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五章 打入进去,渗透回来{下}

第五章 打入进去,渗透回来{下}

        “你十九岁进的复兴社,前年就职军统局,到今年满打满算五年时间,年纪不大资历不小,怎么还能挑中你搞渗透。”房沛民难以接受这样的解释。

        “可能是看我能力出众,一表人才吧。”

        “说人话。”

        “殃及池鱼。”

        魏定波这句话说的颇为无奈,他是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今天。

        打入进去!

        渗透回来!

        是的你没听错,就是打入进去,渗透回来!

        魏定波早年求学时接触并认识了共产主义思想,想要与之一起奋斗,在房沛民的带领下开始参与工作。

        1932年国民政府成立中华民族复兴社。

        复兴社的主要工作活动中包含有一点,便是反共反苏。

        组织陷入被动,想安排人打入其中,知彼知己掌握先机,却苦于一直找不到机会。

        恰逢复兴社在各省开设了国民军事训练委员会,要对高中以上的学生进行军训,魏定波符合条件便被组织安排参加军训,以便打入复兴社内部。

        因军训表现优异被唐立保举,在1934年他算是成功打入复兴社。

        同年组织开始长征,魏定波的工作艰巨起来,提供了很多较为重要的情报,保全了一些隐蔽战线同志的性命。

        后魏定波工作调动到了特务处,前年成立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时,他顺理成章进了军统局。

        一切进展的都很不错,现在时局动荡风云变幻莫测,潜伏军统局位置关键作用不小。

        可谁成想本在重庆的人出现在了湄潭培训班,而且他此行肩负重任,那就是通过培训班的考核去往后方搞渗透。

        你说说这都叫什么事!

        哭笑不得!

        在听到这个任务的时候魏定波整个人都愣住了,军统局千挑万选的潜伏人员,居然是这个身份。

        房沛民现在一点不比魏定波当时知道这个消息时淡定多少,他发展的同志,安排的工作规划,几年不见没想到再见面居然是这样的场面。

        久别重逢的喜悦?

        房沛民喜悦个屁!

        好不容易潜伏下来,且潜伏多年能力不错,在军统局有一番好前程,能为组织提供更多的帮助,现在倒好被军统局安排回来搞潜伏。

        你说这到底是军统局挑人挑的好,还是挑人挑的不好?

        “殃及池鱼,具体说说什么情况?”房沛民从怀里掏出一包烟,信息量太大,他需要抽口烟消化一下。

        “抽这个吧。”魏定波从怀里掏出一包带滤嘴的香烟说道,学生之中也有抽烟的,所以身上带着香烟并不算什么疑点。

        “你跑我这送礼来了,说问题。”

        “好心当成驴肝肺。”

        “你嘀咕什么呢?”

        “我是说艳电的事情你知道吧。”

        “惊天丑闻岂会不知。”

        “艳电事件过后,听说日军方面要扶持他们成立新的政权。”

        “不过都是傀儡罢了,前车之鉴近在眼前。”

        “话是不假,可国民政府内被劝降的人不少,其中就包括我那位老师的学长。”

        “你们被迁怒了?”

        “是他,不是我们……”

        听完魏定波的解释,房沛民烟抽的更猛了,这是无妄之灾啊!

        潜伏多年执行任务传递情报,没有输在工作上,反而最后出问题在人际交往上。

        你怪魏定波?

        你不依靠唐立,你还进不了复兴社进不了军统局呢。

        “等于说你就是他们挑选的那位经验丰富,年轻有为的人?”

        “年纪和我差不多的,长相比我老,比我看着年轻的,经验又比我差得远。”魏定波其实心中明白,哪怕唐立不被司法处审查,这个名单上面可能还是会有自己,但不可能只有他一个人,起码各科都要出一个让上面挑选。

        哪怕最后他依然是大概率会被挑中,但好过现在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

        “我是不是还应该夸夸你,英俊潇洒一表人才?”

        “这倒不用,毕竟有时候这些也是负担。”

        “你心态不错啊,现在还有心情说笑。”

        “我心里愁的要死,可都已经来了,还能哭爹喊娘不成。”

        “这几年进步不小,喜怒不形于色。”

        “你这是夸奖还是批评。”

        “你觉得呢?”

        “反正听起来不像是什么好话。”魏定波觉得房沛民现在应该是没有心情夸奖自己的。

        “我还没问,出现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和你的上线汇报。”

        “上个月重庆被日军飞机大轰炸,损失非常惨重,城内建筑房屋大面积的损毁,人员伤亡也是巨大,在那场大轰炸之后我和上线就断了联系,我推测他可能在大轰炸中不幸遇难了。”

        日军在上次大轰炸之中,大量使用燃烧弹,重庆市中心大火两日,商业街道被烧成废墟。经过国民政府近一个多月来的粗略统计,约四千人死亡,两千多人受伤,损毁建筑物近五千栋,约20万人无家可归。

        这样的情况之下,魏定波的推测是有依据的,不过他并未慌乱,他知组织在得知上线遇难的消息之后,会安排新的同志和他联系,协助他的工作。

        只是还未等到新的联络人,他就已经身处湄潭了。

        “那你可以联系驻重庆八路军办事处,你是知道南方局也在办事处内。”房沛民说道,原长江局改名为南方局,隐藏在驻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开展工作。

        “我是想要冒险主动联系组织,可军统局内根本就没有给我机会,在我得知这个任务之后,连军统局的大门都没有离开,就被人带着一路送到湄潭,哪还有机会联系南方局。”

        “这是害怕你半路逃跑?”

        “潜伏搞渗透,吃力不讨好可能还会丧命,半路逃跑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你怎么不跑。”魏定波知道房沛民说的是气话。

        “我看都到这了,想起你又调到湄潭工作,我不如联系你,只有你能最快证明我的身份不用各方求证。我好将这件事情汇报给你,由你汇报给组织,看看接下来怎么办。”

        “怎么办?难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