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三章 走的如此着急(大修)

第三章 走的如此着急(大修)

        路路不通。

        魏定波深知此事再无回旋余地。

        心有不甘可又回天乏术,脑海之中思索,到底还有没有力挽狂澜的手段。

        就在魏定波心中思索之时,处长言道:“交出配枪,马上就会有人来带你走。”

        “马上?”

        “名单提交上去,上面对人选非常满意,所以事不宜迟立马动身。”

        “这么快?”

        “有问题?”

        “属下还想要回去收拾一下。”

        “什么东西都不需要带,没必要回去。”

        “总要和朋友知会一声。”

        “秘密任务,秘密进行。”

        “手里还有些工作,我回去和科长交接一下。”

        “唐科长这里我会帮你转达。”

        魏定波觉得处长比科长狠多了,看出自己的意图之后,不仅仅是加以敲打威胁,现在更是逼迫立马上路,一点机会都不给。

        不多时便有一人过来,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此次负责魏定波的渗透工作。

        立马启程,片刻不得耽误。

        魏定波离开军统局时走的莫名其妙,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是这样离开的军统局。

        有人开车送两人出城,车上中年男人自我介绍说道:“我叫郑赐瑞代号年兽,你的资料我看过,能力没什么问题,日后共事望同心同力。”

        “上面给我的代号呢?”潜伏任务大多都会安排代号,魏定波想这次也不例外。

        “当归。”

        “当归?这是怕我回不来,还是怕我不回来?”

        “是希望你能安全回来。”

        “或许吧。”

        郑赐瑞心知魏定波此时烦闷,并未过多纠结这个问题,在车上利用有限的时间,和他详细说了说渗透计划。

        战役打响各地院校迁址频繁,浙大四次迁址才到湄潭,同时期迁来的还包括大夏大学、海军学校、中央陆军大学等一批大专院校。共党正大力招收知识青年,此地条件得天独厚,开设培训班挑选学员培养人才送到后方加以深造。

        魏定波的渗透身份就是这一期培训班的学员,背景是流亡学生,辗转过很多地方,举目无亲无人投奔的一个状态。

        学校被侵略者占领,不甘心在侵略者统治下的学校继续学习,愤而出走的流亡学子,追随其他迁址高校的不再少数,湄潭此时流亡学子众多,四处求学以便旁听。

        身份安排魏定波是刚辗转到这里,之前所在学校地处偏僻且规模很小,在此处没有熟识的同学实属正常。

        之前学校在敌占区共党不便调查,哪怕共党真的去调查,在校内确实能发现一名叫魏定波的学生,且照片都是一样的,军统局这点事情还是能做好的。

        未用化名是军统慎重考虑的决定,认为用本名在潜伏过程中,更加习惯不易露出马脚,且因他的工作性质名字知晓的人不多足够安全。

        不用浙江大学等学校的身份作掩护,是因共党方便查验并不保险,最重要的是没有生活痕迹,同窗见面不相识漏洞颇多。

        “既已知晓共党开设培训班,为何眼睁睁看着,何不直接端了。”魏定波心气还是不顺。

        “阻止共党在湄潭开设培训班,他们还会在其他地方继续开设,好不容易掌握一个,自然是要好好利用一下才是。”郑赐瑞觉得自己无需解释,魏定波心知肚明,只是摊上这样的事情,有点脾气罢了。

        郑赐瑞继续言道:“此行到湄潭后,你参加培训班努力通过考核,我在红花岗江边渡口摆摊贩卖些香烟茶水,遇到麻烦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可以来找我。”

        “通过考核后呢?”

        “你若离开湄潭去往共党后方,会有其他人负责你的工作。”

        “也就是说,你只管我在湄潭学习的这段时间。”

        “是的。”

        “你再熟悉熟悉资料,累了就在车上眯一会,我们时间紧张要马不停蹄的赶路。”郑赐瑞继续说道。

        “晚上都不休息吗?”

        从重庆过去需要一天时间,出行时已是下午,行至一半便会天色已晚。

        “距离约定好到湄潭的时间已经不多,临时制定新计划,挑选执行人员耽误了一些时日,且我们需穿过湄潭到乌江对岸去,再坐渡船回来,容不得拖延。”

        资料上写了魏定波是辗转到云南方向过来,那么进入湄潭必定是乘坐渡船,而不是重庆方向可直接达到。郑赐瑞并未忽视这个细节,他需要魏定波亲自坐渡船进入湄潭,亲身体会一次以便应付日后可能会遇到的麻烦。

        魏定波原打算今夜休息时,再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找到新的方法拒绝这次任务,可现在看来连这样的愿望都泡汤了。

        一路急行,偶尔下车找地方吃个饭方便一下,就再度启程,晚上司机都未曾休息。

        “都不怕疲劳驾驶,掉沟里吗?”魏定波对一旁的郑赐瑞说道。

        “这是局内好手,专门安排送我们执行任务,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面对这样的回答,魏定波懒得说话,闭目养神。

        半夜行至到湄潭,天快亮时到了乌江边,不得不说这司机确实是一把好手,却也让魏定波没了任何回旋的余地。

        “你独自乘船过江,然后找一艘人多的渡船,再一同回来。”郑赐瑞交代说道。

        “你呢?”

        “我就在江边渡口摆摊。”

        这个独处机会等同没有,郑赐瑞就在渡口,虽不至于将江对岸魏定波的一举一动看的清清楚楚,却也不会给他太过自由的时间。

        前去坐渡船前,魏定波对一旁的司机说道:“你找个地方休息一晚,别着急回去复命,把命再搭上。”

        司机对魏定波笑了笑说道:“多谢关心,你也多小心,别把命撂在这里了。”

        “我家门上的钥匙放在办公桌最里面,家里还有千把块钱和一些金银饰品,你回去了没事帮忙取出来花了,免得放在家里招贼。”魏定波一脸笑意的说道,他根本就不担心这些话被郑赐瑞听去。

        司机眼神中带着深意说道:“无功不受禄。”

        “确实是有一事相求。”

        “说来听听。”

        “若是有能回去的机会,还望想办法通知一声,在下不胜感激。”

        “好。”

        司机听完之后,立马发动车子离开。

        他能负责送郑赐瑞和魏定波过来执如此重要的任务,在军统局内的身份定不简单,不仅仅只是一个司机,所以魏定波有求于他是能理解的。

        表现出不想潜伏,想要回去的心思也没有问题。

        可是魏定波同样十分清楚,这个司机不会看重自己的那些钱财,他会将自己现在说的话,一字不差的汇报上去。

        但这就是魏定波想要的,他想要让上面的人,知道他的真实想法。

        其实有时候,你表现出不畏牺牲,坚决执行任务,充满奉献精神,不如表现出挑肥拣瘦,惜命爱财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