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六章 面面相觑

第六章 面面相觑

        猝不及防、措手不及、防不胜防!

        还问怎么办?

        房沛民要是知道就好了。

        “叫马博川进来商议一下吧,他是组织在湄潭的负责人。”房沛民思索片刻后言道。

        “湄潭的负责人不是你?”魏定波询问。

        “先前是我,只不过前些日子南方局调令我回重庆,原本还不知道所为何事,现在看来应该是你联络人牺牲,让我接替工作吧。”房沛民猜测说道,他作为发展魏定波的人,是作为上线的最佳人选。

        先前是湄潭缺人调过来应急,现如今湄潭工作已经步入正轨,且魏定波联络人不幸牺牲,加之南方局在重庆工作紧张,调房沛民回去是一箭双雕。

        “现在倒好,我还没到重庆,你可先来了湄潭。”房沛民提起这件事情,终归意难平。

        “这马博川同志警惕性很高啊。”魏定波生硬的转移话题,免得房沛民那眼神越发幽怨。

        “你以为都是花架子?”

        “你可要给我好好解释一下,别一回来就关禁闭审查我。”

        “就你这油嘴滑舌虚头巴脑的样子,审查一番才好。”

        “我这不是为了工作。”

        “老实呆着。”

        房沛民说完从房间内出去,将马博川从外面叫了进来,各自坐下之后开始给对方解释起魏定波的事情来。

        听着房沛民的解释,马博川的眼睛越瞪越大,眼神在两人身上来回徘徊,魏定波陪着笑意一脸尴尬。

        房沛民说完了,马博川无言了。

        三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默不作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魏定波实在是等的着急,从烟盒里掏了一根烟递给马博川说道:“马先生抽烟。”

        房沛民见状狠狠瞪了他一眼,可马博川伸手将烟接过,他需要来一根缓解一下。

        “马先生,你看我现在这个情况?”魏定波有些忐忑的问道。

        “实话讲,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遇到,消化都还需要一段时间,更别说什么对策了。”马博川直来直去。

        见惯了军统局内说话留一半背后使绊子,面对这么诚实的回答,魏定波一时间还不好接话了。

        最主要是,他也没什么对策。

        一根烟燃尽,马博川将烟头按灭说道:“我看这件事情还是尽快汇报南方局,等候定夺吧。”

        “也只能如此。”房沛民同样没有权利私下解决此事。

        “还有什么问题,你一并说了,我一趟汇报上去。”马博川公事公办。

        “送我来的军统局成员名叫郑赐瑞,代号年兽,在乌江渡口摆摊贩卖香烟茶水。”

        “先不要管他免得打草惊蛇,还有吗?”

        “他说我如果通过培训班的考核去往后方的话,会有其他人负责我的渗透工作,所以我推断在我们后方已经有他们安插好的人。”

        “这个消息很重要,还有更多的情报吗?”

        “没有只知道这么多。”

        “如此调查起来难度很大。”马博川皱着眉头。

        “但我看郑赐瑞对这件事情了解并不多,没有太大的价值。”魏定波不是没有想过从郑赐瑞这里多打听些情报,可对方显然并不知情。

        “给后方提个醒,让他们展开调查。”马博川认为如今只能如此,提高警惕暗中调查。

        “至于推荐你参加培训班的人不用多说,定也是军统的人了。”房沛民开口说道。

        “就算不是,也与军统有莫大的联系。”

        “同样不能惊动他,免得打草惊蛇。”房沛民出言提醒。

        “如果没有其他消息,我这就安排人将情报送上去,应该明后两天就能有答复。”马博川心中将要汇报的东西整理完毕,打算安排人去送情报。

        不需要书面记录,会将情报口述给情报员,他跑一趟重庆通知南方局,这是最安全和保险的手段,湄潭的情报大多都是这样传递的,是距离南方局近所带来的便利。

        “那我这几日呢?”魏定波询问。

        “正常接受培训,免得军统生疑。”

        “明白。”

        “但因你身份特殊,不要和其他学员过多交流。”

        “是。”

        马博川交代完之后,从房间离开着手安排送情报的工作,房沛民起身相送。

        立马联系情报员,马博川将情报一字不差的诉述,没有书面记录全靠脑子记忆,好在这一次的消息颠覆性很大,情报员只听了一遍就再也不会忘记。

        “同时让南方局核对一下魏定波的身份。”马博川对情报员说道。

        房沛民的话马博川自是相信,可毕竟是从军统局出来的,小心驶得万年船。

        送完了人,房沛民并未回去学校,而是又回到房间之中,魏定波此时正坐在凳子上若有所思。

        “想什么呢?”

        “想你会和我说什么。”

        “老实呆着,不要露出马脚,等候组织安排。”

        “你觉得组织会如何安排我?”

        “到时候就知道了。”

        “你作为我的老师,不帮我分析分析。”

        叫唐立一声老师,那是攀关系,房沛民才算得上是魏定波真正的老师。

        “你叫我老师我承受不起,潜伏工作谍报工作没出过一次意外,却被送回来搞渗透,我的学生多来几次这个,我心脏受不了。”

        魏定波同样无奈道:“潜伏工作不是打打杀杀,是人情世故。”

        “少贫嘴,滚蛋。”

        “你确定是我滚吗?”

        “你……”房沛民甩了一下袖子推门而出,头也不回的说道:“安分一点不要节外生枝。”

        “我是那不安分的人吗?”

        “你还真是。”

        “那你是不了解我。”

        都快出走后院的房沛民,是强忍着自己的冲动,才没有回过头来给魏定波一脚。

        第二日培训便开始,地点并不在书店之内,这里只是一个接待的地方,上课的教室在另一处院子之内。

        院子并不大,普通的民居,不过给十几个人上课是足够的。

        学员都很年轻,男女皆有,有些是刚毕业没几年,有些甚至是没毕业,心中谨记马博川的交代,魏定波并未和学员有所亲密接触。

        倒也不奇怪,第一次见面大家都不熟识,拘谨些也正常。

        面对培训魏定波算得上是轻车熟路,却没有表现的太耀眼,毕竟他是来参加学习的,若是经验丰富何来学习一说。

        马博川每次看到魏定波这模样,说不上来是个什么心情。

        哪怕魏定波身份并不是真正的军统渗透人员,可在日常培训学习和学员交流之时,他都严格按照这个身份来要求自己,没有任何疑点让人察觉。

        马博川有时都在想,如果来的人不是魏定波,而是一个和魏定波能力相同的人,自己还能发现异常吗?

        他认为难度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