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骗人先骗己

第十三章 骗人先骗己

        互相逗了几句三人安静下来,马博川开始交代细节。

        首先这个冯娅晴今年三十三岁,丈夫叫陈玄微九年前去世,留下一个女儿今年十岁。

        陈玄微去世以后,冯娅晴独自拉扯女儿长大,后加入组织成为同志。魏定波的掩护身份就是陈玄微的表亲,早年间和陈玄微以及冯娅晴见过一面,多年已不联系,此次是上门投奔。

        这是组织给魏定波安排的身份,理由是陈玄微去世多年,人际关系早就无从查起,且陈玄微家中亲戚都断了联系,现在兵荒马乱的,就更加不可能调查清楚了。

        只要冯娅晴承认魏定波和陈玄微的关系,也不会有人去刻意调查。

        毕竟组织可不知道魏定波认识伪政府的人,所以这样的安排是完全足够的,至于军统这里作何感想,那是他们的事情。

        “冯娅晴是组织的好同志,而且工作的时间比你还要长,虽没有潜伏敌中的特殊经历,可在敌占区的潜伏也并不容易,关键时刻有什么事情,你可以与她商议。”房沛民嘴上骂归骂,可心里总归是担心的。

        “我记住了。”魏定波此言也是想要房沛民放心。

        “但有一点,你与军统的关系不能告诉她!”

        “不能告诉她?”房沛民的话,让魏定波显得吃惊,组织安排的同志不就是配合他工作的嘛。

        马博川此时解释说道:“你的情况特殊,组织出于安全考虑,认为让冯娅晴不知晓更好,如果某一天冯娅晴发现你的异常与组织汇报,那么你的潜伏工作就出现了重大失误,要及时做出调整。”

        想要骗敌人,就要连自己人一起骗。

        冯娅晴是魏定波最后的保险,如果某一天冯娅晴都开始怀疑他的身份,说明他离死已经不远,需及时做出应对。

        “朝夕相处,同一屋檐,想瞒住她难度很大。”魏定波苦笑。

        “若是连她都瞒不住,在敌人那里也是寻死。”房沛民厉声喝道。

        “虽然很难,却是对你的一种警惕,也是一种锻炼。”马博川认为这个安排很有必要。

        冯娅晴不知真相,工作起来压力小,更自然。

        魏定波为欺瞒冯娅晴,不仅仅是在潜伏工作上需要时刻注意,甚至于在一些为人处世上也不能让冯娅晴看出端倪。

        这些是非常细微的存在。

        举个例子而言,魏定波通过靖洲加入伪政府,组织不会怀疑他,组织知晓他的身份,会视而不见。

        可冯娅晴呢?

        她可不会视而不见。

        所以魏定波的借口,以及军统的安排,首先要骗过冯娅晴一人,若是连她都骗不过,组织这里想要装个傻子,都难!

        组织此举深意颇多,魏定波暗自点头心中佩服,只是他的工作难度增加,却也增加了生存的几率。

        但突然念头一转,魏定波对房沛民问道:“你说冯娅晴是毛遂自荐主动请缨,可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会暴露在军统眼中,何来毛遂自荐一说?”

        “她知任务危险,也知会有暴露风险,只是不知细节罢了。”房沛民回答。

        “未知的危险也敢一马当先,这冯娅晴果真是女中豪杰。”魏定波感慨说道。

        人的恐惧往往来自未知,可冯娅晴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巾帼不让须眉。

        “有关军统方面的情报,你密写之后教给冯娅晴,再由她转交给组织。”马博川开始安排情报传递的方式。

        魏定波与军统脱不了关系,所以有关军统的情报肯定是要汇报给组织的,但冯娅晴又不能知晓此事,所以密写传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情报对联络人保密,是为了安全起见并不是特例,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

        “这是有关陈玄微的资料,情报书写加密的方式也在其中,你记下后烧毁。里面还有冯娅晴的住址以及接头暗号,你要一字不差的背下来,明天便启程出发。”马博川拿出一个档案袋递给魏定波。

        马博川知道今夜房沛民还有话要与魏定波谈,给了东西之后便借口离开,将独处的时间留给两人。

        “别来那一套生死离别的说辞,俗套。”不等房沛民开口,魏定波就先出言说道。

        房沛民并未生气的吹胡子瞪眼,而是语气平缓说道:“到了武汉,莫要急功近利,切不可先行联系靖洲,一定要等到与军统建立联系,让其解决伪政府这里的麻烦,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最后的唠叨,最后的叮嘱,无非是心中担忧的体现。

        魏定波并未贫嘴,与房沛民认真交谈任务细节,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推敲假设,为的只是让房沛民能心安些。

        “时间不早,你还有资料要看,我就先回去了。”房沛民看了看时间说道。

        “你路上慢些,明日就不用来送了。”

        “明日有课。”

        “那就安心上课,莫要误人子弟。”

        “你是我最得意的学生。”

        “我还以为是你最气人的学生呢。”

        “能教出你,我很欣慰。”

        “你还年轻再教些学生出来。”

        “今夜过后我不会再打听有关你的任何消息。”

        “有纪律所限你当然不能打听了。”

        “希望永远收不到你的消息才好。”

        “刚才不是还说最得意的学生是我?”

        “走了,路上小心。”

        两人对话似是而非,你说你的,我说我的。

        可望着房沛民的身影消失在门外,魏定波嬉皮笑脸的表情也渐渐收敛,最后端坐桌前翻阅马博川留下来的资料。

        心无旁骛,认真记忆,这是潜伏必修课。

        博闻强记是魏定波的特长,却不是只属于他的特长,在军统局做情报工作时,遇到过很多这方面的人才。

        记忆力超群在他们这个行当之中,已经算不得稀奇,一抓一大把。

        不过也有个高低之分,只是相差不大的话,影响细微。

        魏定波在军统局内刻意暗中比较过,他的记忆能力大概排在前五,这里依据的是记忆的速度、记忆的准确度以及记忆的内容长度。

        还有一项标准则是瞬时记忆保存时间。

        说的就是你很快将这一部分内容强行记住,但不给你任何加强巩固记忆的时间,那么这一部分记忆能在脑海之中保存多久呢?

        三分钟还是五分钟,一小时还是两小时,一天还是两天。

        只不过这个比拼是没办法暗中进行的,所以魏定波也未得到答案,今日马博川给的资料虽多,却不限时间不限次数翻阅,记忆起来对魏定波来说难度不大。

        多看了几遍加深记忆,便将资料放在铜盆之中烧掉,免得留下隐患。

        反正军统也会知晓这件事情,还担心资料被看到吗?

        就是因为军统会知晓此事,资料才不能被军统看到,因为你不烧才奇怪。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这便是情报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