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成则生败则死

第八章 成则生败则死

        曲意奉迎、溜须拍马、阿谀奉承,听起来简单可想要恰到好处,让对方如沐春风却不容易,复兴社摸爬滚打多年,魏定波掌握的还算不错。

        “只是这一次要辛苦你,临场反应随机应变是一大考验。”马博川着重说道。

        “谈不上辛苦,是我应该做的。”

        “你认为安排你到什么地方去最为合适?”马博川询问魏定波的意见,是要参考军统这里的情况,才能做出最佳的选择。

        “国民政府叛逃的人,现大部分在上海和日军商议建立伪政府之事,但我认为上海不是一个好选择,我的身份他们中有极少数人知晓,突然出现容易引起他们的怀疑,可能会认为我是军统派去假意投诚的。”魏定波分析说道。

        先前安排他渗透到共党后方,那里山高路远天各一方,根本就没人认识魏定波,现如今潜伏伪政府,就免不了被人认出来。

        “你想要避开那些认识你的人?”

        “避不开,早晚会见面。”

        “这同样是一个隐患。”房沛民面色严峻。

        国民政府叛逃出去的人员中,避免不了极个别人认识魏定波,这是第一个隐患。

        第二个隐患则是,如果魏定波的身份,被伪政府的人公布出来,那么组织这里作何应对呢?

        你培养的学员,安排去打击日寇,可身份居然是军统局成员,组织总不能装作毫不知情吧。

        “只要伪政府不大肆宣扬,组织就可以毫不知情。”魏定波说道。

        组织是配合帮助他潜伏,所以什么事情知道,什么事情不知道,还不是组织说了算。

        只要不是弄到人尽皆知的消息,组织就可以充耳不闻。

        “你能确保伪政府守口如瓶?”房沛民问道。

        “不能,试过才知道。”

        “拿命试?”

        并未回答房沛民的问题,魏定波继而言道:“上海不是一个好选择,所以我认为从武汉开始比较好,或许能将这个隐患解除。”

        “武汉?”马博川口中念叨。

        “你有多大把握?”马博川直截了当的问道。

        面对这样的问题,魏定波并未考虑太久,直接回答道:“生死之别。”

        把握?

        局势复杂,事出突然,牵扯众多,身不由已。

        成则生,败则死!

        没什么把握不把握的,如同房沛民说的一样,拿命试!

        马博川闻言眼中意味深长,后言道:“好,组织上同意你的建议。”

        “湄潭书店军统已经知晓,马先生你的身份也藏不住,会有危险吗?”自己的事情说完,魏定波开始关心起马博川的安危。

        “我的安全你不必担心,时下抗日统一战线,他们不会做的太过分,加之你的身份他们不愿暴露,就不会节外生枝打草惊蛇。”

        “那便好。”

        “做戏要做全套,接下来你安心上课,培训班结束任务启动。”

        “明白。”

        “分头离开,我先走一步。”马博川起身先走,他看得出来房沛民还有话要与魏定波讲。

        马博川出门后,房沛民言道:“掏根烟。”

        “之前给你,你不是不抽吗?”说话间,魏定波给自己嘴上叼了一根,剩下的全递了过去。

        不理会他的调笑,房沛民点燃香烟深吸一口道:“你怪我将你带上这条路吗?”

        魏定波接过房沛民手里燃烧着的火柴,将自己嘴里的烟点燃,甩灭火柴后道:“老了?开始多愁善感了?”

        “你方才说的故作轻松,可你心中明白,军统这里危机四伏,那些叛逃出去的国民政府成员,同样会给你带来危险,这一次的潜伏任务与寻常不同。”

        “我不是说了生死之别,哪有什么故作轻松,做这行这么多年,你还没看淡生死?”

        “原先是看淡了,可在学校内做了几年教员,这心怎么就变软了。”

        “变软了好,起码有点人情味。”

        “这刚有点人情味,你就回来给我添堵,还不如没人情味的好。”

        “这不是回来看看你……”魏定波后面的话没说,可两人心知肚明,此番分离或许就是永别。

        “你娘临终前将你托付给我,若是知道我……”

        “保家卫国,光宗耀祖。”魏定波出言打断房沛民。

        或许真的是年纪大了,房沛民比早年间多愁善感的多,往日说一不二铁血无情,冷面书生的房沛民,现如今却唠叨了起来。

        魏定波叼着烟扭头离去,他怀念往日的房沛民,可又喜欢如今有了烟火气的他,但魏定波心中明白,自己现在没有资格奢望这一丝烟火气。

        特科人员潜伏工作,那些看似简单的东西,距离他实为遥远。

        培训班的学习训练日复一日,他并未和学员产生太过深厚的情感,他知自己要离开,有了感情就有了牵挂,牵挂对他们这个行当的人来说,显得格格不入。

        这些天他并未和郑赐瑞联系,按部就班上课学习接受培训,并未遇到危险和紧急情况,没联系的必要。

        为期两个月的训练告一段落,魏定波三人再次同聚一堂,宣告潜伏任务正式启动。

        依然是马博川先发言:“郑恒、方淼、江大力,这三人你可以告知军统,通过考核去往后方参加工作。”

        魏定波接受培训两个月之久,出去总不可能一点情报都不知道,为了不让军统生疑,组织准备了这份情报。

        郑恒、方淼、江大力三人确实参加了这一次培训班,也确实被选中送去后方,可这三人都是孤身一人,自身到了后方便十分安全,不用担心军统惦记。

        且魏定波认为这是一石二鸟之计,不仅仅是帮他在军统这里建立信任,同时也是想要引蛇出洞,将隐藏在后方的军统人员揪出来。

        军统安排魏定波打入后方,可他结束培训之后,被安排去了敌占区工作。能说得通,可难保军统不会怀疑,就算是他提供了情报,军统也会想办法核实。

        那就是让隐藏在后方的军统成员,调查一下是不是有叫郑恒、方淼、江大力的三人过去,从而核实魏定波的情报的真实性。

        那么隐藏之人必要有所行动,组织以此说不定能发现他的蛛丝马迹,将这个隐患解除,免得睡不安稳。

        “我记下了。”魏定波点头表示记住。

        “组织安排你潜伏,不给你指定具体计划还能说过去,可不安排联络人就说不通了,所以我和组织申请与你同行,作为你的负责人,只是组织还未答复。”房沛民此时开口说道。

        这件事情魏定波并不知情,闻言也是有些意外,他知房沛民是不想自己独自一人以身犯险,可他更加不想房沛民跟着自己一起趟这趟浑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