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无人幸免

第十二章 无人幸免

        “经过组织上的慎重考虑,最后南方局认为房主任并不适合配合你此次任务。”马博川的话,与魏定波方才猜想一致。

        “房主任,这是组织的决定。”魏定波嘚瑟说道。

        “用不着你提醒,我服从组织命令。”房沛民没好气说道。

        马博川解释道:“配合定波行动的同志,会暴露在军统眼中,若是你配合那么军统就会得到你的消息,继而会调查到你之前在湄潭专科学校任职。我已经暴露,再加上你也暴露,那么湄潭之中和我们二人同时有所接触的人,都将是军统的重点怀疑对象,对组织开展工作不利。”

        马博川暴露是板上钉钉,房沛民此时身份保密,他要是跟着魏定波一同去了武汉,身份将不再保密,组织在湄潭的工作就会受到影响。

        可招收知识青年是组织指定的方针,不能被波及,所以房沛民不合适这一次的工作。

        组织言之有理,房沛民无法反驳,只得服从命令。

        “那么安排的人选是?”魏定波询问。

        “既然是演戏就要演全套的,一切都按照程序来走,会给你接头暗号以及接头地址,等到了武汉你们就会见面。”马博川回应道。

        “等到武汉才能见面,是原本就在武汉工作的同志?”

        “原是武汉特委联络组成员,现抽调出来单独负责你,本身就是武汉人,有真实身份和背景,不易被伪政府和日本人怀疑。”

        “是互相掩护潜伏,还是暗中联络?”魏定波询问。

        配合的方式很多,常见的有搭档互相掩护潜伏,也就是假扮夫妻,同吃同住互打掩护,还有就是互不相见,有消息了暗中传递,明面上彼此并无交集。

        两种搭档配合方式各有利弊,具体情况具体选择,魏定波不知这一次组织是怎么安排的。

        “在组织眼中你是刚接受完培训的新人,第一次去执行任务,出于各方面考虑都应该安排有经验的人带着你,可就怕伪政府这里难以解释。”马博川说出一个麻烦。

        军统这里不用解释,他们知道组织安排魏定波潜伏,给分配搭档配合行动是无可厚非的。

        可魏定波是要通过靖洲打入伪政府之中,到时候靖洲调查发现魏定波身边的搭档,肯定会奇怪怎么他在武汉还有关系?

        不管是伪装成朋友,还是伪装成夫妻,都面临被怀疑的麻烦。

        “可不安排搭档,军统首先就会怀疑。”房沛民言道。

        军统和伪政府,谁都不能起疑心,所以如何安排成了棘手的事情。

        魏定波思索后说道:“我们就按照最合理的方式来。”

        “最合理的方式?”马博川不解。

        “组织就按照以往的习惯,该怎么安排搭档,就怎么安排搭档,不要去考虑伪政府。”

        “你的意思是站在什么样的视角上,就做什么样的事情。”房沛民率先反应过来。

        “不错,组织根本就不知道我是军统送过来的,那么安排我去武汉潜伏怎么可能会去考虑军统这里的问题呢?”

        “但如此做的话,伪政府这里怎么办?”马博川问道。

        “那是军统应该考虑的问题,而不是我们。”魏定波挑了一下眉头说道。

        组织只需要做好应该做的,出现了军统意料之外的事情才合理,留下的麻烦军统会想办法解决。

        “这小子说得对,他去武汉联系不联系靖洲是他自己说了算,他完全可以先联系上军统的人,告知这个情况,等军统解决掉这个麻烦之后再去联系靖洲。”房沛民虽然心气还不顺,但不得不说魏定波这样的提议是最为合理的。

        你首先要做的是让军统相信一切都是真的,若是连军统都开始怀疑,那么潜伏任务将寸步难行。

        魏定波没能去往后方,转而去了敌占区,唐立心中不可能丝毫不生疑,若此时组织这里再出现一反往常的行事风格,唐立定会有所察觉。

        与其解决问题还要被怀疑,不如将问题留给对方解决!

        “既然如此,那么你与你的搭档就配合潜伏互相掩护,你们之间的关系就是叔嫂关系。”马博川决定说道。

        “叔嫂关系?怎么不伪装成夫妻?”对于是女搭档魏定波并未奇怪,这个行当里面并不少见,可大多数是假扮夫妻作为掩护,倒不是魏定波想要假扮夫妻,只是说这叔嫂关系不是绕的弯弯道道更多,人际关系更复杂嘛。

        “不能假扮夫妻,她有孩子了。”

        “有孩子?”

        “她丈夫去世,她独自拉扯孩子长大,周围的人都知道,你如何和她假扮夫妻。”

        此时魏定波明白,选择女同志,甚至于是带着孩子的女同志,就是为了告诉军统,组织并未发现魏定波是军统安排来的。

        因为组织但凡察觉到魏定波有丝毫可疑,就绝不可能安排一位带着孩子的女同志作为他的搭档,这是要给军统吃定心丸。

        但如此一来,女同志暴露给军统不说,孩子同样面临这样的情况。

        “我知你在想什么,可国难当头无人能得以幸免,且只要军统不怀疑你的身份,她们就不会有危险。”马博川只能站在大道理的角度说这个问题。

        房沛民此时开口道:“是冯娅晴同志主动请缨,你在工作中多加小心,才是对她们最好的回报。”

        “是,我明白。”魏定波并未过多的优柔寡断多愁善感。

        正如马博川所说一样,国难当头谁能幸免?

        不管你是女人、孩子还是老人,都身处滔滔洪流之中。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保持敬畏时刻小心,持有这样的工作态度,才能避免危险降临。

        “一瞬间感觉自己身上的担子重了好多。”魏定波笑着说道。

        “现在知道我去的好处了?”房沛民冷哼说道。

        “是我不识好人心,要不你也去主动请缨一下?”

        “你还敢笑话我。”房沛民吹胡子瞪眼。

        明知道自己就是主动请缨被拒,现在再去不是自讨没趣,这话可不就是笑话他。

        “只是说担子重,又没说扛不动,你着什么急。”魏定波话锋一转。

        “好,就是要有这样的精神干劲。”马博川出言肯定。

        “老马你别夸这小子了,一会就蹬鼻子上脸,得意忘形。”

        “年轻人有冲劲有勇气是好事情。”

        “马先生再多说两句。”

        “你还听起来没够了,好好准备准备,明天启程。”房沛民打断魏定波的自我陶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