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鹿屋航空队

第二十一章 鹿屋航空队

        不管是新仇旧怨,还是统一抗日战线,魏定波怎么可能去找共党。

        共党对军统的人持有怀疑,军统又不可能承认统一抗日战线时期,还背地里搞渗透。

        两边不靠,魏定波可不就只能来找伪政府,寻求一线生机。

        靖洲摸了摸下巴,心里判断魏定波所说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

        可思来想去没个答案,他虽不是搞情报工作出身,但同样耳濡目染非门外汉,自是不会轻信魏定波。

        三言两语就想换取信任,魏定波也没有如此天真,他只是将自己该做的做完罢了。

        “来找主任前我踌躇良久,预想到会有此等结果,靖主任不信我,我无话可说。”

        “你与唐立的关系,让我不得不多加小心。”

        “我明白靖主任之意,可唐立若是想要报复您,怎么可能安排我呢,我与主任是熟识的,并非好人选。”

        “反其道而行之呢?”

        “可我不想送死。”魏定波之言另一层意思就是,唐立安排自己渗透到共党之中自己跑了,安排自己潜伏伪政府自己一样会跑。

        没人想要送死。

        根据靖洲之前与魏定波的几面之缘,他心中的初步判断,魏定波此人擅长溜须拍马,尤其是对唐立那是嘘寒问暖鞍前马后。

        为人正直可从没听说过,都是花花肠子那一套,该拿的可不会手软,由此判断的话,魏定波确实不会愿意以身犯险。

        靖洲对他的了解很片面,起码唐立就不是这样认为的。

        “你的身份我需要核实一下。”靖洲最后说道。

        “应该的。”

        “这几日就委屈你先住在这里。”说的好听是住下,其实就是软禁。

        魏定波面露难色说道:“我嫂子还在家中,我怕我不回去,她担心我。”

        “你嫂子?”

        “将近十年未见,初到汉口担心被日军调查,就重新联系上,现在住在她家里。”魏定波解释说道。

        没有见到靖洲之前,他的身份同样不能被日军识破,不然都是麻烦。

        “我派人和她说一声。”

        “麻烦说的隐晦些,她还不知道我的身份。”

        “这点你放心。”

        “谢谢靖主任。”

        魏定波今日前来,就知靖洲不会轻易放他离开,心中有所准备。

        “你安心待着,饭菜会有人给你送来,饿不着你。”

        “能松开我吗?”

        靖洲闻言想要日军将魏定波解开,可他不会日语,魏定波察言观色主动用日语对日军说道:“帮我解开。”

        日军士兵听懂了,却没有反应而是去看靖洲,靖洲点头他们才将魏定波松开。

        靖洲从房间离去,两个日军士兵在门外站岗,魏定波独自一人被关在房间之中。

        一直等到晚上,有人来送了顿饭,就没人再搭理他。

        此时靖洲一方面安排人去重庆打听,看看魏定波所言是否属实,另一方面安排人给冯娅晴送消息,同时调查这个女人。

        重庆的消息来的慢,冯娅晴的消息当天晚上就调查到了。

        一个寡妇带着一个孩子,这样的搭配靖洲觉得不似军统的风格,冯娅晴清清白白从未离开过汉口,街坊邻居相识十几年,军统想要培养她都没有机会。

        此时靖洲认为冯娅晴这里没问题,或许只是魏定波进入汉口担心日军找他麻烦,给自己找到的避难所。

        真正需要调查的,还是重庆这里的消息。

        就在他分析情报时,手下一人从门外进来,俯身在靖洲耳边说道:“靖主任,鹿屋航空队副队长望月宗介大佐,去了看押魏定波的房间。”

        “看来他们还是不够信任我们。”靖洲面露不悦说道。

        “魏定波会不会借着日本人,爬到我们头上来?”

        “他的身份还未确定,此时考虑这些太早,且机场这里需要我提供重庆大大小小防空洞的具体位置,魏定波怎么可能比我知道的清楚。”靖洲在专业情报上面,还是很有自信的,防空司令部防空情报所的所长可不是白干的。

        魏定波在房间之内,准备早早休息,他觉得靖洲今日是不可能再过来。

        不过房间内却没有床,只有凳子和桌子,类似审讯室。

        他动手将桌子上的东西拿到一边,晚上打算在桌子上凑合一晚,心里暗骂靖洲不是东西,也不知道差人送个被子枕头过来。

        好在汉口的天气热,晚上并不冷。

        他刚躺到桌子上门就响了,从外面走进来几人,魏定波的模样很不雅观。

        前面进来之人中年模样,穿着日军军装,个子不高却站姿挺拔,不胖不瘦看起来颇为干练。

        他见魏定波躺在桌面之上,一脸诧异的看着他,上前两步说道:“怎么能让魏先生睡在这里,实在不是我们的待客之道。”

        这话给魏定波弄的迷茫,这人是谁,来干嘛?

        翻身从桌上下来,魏定波露出微笑,后才说道:“这挺好的。”

        “魏先生的日语果然不错,我们的交流定会非常愉快。”

        “多谢夸奖,不过您是?”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望月宗介,是鹿屋航空队的副队长。”望月宗介自报家门。

        “早就听闻鹿屋航空队是日军王牌战队,今日能见到鹿屋航空队的望月队长,在下实属荣幸。”拍马屁这功夫,现在不就用上了。

        好话谁不爱听?

        哪怕知道你是假的,故意拉近关系,可这听了心里的舒服是真的啊。

        望月宗介摆了摆手说道:“帝国还有木更津航空队,同样十分强大,我们还需进步才是。”

        “望月队长居安思危……”

        “我要打断魏先生一下,居安思危用在这里并不合适,我们现在可不安稳。”

        “对于成语望月队长也有研究吗?”魏定波表现出惊奇。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我从小就很向往,中文能简单说几句,但和魏先生的日语比起来反而是学艺不精。”

        “望月队长谦虚,能在百忙之中学习知识,还能达到如此成就,在下不及。”

        望月宗介此刻心情不错,他学习中华文化,能讲不少成语,可平日里都是对牛弹琴,没什么意思。

        至于和靖洲交谈,中间还需要个翻译,远没有与魏定波这样交流起来舒服。

        气氛看似融洽,魏定波却丝毫不敢放松警惕,别看望月宗介和颜悦色,可心里恐怕对他没有丝毫信任,若是他表现的稍有异常,对方可不会留他多活一秒。

        笑面虎,更难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