分身远赴南疆,另外八道分身在大狱日夜刷道。

        周易本尊则驾云外出,按照大乾地理志记载,寻觅传说中的天机山。

        大乾境内山峦繁多,其中名为天机山的地界,自北向南共有十三处。

        天机殿定然隐匿其中之一,可惜对方不止卜算之法玄妙,反推演之术也非同寻常,即使周易知晓山名,也难以感应具体是哪个。

        此地是泰州东路,一处天机峰就在群山当中。

        周易换上藏青道袍,竹杖芒鞋,手托宝瓶,循着山中栈道登山。

        天机殿毕竟是赫赫有名的仙门,周易又是有求于人,驾云直接落入其中,颇有以势压人的意思。

        当然,若是天机殿拒不配合卜算,还来缘分那套忽悠人的说法,就不要怪真仙发飙了。

        山高林密,月出鸟惊。

        周易登上半山腰,遥遥望向天机峰顶。

        月华流淌而下,似乎有精怪在上面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