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靖洲心思

第二十三章 靖洲心思

        等跟班人离开之后,靖洲扭头对魏定波说道:“谢谢你。”

        “担不起一个谢字,靖主任今日待我不薄,算是我的回报。”魏定波表现的知恩图报。

        “你安心等着,只要身份没问题,会放你出来的。”

        “有劳。”

        谢完之后靖洲从房间离去,他来就是想要知道望月宗介说了什么,日本人对他的态度至关重要,你现在端的可是人家这碗饭。

        门外跟班看到靖洲出来,委屈低头默不作声,靖洲冷哼一声道:“此地不比原先,需处处小心,把之前作威作福的习惯都收一收。”

        “我是气不过他说主任坏话。”

        “那是坏话吗?”

        “啊?”

        “之前越是不堪日本人就会越信任我,我是民国政府的罪人,叛逃是无奈之举,且根本无路可退难生二心,还爱财如命,有弱点被日本人掌控供他们驱使,这才是日本人想要看到的。

        你难道还想魏定波在日本人面前,为我歌功颂德,说我之前工作做的好,政绩突出?”靖洲心中叹气,手下之人,跟着自己一起吃空饷捞好处,个顶个的精明。

        到了现如今这种场面,脑子就和猪脑子一样,这能活多久?

        今非昔比,靖洲心里感叹归感叹,却又无可奈何,说了两句便作罢。

        魏定波今日此举确实存着帮助靖洲之心,他有一瞬间也想过,要不要利用日本人踩到靖洲头上。

        念头一闪而过,被他当即否决,望月宗介的出现无非只是想要印证一下靖洲之前说的话,其次便是魏定波对望月宗介来说是没有用的,远不如靖洲重要。

        他初来乍到身份还未核实,此时得罪靖洲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不然靖洲一句身份存疑,日本人宁杀错不放过的行事风格,就会让他大祸临头。

        野心不要太大,步步为营最佳。

        晚上靖洲差人送来了被褥枕头,魏定波见状嘴角浅笑,将被褥铺在桌面上睡了一夜。

        第二日无人问津,安静度过一天,晚上吃着日军士兵送来的饭菜,明显比昨日的好。

        转眼翻过天来又到一天中午,日军再度送了饭菜过来,吃饭时心中想到了冯娅晴,不过魏定波之前给她打过招呼,想来她不会乱了阵脚。

        等到魏定波吃饱喝足,让人将碗筷收走,却看到靖洲匆匆而来。

        “靖主任,快请进。”魏定波好似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房间一样。

        靖洲进来之后,一脸歉意说道:“这两日委屈你了。”

        由此可以判断出,自己的身份已经经过核实,且没有问题。

        魏定波表现出松了口气的模样,凑近靖洲笑着说道:“我还真的担心出问题,听说日本人喜怒无常,宁杀错不放过,这两日心里慌的要死。”

        “你的身份是我负责核实,还担心那些做什么。”靖洲此言就是告诉魏定波,你是死是活重点在于我,此次脱困理应感激我。

        “多谢靖主任,日后有在下能出力的地方,主任只管言明,必不敢推辞。”魏定波很上道,你想让我感激你,自然没问题。

        靖洲闻言很满意,招呼魏定波从房间离开,去他办公室。

        两人联袂出来,来到靖洲办公室,上下两层下面办公上面住宿。

        墙上挂着重庆地图,中间长方形桌面上同样是铺着一张地图,上面用红笔标注了很多地方,想来都是防空洞和重要机关单位所在地。

        魏定波并未久看,仅是扫过一眼,好似对这些东西没有兴趣。

        “上茶。”两人坐下,靖洲喊道。

        还是昨日的跟班,给两人沏了杯茶,便被指挥到门外去。

        “魏老弟,你现在处境可不太好。”靖洲端着茶杯也不喝,故作严肃说道。

        “请主任指教。”魏定波配合的眉头一皱。

        靖洲故意压低声音说道:“我调查到你叛逃之后唐立暴跳如雷,在情报科发了雷霆之怒,好些科员吓得大气都不敢喘。因为我的问题,加之你的问题,司法处对他的调查还在持续。”

        “他想要我的命,我给他带来点麻烦,都算是便宜他了。”魏定波提起唐立,心中依然满是怨言。

        “话虽如此,可唐立记恨你我,且还想要证明自身清白,从而要对你进行锄奸暗杀。唐立几次找到行动处,要求外勤行动队先对你动手,好解他心头之恨。”

        “靖主任,您可要帮我啊。”魏定波自然怕被暗杀,抓到靖洲就如同是抓到了救命稻草。

        “这点你大可放心,我们投靠日军后被不停暗杀,日本人也颜面无光,会对我们提供保护。”

        “靖主任是有功之臣,对日军价值重大他们自然是会保护,可我可有可无,怕是不会得到重视。”魏定波可不会傻到说自己去找日本人,越级是职场大忌。

        “我会保护你。”

        “多谢主任,定波无以为报,只愿日后能为主任鞍前马后。”魏定波站起来认真无必的说道。

        “快快坐下。”靖洲满脸微笑。

        魏定波再度感谢之后,才重新坐下。

        靖洲继而说道:“你生活问题能解决吗?”

        “唐立让我出来的匆忙,身上的东西全部交公,说是担心被共党怀疑,连家都没让我回,家里那些钱财恐怕都便宜了别人。”魏定波恨得牙痒痒。

        至于靖洲是心中得意,他叛逃时的财产可是暗中转移了大半。

        “弄的我现在成了吃软饭的男人,在嫂子家中混吃混住,还为了一点男人的颜面,每天早上硬撑着买早点,若是再不来找主任您,我这面子可就挂不住了。”魏定波讪然一笑说道。

        好像他主动来见靖洲,一方面是军统索命,另一方面则是口袋空空坚持不住了。

        “既然如此我给你介绍个营生,先解你燃眉之急。”

        “什么营生?”

        “你日语不错,来给我做翻译怎么样,现在的翻译是个日本人,总觉得别扭,很多东西他说不明白,我说的很多东西,我也不知道他翻译清楚没有,还是有个自己人在身边放心。”靖洲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

        魏定波就说靖洲今日怎么老是想要自己念着他的好,弄了半天是在这里等着自己,让自己做翻译。

        日本人准备的翻译不好用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靖洲想要拉拢魏定波,让他手下好有一个可用之人。

        其实最重要的则是,靖洲想要知道日本人都说了什么,他听不懂只能干着急。翻译员翻译多少,他听多少,且还不知道内容和日本人说的是否一致。

        哪怕内容一致,还有语气用词问题,说这句话时态度如何?

        这些都是靖洲想要知晓的,所以他需要一个自己的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