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嫂子

第十四章 嫂子

        休息一夜天亮启程,未等马博川送行,更没有等房沛民。

        将随身需要携带的东西装好,魏定波便独自离开湄潭,启程前往武汉。

        可明明说了今日有课的房沛民,在马博川的陪同下,站在远处目送远去的魏定波。

        “明明想送,何必如此。”

        “为了安全起见。”

        “军统的人都撤了,小心些便可。”

        “容不得半分差池。”

        “嘴硬。”

        “我不日便启程去重庆,湄潭交给你,多保重。”

        “都走了好,留我一个人清净清净。”

        魏定波此行路况十分复杂,前一段路是安全区,中间有一段路则是会战区,最后进入的是敌占区。

        为避免节外生枝,他是走一段看一段,挑选最安全的路线。

        索性从湄潭出来先坐船,与同样赶路的人在船上晃荡了两日,眼看速度提不起来便到有铁路的县城,改乘火车。

        可战乱四起,炮火连天,铁路沿线被炸毁的情况时有发生,铁路到了中间停滞不前,魏定波只能继续坐船。

        这一路说辛苦谈不上,却让人着实着急,时间硬生生被拉长很多。

        好在一路上魏定波行事谨慎,不曾与人起争执冲突,也未曾见到需要拔刀相助的场面,称得上无惊无险。

        辗转一路武汉近在眼前,魏定波立于甲板之上,翘首以盼。

        轮渡在汉口码头靠岸,船上众人一涌而下,魏定波随大流来至码头。

        对岸便是武昌码头,隔江相望轮渡来往频繁,许多人住在汉口工作却在武昌,每日都要乘坐渡轮。

        这里的渡轮比湄潭的渡船要大很多,不过魏定波无心观赏,只是回头望了一眼,便迈步离开。

        码头出口有日军的哨卡,盘查过往行人与车辆货物,且须提供安居证。

        日军占领武汉,要求第三特区居民必须办理安居证,所有哨卡见到安居证才能放行,没有安居证的人会被当作抵抗分子或难民拘留。

        组织自是给魏定波准备了安居证,伪造的罢了,不过足以以假乱真。

        过哨卡被盘查时,魏定波表现的很坦然,并未紧张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顺利通过哨卡从码头离开,按照马博川提供的地址太平中街09号,去见冯娅晴。

        在日军广播电台不停鼓励恢复生产、店铺恢复营业、工人正常上班的宣传下,汉口现在街面上比刚沦陷时繁荣了许多,当时是家家闭门不出,店铺闭门谢客,萧条无比。

        拦了一辆人力车,报了太平中街09号,坐在车上观察一路见闻。

        街面上日军伪军很常见,荷枪实弹巡逻频繁,在加强统治这件事情上,日军尤为重视。

        并未遭受太多轰炸,比起重庆的满目疮痍断壁残垣,好上很多,欧式西式建筑偶尔也能映入眼帘,彰显宏伟。

        “先生到了。”车夫将车停下。

        “谢谢。”从车上下来,付了车资魏定波抬眼望去。

        一处寻常民房,并非居民楼,冯娅晴在汉口生活多年,有自己的一处房产。

        暗红色木门,风吹雨打年久失修,没了本来的靓丽颜色。

        只从外面看,也知里面空间不大,好在是个小二层。

        抬头拍门,咚咚作响。

        可不见有人回应。

        稍停片刻,魏定波继续拍门。

        眼前房门未开,隔壁的门却从内打开,一位大妈探出头来喊道:“拍什么拍,搅得人心神不宁!”

        “大妈抱歉啊,吵到您了。”魏定波陪着笑脸。

        “小伙子面生的很,你找谁?”

        “我找这户人家陈玄微。”

        “陈玄微?”

        “大妈认识?”

        “这陈玄微都死了多少年了,你跑来找他。”

        “死了?”

        组织给魏定波安排的身份,是陈玄微的表亲,早年间一别再无相见,此次寻上门来自是不知人已经去世,不然人家孤儿寡母的,你上门叨扰个什么劲。

        恰到好处的吃惊表情,难以置信的眼神闪烁,略带悲伤的轻叹口气,魏定波来到汉口的初次表演献给了隔壁大妈。

        “那冯娅晴还在这里住吗?”

        大妈沉浸在魏定波的演技之中,听闻这个问题,才回过神来答道:“娅晴上班去了,现在不在家中,要等到晚上才能回来。”

        “晚上几点?”

        “你是她什么人?”大妈警惕性还挺高。

        “我是她家亲戚。”

        “五点,别再敲门了。”

        大妈说完,啪的一下将门关上,干净利落。

        魏定波咽了口唾沫,自己这模样怎么说也是一表人才,就如此不招人待见吗?

        五点!

        此时才不过二点,还早得很,做些什么打发时间?

        最后魏定波决定,在街头四处闲逛一下,一方面是熟悉熟悉环境,另一方面则是想要让军统的人知道自己已经来了,该联系就联系,毕竟他这里还有麻烦要等着军统解决。

        潜伏初期,变数最多的时候,切记不可乱出风头,免得影响大局。

        魏定波的安危,直接牵连到冯娅晴与她女儿的安危,使得他更是谨慎小心,所以闲逛半天,任何突发事件都没有。

        眼看快到五点,他回到冯娅晴门前,开始等待。

        可眼看五点都过了,却不见冯娅晴回来,又等了二十分钟,还是不见人影。

        难不成不知道自己今日过来,晚上有事耽误了?

        着急也没用,魏定波只能继续干等。

        一直等到六点,足足等了一个小时之久,也未见人。

        就在魏定波打算做些什么的时候,有一人从远处走来。

        来人穿着蓝色呢子大衣,内衬白色袖衫,搭配黑裤子脚上棕色皮鞋,乌黑长发盘起用一个朴素简单的发夹,夹在脑后。

        没有耳坠项链等饰品,素面朝天清爽干净。

        虽不施粉黛却难掩姿容,皮肤白皙面容姣好,年纪比魏定波大上不少,一副邻家姐姐模样。

        她好奇的看着魏定波,魏定波同样打量着她。

        她走近魏定波,淡淡的肥皂独有味道迎面而来,一缕发丝俏皮的从发夹中逃脱出来,悬与耳边。

        “嫂子?”魏定波的语气带着一丝心虚。

        他不知道自己认的对不对。

        冯娅晴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巾帼英雄,和面前这个气质温柔的女人,魏定波怎么都难以挂钩。

        “你是定波?”面前女人同样露出吃惊说道。

        “多年未见,嫂子还认识我?”

        “变化不小,差点以为认错了。”

        “嫂子倒是多年未变。”

        “你哥哥他……算了进屋说吧。”

        暗号结束,冯娅晴上前开门,邀魏定波进去叙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