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四章 打入进去,渗透回来{上}(大修)

第四章 打入进去,渗透回来{上}(大修)

        稍微遮挡面容,趁着此时人少魏定波挑选一艘渡船,先行过江。

        过江之后换了一身衣服,换下来的衣服直接丢弃,再度来到江边与想要过江进入湄潭的人凑在一起,上了同一搜渡船。

        不仅人在船上,还有两辆汽车稳稳当当的停在船上,车辆想要进入湄潭同样需要乘坐渡船。

        早些年虽修通了川黔公路,可经济落后没能力修桥,十多年了过乌江只能靠船只摆渡。

        国民政府迁到重庆,随着大量兵工厂、企业和机关单位迁入内地,乌江川黔公路来往车辆愈发频繁,乌江摆渡根本无法满足当下所需。催促军用物资的电报太多,引起了政府的重视,准备修建一座乌江钢架桥,解决乌江上的运输问题,魏定波在局内都听说了,应该不多时就会动工。

        与众人一同乘船过江,魏定波再度踏上江边渡口,看到了同样换了一身衣服的郑赐瑞。

        守着一个茶摊,售卖一些平价香烟,仿佛换了一个人,谁能看出他竟是军统局成员?

        郑赐瑞好似根本就没有看魏定波一样,招呼着过路的人,让他们进去喝茶。

        魏定波并未停留太久,找了个人问路,准备前去培训班报道。

        他能来湄潭,一方面是因为追随高校脚步,另一方面则是经人介绍来参加培训班的,介绍人自不必多说,定是军统安排的。

        军统当时留了一个心眼,并未说出名字,只是说了先前学校和流亡经历罢了。

        走一截问一下路,好不容易找到了目的地,并非魏定波对这里不熟悉,他先前转移到重庆,路途中还在这里住过两日,只是现如今要表现出第一次来的模样罢了。

        此处是一家书店,前店后院的建筑格式,临街的铺子做了书店,店主就住在后面的院子内。

        进来表明身份,店员似是有所了解,让魏定波稍等片刻,从后院叫了一人出来。

        来人三十来岁年富力强,穿着长衫戴着眼镜文人打扮。

        “我叫马博川,这家书店的老板。”这句话的潜在含义,就是告诉魏定波,培训班是他负责的。

        “我叫魏定波。”

        “原来叫魏定波,先前还不知道名字。”

        “是在抱歉,也是有所担心安危,不敢言明。”

        “能理解,来了就好,一路辛苦。”

        “比起在敌占区水深火热的百姓,我这算得上哪门子辛苦。”

        “魏同学心有家国,日后定能有所作为。”

        “马先生过奖。”

        “坐船还习惯吗?”

        “习惯是习惯,只是与两辆汽车一同乘船,也是头一遭。”

        “哈哈,这场景乌江上常见,日后还能看到大炮乘船船渡江呢。”

        “有机会了要见识一下。”

        马博川警惕性很高,看似闲聊却也发出试探,郑赐瑞让魏定波过江再渡江,并非无用的多此一举。

        “进来说话吧。”马博川邀请魏定波进入后院。

        来到后院的一处房间之内,两人相对而坐,魏定波四下看了看确保不会隔墙有耳后出言道:“不知马先生认识房沛民吗?”

        马博川原本一脸笑意,可听闻他提起房沛民,眼底闪过一丝警惕,却并未暴露太多。

        “房沛民?”马博川若有所思。

        “马先生不认识?”

        “名字陌生,应该是不认识,不知此人是谁?”

        “一个朋友,听说之前来了湄潭,就打听一下。”魏定波并未多言

        “一路劳顿,先休息吧。”

        “好。”

        安排了魏定波休息,马博川从房间之内出来,立马叫了书店伙计过来。

        “盯好他不要让他离开书店。”

        伙计听闻神色严肃问道:“有问题?”

        “还不好说,我去见一下房主任,我没回来前务必看好他。”

        “明白。”

        马博川从书店离开,在一所大专学校内找到了房沛民,两人是旧识,房沛民在大专教书,马博川是书店老板,经常会去书店买书,两人见面并不奇怪。

        房沛民年纪比马博川大一些有四十来岁,不过并不显老,只是略显清瘦,眉宇之间不仅仅有文人气息,还有些许傲骨硬气。

        “你怎么来了?”房沛民对马博川问道。

        “店内今天来了一个学员。”

        “陆续都到了吗?”

        “差不多到齐了。”

        “那就准备开始上课吧。”

        “不是上课的问题,是今日来的学员有些奇怪。”

        “怎么讲?”

        “他指名道姓要见你。”

        “见我?”

        “是的。”

        “叫什么?”

        “魏定波。”

        “魏定波!”

        “对。”马博川不知为什么房沛民对于这个名字反应如此之大。

        “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店里,我让人盯着他。”

        “马上带我去。”

        “今日不上课?”

        “今日刚好无课。”房沛民言罢,率先走出学校,马博川在后面紧追慢赶。

        两人到底认识不认识?

        为何听到魏定波的名字,房沛民反应如此巨大?

        马博川现如今是一头雾水。

        两人来至书店,伙计急忙表示人还在房间之内,房沛民不由分说直接推门而入。

        魏定波正躺在床上愁眉苦脸,不知现在的困局自己要如何解决,突然三人就破门而入。

        吓得魏定波下意识想要有所反应,可意识到自己并不是经验丰富之人,只能硬生生止住自己下意识的本能。

        房沛民首当其冲,自是看到了好似镇定的魏定波,看到这张脸他声音都带着诧异指着魏定波问道:“怎么会是你?”

        魏定波自然也是发现了房沛民,脸上带着些许尴尬的笑容。

        书店伙计见状,好似八步赶蝉一般就冲了上来,将魏定波反手按在床上,他意识到现在的情况不对,先制服再说。

        魏定波并未反抗,老老实实被制服,免得徒增误会。

        “你再不开口,我这胳膊就断了。”魏定波手臂被控疼得不行,对房沛民叫喊。

        好似才回过神来一样,房沛民开口道:“放开他,你们出去稍等一下。”

        书店伙计和马博川一头雾水,这到底什么情况?

        不过既然房沛民发话了,店员还是将人松开,和马博川一同离开房间。

        出房间前,马博川还有些不放心说道:“房主任,我们就在外面,有事喊一声。”

        等人都出去,魏定波甩了甩发麻的双臂,对面前的房沛民道:“几年不见混得不错,都是主任了。”

        “把你在军统局学的那一套油嘴滑舌收起来。”

        “还不是你送我去的。”

        “可我没让你一声不响的回来。”

        “你以为是我想回来,他们挑人搞渗透,这不是刚好被挑中了。”

        “啥?”房沛民现在的吃惊,一点不比第一眼看到魏定波时少,这一声弄的外面的马博川准备推门而入,房沛民急忙说道:“没事,不用进来。”

        “你再说一遍?”好似是不敢相信。

        “让我来搞渗透。”魏定波只能再重复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