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溺酒在线阅读 - 第65章

第65章

        兴许是连诀的起床气还没过,他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躺在床上没动,也没睁开眼。

        沈庭未担心被康童撞上自己从连诀的房间出来,于是比连诀先一步起了床。他面红耳赤地从地上捞起自己的睡袍和那件内衣,先犹豫要不要穿,又犹豫要不要叫连诀帮他系一下带子。

        “一会儿不是去医院吗?”连诀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床上坐了起来,“还是说你想让医生看你里面穿着这个?”

        沈庭未被他说的脸红,放弃了穿这个的打算,套上睡袍说自己先回房间了。

        连诀没说话,越过他走进了浴室。

        林琛把车开进院子的时候连诀还在吃早晨,沈庭未小口啜完了杯子里的热牛奶,上楼去叫康童起床,在康童穿衣服的时间里交代他一个人待在家里的注意事项。

        私人医院开在新开发区,开车要很久,沈庭未早晨醒得很早,坐了一会儿车,又有点困了,他对连诀说我想睡一会儿。连诀说睡吧。

        沈庭未的头靠在车窗上,好像很快就睡着了,但睡得不熟。

        林琛开车不如之前的司机稳,但顾忌着他在睡觉,车速没有提得太快,在每一个减速带前都有意放得更慢。

        这种时快时慢的行驶方式让沈庭未有点晕车,他闭着眼睛,意识也有些模糊,但能清晰地听到连诀在一旁接打了几通电话,其中不乏几句“改天”和“抱歉”。

        沈庭未心想连诀今天是不是很忙,又想他每天好像都很忙。

        车驶过一个暗道,呼啸的风声从耳边穿过,透过眼皮的光线也暗了,沈庭未的困意被眼前的忽然暗沉感染得愈浓,有只手好像触碰了他的脖子,抵在车玻璃上的冰凉触感从额头上渐渐褪了,沈庭未只觉得自己落入一个很舒适和有力的地方,便很快睡沉了。

        车驶出隧道,林琛看了一眼后视镜里那辆黑色的旧桑塔纳,低声叫了句:“连总,还在跟。”

        连诀看着手机上一个账号发来的那辆车的车主信息,车主是个将近四十岁的中年人,前两年刚因为失手杀人刑满释放,前妻改嫁,家境也因此败落,家里现在有两个儿子,一个在读初中三年级,一个准备读高三——都是用钱的时候。

        连诀把手机收起来,对林琛说:“甩开他。”

        林琛说了声好,将车速提快了一些,朝医院相悖的大路上开去。

        但没过多久,他发现那辆车并不需要他们特意甩开,它跟着他们转到第一个转盘时就朝另一条路开走了,不像是想找机会下手的样子。

        连诀不用猜就知道是陈旭找人跟的车,却摸不准他的目的。

        陈旭究竟是察觉到了沈庭未的异样想要拍到点什么作为要挟,还是真那么胆大包天想要对他或是沈庭未做点什么,这些暂时无从考究,总之目的肯定不纯。

        待那辆黑色轿车消失彻底消失在后视镜里,林琛的车速又变回了刚才那种老太太散步似的慢而不匀的速度。

        连诀几次忍耐不住想开口叫他开快一点,余光留意到沈庭未睡得很熟,最终憋住了。

        车绕了一大圈,距离约定时间迟到了近半个小时,才停在医院门口。

        沈庭未在车停稳以后就醒了,在意识到他正靠在连诀的肩膀上时,赶紧坐直了。

        沈庭未还记得上次无意中靠在连诀肩膀上睡着惹连诀生气的事,他看着连诀稍显苍白的脸色,正想说点什么,连诀已经推开车门先行下车了。

        沈庭未只好赶快跟下去。

        连诀抿唇站在车边,拧着眉很久没动。沈庭未快步走到他面前,才发现他的表情不像是生气,更像是……不舒服?

        “你怎么了吗?”沈庭未站在他面前,神色担忧。

        连诀一言不发,胸口几不可见地起伏着,脸上也缺乏血色。

        沈庭未抬手用手背碰了碰他的额头:“不舒服?”

