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昔年同窗

第十七章 昔年同窗

        此刻时间还早,街面上还能看到过早的人,热气腾腾的热干面和重油烧麦香味扑鼻,魏定波打算明早换个口味尝一尝。

        今日的闲逛和昨日略显不同,魏定波开始有意的主意起街面上巡逻的日军和伪军,以及一些站岗设置哨卡的警务人员。

        巡逻频繁哨卡遍布是直观感受暂且不提,可除了日军之外的伪军和警务人员,居然也是有模有样,不似半路出家的假把式。

        从湄潭过来,一路上魏定波见过其他伪军,流里流气吊儿郎当最为常见,可这汉口的伪军与警务人员却显得纪律严明像模像样。

        日军在人选和培训上,看来是下了一番功夫。

        难怪这里的地下工作不好做,敌人众多且还都不是乌合之众,难度可想而知。

        就在魏定波暗中观察伪军汉奸之时,街边哨卡突生变故,耳闻哨声不断响起,眼见一人向着远处逃离。

        伪军汉奸随后紧追,沿途听到哨声的警务人员围追堵截,片刻消失在魏定波眼前,不知道奔跑之人,能否逃过一劫。

        周围百姓不敢说见怪不怪,却也有了一定的适应性,除了刚开始听到哨声时躲避起来,担心被流弹所伤,追击渐行渐远之后就又都恢复正常。

        不过从百姓张嘴嘀咕中,不难看出他们对伪军汉奸的谩骂,用再恶毒的言语在众人看来都不为过。

        可转念一想,他自己弄不好几日之后就是汉奸中的一员,恐怕也会出现在众人谩骂的名单之内吧?

        想到这里,魏定波紧跟着众人狠狠骂了几句,先感受下。

        “这位先生,能借个火吗?”就在魏定波痛骂汉奸畅快之际,一人走上前来手里夹着根烟借火。

        来人年纪与魏定波相仿,浓眉大眼一表人才,不过魏定波觉得与自己比还是差了些许。

        从怀里拿出火柴递与面前之人,那人将烟放入嘴中,熟练的拿起火柴划着,将烟点燃后甩了甩手中火柴,随手扔在地上,嘴里已经吐出了第一口白烟。

        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好似锻炼了千百遍一样。

        “借了火,不给我让根烟吗?”魏定波望着眼前之人开口说道。

        “我这船牌香烟,我担心先生抽不习惯。”

        “使馆驿,大小英我抽得惯,土产自制烟卷我也抽的惯,你就是舍不得你兜里的烟吧。”

        “哪里话哪里话,快点上。”面前之人急忙给魏定波让了根烟。

        “火柴不给我,我怎么点?”

        “我来我来。”来人划燃火柴,魏定波伸手护着将烟点燃。

        一段对话结束,魏定波看着眼前之人,笑着说道:“怎么是你?”

        “你见我不是应该欣喜万分才对,怎么看起来好像很失望。”

        “我还指望来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呢。”

        “貌美如花?多得是心狠手辣,杀人无形,你想试试不?”

        “你挺好。”

        “那你真是慧眼识珠。”

        “识猪?”

        “你这嘴上毛病还是一如以往。”

        “怪只怪你石熠辉当年格斗课调戏人家,被打成猪头肿了半月有余,印象深刻难以忘怀。”

        “打住,今日不叙旧。”石熠辉急忙阻止。

        “那行找个地方聊聊吧。”

        “随我来。”

        这个石熠辉是魏定波的老熟人,在33年军训时两人就是同班同学,后因军训成绩不错被唐立看中,两人又进入了唐立负责的深造班,依然是同班同学。

        同窗之谊关系不错,只是毕业之后魏定波进了复兴社,石熠辉被安排做了特务外勤。

        特务外勤工作辛苦危险,当年分别时还让石熠辉保重,多年未见没成想唐立这一次给他挑选的人选,居然是石熠辉。

        看来唐立说亲自把关挑选,不是假话。

        石熠辉能力魏定波有所了解,当年在特训班就名列前茅,经过这几年的工作锻炼经验积累,定是更上一层楼。

        而且与魏定波熟识,配合工作更加方便,其次是石熠辉也算是唐立的学生,值得信任。

        跟随石熠辉来到一处茶楼,两人要了一个包间坐下,魏定波开口问道:“老师有什么安排?”

        “按照计划行事。”石熠辉回答。

        “你的具体工作呢?”

        “当然是配合你。”

        “你的住所?”

        “汉景街微渊斋。”

        “微渊斋?”

        “做些古玩生意。”

        “这年头还有人玩古玩?”乱世黄金盛世收藏,现在战火四起民不聊生,谁有闲工夫搞这些。

        “这店是我老子临死前留给我的,一直没打理过,这不是被调来配合你工作了,才收拾收拾开业。”石熠辉解释说道。

        原本就有的店,可以让石熠辉的身份更加真实,生意不好归生意不好,总要有个营生,不然不是等着饿死。

        唐立确实下了一番功夫,如此一来石熠辉的身份根本就不怕调查,查来查去一切都是真的。

        “你的情况怎么样,共党给你安排了什么人?”石熠辉还没忘记自己的工作。

        “我现在住在太平中街09号,共党给我安排的联络人叫冯娅晴,年纪三十三岁有一个十岁的女儿……”这些消息早就注定了要告诉军统。

        “有个女儿?”

        “是。”

        “共党怎么想的?”

        “可能是为了安全起见吧。”

        “由此看来共党的人很信任你。”

        “或许吧。”

        “这件事情我会汇报上去,算是一个好消息,第一次见面就能传递一个好消息,我们是开门红。”

        “别高兴的太早,还有一个坏消息。”

        “什么消息?”

        “共党不知道我的身份,我若是和靖洲见面,他一定会查冯娅晴,很容易暴露。”

        “确实是个麻烦,我会汇报给老师,你等我消息。”

        “尽量快一点,我担心时间拖得太久,到靖洲这里难以解释。”

        “你说说你怎么摊上怎么一个任务,左右为难里外不是人。”

        “别说了,这任务现在你也摊上了。”

        “我就是倒霉催的,遇见你我是一点没好,当年要不是你说那姑娘看起来柔柔弱弱不似手上有功夫的主,我能调戏她吗?”

        “你自己自找的,我只说柔柔弱弱,我说让你调戏了吗?”

        “你是没说,可我叫好一顿打,家传八极拳差点没把我打死。”

        “活该。”

        “后来我想明白了,你小子是故意的,那姑娘军训时明明就主动找过你,你们还聊过几句她的功夫你岂会不知。”

        “不是你自己说的不提往事,你现在长篇大论什么。”魏定波不理会石熠辉的控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