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潜伏出去

第七章 潜伏出去

        今日培训完,马博川给了魏定波一个眼神,他心领神会跟着离开。

        确保四下无人,马博川低声说道:“跟我去见房主任。”

        “上面的安排下来了?”魏定波下意识的问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一路跟随马博川,行至一处民房,推门进入房沛民已等候多时。

        三人并无客套,各自落座,马博川开口道:“组织对你的事情经过开会商议,有了一个初步的安排。”

        魏定波并未言语,等着马博川继续说。

        “你不能公开身份,回到组织内工作。”

        听到这句话魏定波故作轻松点头,他其实心中已经隐约猜到,潜伏这条路,上去容易下来难,很多时候你是没办法抽身的。

        谍海争渡,回头无岸!

        “你是专业的情报工作人员,你应该明白。”

        “我理解组织的安排,也服从组织的安排。”

        他的身份不能公开,他不能现在告诉军统,我是地下党。因为如果这样做的话,会给组织带来一定的麻烦,首先第一个麻烦就是,国共现在联和抗日,你安排人打入军统岂不是影响统一抗战。

        虽然魏定波是之前打入的,军统是统一抗战之后安排他回来搞渗透的,不过到时候国民政府是不会理会这些时间线的。

        第二个麻烦就是,魏定波若是身份暴露,那么就是给军统敲响警钟,他们会重新开始调查当年参加过军训的人。当年通过参加军训加入国民政府的人,他相信不止自己一个,到时候给其他同志带来的就是灭顶之灾。

        不管从哪个方面考虑,公开身份回到组织内工作,都是行不通的。

        “未能通过培训考核,不能前往后方这条路同样行不通。”魏定波出言说道,离开军统局时军事情报处处长的威胁犹在耳边,不通过考核回去军统局下场显而易见。

        “若是这样看的话,你现在就只能执行军统的命令,去后方搞渗透工作,可迟迟送不出去真实有效的消息,军统到头来还是会怀疑你的身份。”房沛民认为隐患依然是存在的。

        “军统局内有能力的人不少,且这一次负责我工作的郑赐瑞看起来也不是酒囊饭袋,时间长了难免露出马脚。”军统局内勾心斗角是多了些,可有真才实学的同样大有人在。

        让你送有价值的情报,短期内你为了安全潜伏可以不送,可这不是长久之计。

        “马先生,你就不要吊人胃口了。”魏定波认为,组织商议的结果肯定不止这些。

        马博川闻言神色一变道:“既然是搞潜伏,去什么地方潜伏不是潜伏,军统安排你回来,那么我们能不能训练完你之后,觉得你十分优秀可堪大用,安排你去日占区搞潜伏呢?”

        “去日占区搞潜伏?”

        “不错,你不能留在组织内,也回不去军统,现在日军攻势猖狂攻城略地,还要建立伪政权,你这样的能力和潜伏经验,用来对付他们保家卫国岂不是更有价值。”马博川严肃说道。

        魏定波微微握拳,他从南京跟着转移到重庆,一路上见过太过日军的残暴行径,热血男儿岂能心中无怒。

        他早就想要对付日军,在重庆时他也抓捕过几次日谍,可他深知自己所处位置来之不易,不能意气用事跑去前线。

        但此时机会来了。

        “我保证完成好这次任务。”魏定波直接起身站得笔直,语气斩钉截铁。

        “你不要激动,先坐下。”马博川很满意魏定波的反应,打击日寇是现如今的当务之急,虽损失了一名潜伏在军统内部的哨兵,可在抗击日寇的战线上,却多了一位经验丰富的战士。

        魏定波依言坐下之后,马博川继续说道:“不过你的潜伏任务,存在一定的复杂性和多变性,以及更多的危险性。”

        马博川说的这些魏定波心知肚明,毕竟他是军统安排到后方搞渗透,但是在培训之后被看中,然后被安排去日占区搞潜伏,但其实他本身就是地下党。

        这样一个身份,他哪怕是去日占区搞谍报工作,也跳不开军统的人,这个问题会一直伴随着他。

        身陷夹缝,险象丛生!

        这样一种状态能否完成工作?

        这正是马博川所担心的,同时也是房沛民的担忧。

        “我有信心克服一切困难。”魏定波语气之中,透着满满的坚定。

        行厄之年,生而为男,必有所承担。

        “你现在所面临最大的困难,便是组织不方面安排你潜伏到伪政府和日军中去,不是担心暴露给敌人,而是担心暴露给军统。”马博川脸上浮现一丝苦笑。

        组织这里有渠道,可以将魏定波安排到一些敌人的机构中去,可如果这样安排的话,这些渠道将会暴露给军统。

        军统在国难当头之际,依然对组织进行渗透,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组织的渠道岂能让他们知晓。

        面对这样的情况,魏定波脑海之中思索片刻,立马说道:“组织可以不用安排我具体的潜伏工作,而是给我一个命令,让我潜伏到敌人内部,剩下的交给我自己想办法。”

        “只给一个命令?”

        “是的,只需要一个命令。”

        “会不会太儿戏了?”

        马博川认为,潜伏工作前期筹备很是重要,没有任何任务计划,只给同志一个潜伏的命令,听起来颇为儿戏。

        “并非全无章法,而是让我前去观察情况,伺机打入敌人内部。”魏定波觉得这样的说辞,在军统这里是能解释通的。

        军统行动处之前不是没有过这样的先例,毕竟具体情况需要具体分析,时局瞬息万变你安排的再好,下一秒可能也会发生天差地别的变化。

        “可就算这样能应付军统,那你怎么打入伪政府和日军内部,展开工作呢?”马博川询问。

        “且走且看,或许军统能帮上忙呢?”魏定波笑着说道。

        “军统帮忙?”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你小子是不是心里有什么打算,别卖关子了,快说出来。”房沛民在一旁开口。

        “谈不上打算,确实要看具体情况,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你别嬉皮笑脸的,认真点。”

        “老师我非常认真。”

        马博川此时出言说道:“房主任,我认为定波说的没错,这不是一次普通的潜伏任务,我们安排的再好,可军统会如何应对并不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不如见招拆招。”

        “马先生英明。”魏定波这溜须拍马的毛病,一时半会还改不掉,不过也不用改,到了伪政府和日本人那里一样用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