        连诀这才不自然地偏过头躲开他的手,过了一会儿,紧绷的神情才略微变得和缓,说:“没事。”

        沈庭未是在下意识间抬起的手,现在被他错开才突然觉得有点尴尬,手悬在半空中稍稍僵了一下,很快收回来,又为了缓解尴尬似的若无其事地冲连诀笑:“正好在医院嘛,你要是不舒服的话去看看医生吧。”

        连诀的眼神在他收回的手上停留了片刻,说:“不用。”或许是觉得自己的语气太生硬,又在沈庭未准备对他说进去的时候,补了一句,“没不舒服。”

        沈庭未脸上写着怀疑,看着他,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又忽然之间开始脸红,然后匆匆点了头,说:“好。”

        连诀刚压下那股反胃的冲动,抬眼就被沈庭未突如其来的害羞搞得莫名其妙,也不知道他在“好”些什么,一时有些失语,然后沉默着转身走进医院。

        沈庭未低着头跟在他身后,回忆着生理健康课本上被划了重点的[标记]单元。

        ——alpha初次标记后大概率会出现易感期,即易感动期,易感期间alpha常会出现身体不适,对ega信息素需求变大,从而引发粘人,或性情变化等一系列易感反应。

        沈庭未读书时还关注过一个叫做[alpha易感期行为鉴赏]的搞笑账号,网友时常会在那个账号终分享丈夫在易感期做出的迷惑行为,他没事就刷来看看,还挺有趣。

        这个世界没有第二性别,但连诀的荷尔蒙确实有效缓解了沈庭未的发情,所以出现易感期也不是没有可能。

        沈庭未回想起连诀这两天的行为,也的确与课本上相同——身体不适、性情改变、粘人……

        沈庭未心不在焉地分析着连诀的性格变化,一边回忆着课本里的易感期安抚方式,没注意到几步外的连诀停下脚步,一头撞上连诀的后背。

        他因惯性往后踉跄了两步,被反应很快的连诀抓住手腕,才没摔倒。沈庭未心有余悸,抚了抚胸口,又赶紧对他说谢谢。

        连诀似乎对他走路时分神的行为很不满,但也没多说什么,只让他赶紧进去:“医生在等你。”

        上午的检查和往常一样,因为胎儿月份大了,担心辐射危害胎儿健康,常规检查里不会太常使用太多仪器辅助检测。

        沈庭未对医生说了自己最近胸口常常会疼的事请,医生开始有些怔,检查完又神色惊喜地连道几遍“神奇”。

        他一边拿着记录簿详细地记下沈庭未乳房开始发育的时间和特征,边安慰沈庭未:“疼是正常的,胸脯下有硬块,并且伴随刺痛,这些都是乳房发育的正常生理表现。如果疼得厉害的话可以试试热敷或者按摩,饮食上也注意一点,避免生冷和辛辣的食物。”

        医生与沈庭未沟通的过程里连诀的手机仍不断有电话进来,连诀将手机设置成了静音,站在一旁直到听完医生所交代的注意事项,才拿着手机出去接电话。

        检查结束后,沈庭未对连诀说:“要是很忙的话,要不你和林先生先去忙,我等司机来接我?”

        连诀看着手机,谎话说得不太有诚意:“不忙。”

        沈庭未看了看他,没再吭声,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出医院,上了车。

        林琛将车启动,连诀又突然很赶时间似的,让林琛开快一点。

        车里开着空调,车窗是紧闭着的,车里的空气不太流通,因此连诀刚缓和下来的晕车又有点卷土重来的意思。

        他闭着眼睛强压着这股恶心的感觉,听到身边有轻细的动静,他半睁开眼睛用余光扫了沈庭未一眼。沈庭未正捧着肚子慢吞吞地将身体朝他这边挪。

        连诀以为他又想睡,于是将背微微挺直了,又闭上眼睛,却迟迟没等到沈庭未靠过来。

        他重新睁开眼睛,发现沈庭未正欲言又止地看着他,耳根莫名又开始红起来。

        连诀看上去有些忍无可忍,他问:“你想说什么?”

        沈庭未很小心地看着他,声音里带着犹豫:“……你想让我抱抱你吗?”

        车上一时陷入一种诡异的安静,只有空调出风口运作时的呼呼声响。

        连诀看着沈庭未。

        沈庭未红着脸。

        前排开车的林琛像是忍耐不住很轻地哧了一声,又很快用一声咳嗽伪装成清嗓掩盖过去。

        几秒后,连诀黑着脸:“我为什么要——”

        沈庭未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朝他伸开双臂,问他:“抱吗?”

        连诀盯着沈庭未的眼睛,沈庭未有点不好意思地躲开他的眼神,执拗地摊开双臂摆在那里。撒娇撒得奇怪却意外地流露出几分清纯。

        连诀板着的表情有些松动,随后他僵硬地伸开手臂,极不娴熟地把沈庭未揽进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