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小小年纪的心魔

第二十八章 小小年纪的心魔

        “还请外援?”魏定波这句话是对冯娅晴说的。

        冯娅晴系着围裙,手里拿着锅铲,嘴角含笑。

        对于魏定波的控诉她回答道:“你都欺负孩子,还不允许孩子请个外援。”

        “你们联手对付我。”

        “和孩子你还非要挣个高低。”

        “别把我也当成孩子哄行不行?”

        “行。”

        “你这句就很像哄孩子。”

        “像吗?”

        “像。”

        “那不好意思。”

        “我……”

        魏定波吃瘪,低头看着站在面前的陈禾苗,出言说道:“晚上要不要叔叔辅导辅导你的功课?”

        “不要。”

        “不想进步了?”

        “妈妈说少听叔叔的话。”

        “嫂子你背后说我坏话。”魏定波再度控诉。

        “你背后说我坏话,还说的少吗?”冯娅晴这句话没别的意思,无非就是说魏定波和伪政府以及日本人接触,谈论到她的时候不可能全是好话。

        但听在魏定波耳中,让他想起了与石熠辉的交谈,立马心虚哑火。

        “我去洗手吃饭。”魏定波从陈禾苗面前走过,小丫头开心的跳起来,回头给冯娅晴做了一个鬼脸。

        可冯娅晴对于魏定波这反应,心里反而是泛起嘀咕,不禁去想:“他到底说了什么?”

        三人吃完晚饭,陈禾苗这个小丫头明天就要上学,被冯娅晴赶去早早睡觉,免得第二天赖床不起。

        两人独处时,冯娅晴问道:“今天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事情。”

        “工作就是这样,要有耐心。”冯娅晴隐晦的表达了一下自己对潜伏工作的看法。

        她是知道魏定波的脾气才会这样说,不然如此说只会引人不快,尤其是对魏定波这样富有经验的同志来说。

        知心冯娅晴并非倚老卖老,是发自内心的关心自己,魏定波心头温暖,自然不会不满。

        “我很有耐心。”

        “早点睡吧。”

        “晚安。”

        冯娅晴上楼,魏定波进入一楼房间,各自睡下。

        第二天一早,魏定波还没出门买早餐,冯娅晴和陈禾苗就已经醒了。

        陈禾苗洗漱完毕,却还睡眼朦胧,恍恍惚惚。

        “今天我送她去学校,在路上买着吃你不用管了。”冯娅晴拎着陈禾苗的书包对魏定波说道。

        “她昨天睡那么早,怎么还这副模样?”魏定波问道。

        “都怪你要招她,晚上不睡觉缠着我问这次开学能不能超过晓玲。”

        “小孩子心魔都这么严重了。”

        “换成你年年第二你受得了吗?”

        “我受得了。”

        “那你心态真好。”

        “所以孩子需要开导。”

        “我求你放过孩子吧,你不开导还好,这才开导一天就这样了。”

        看到两人对话没完,陈禾苗眯着眼睛说道:“妈妈走不走,上学快迟到了,不能比晓玲去的晚。”

        冯娅晴闻言,又瞪了魏定波一眼,带着陈禾苗出门。

        看着离开的小丫头,魏定波觉得这心魔好像更重了,自己有必要下次帮忙开导。

        至于冯娅晴说他起反作用,他不认同,心魔这东西不破不立。

        魏定波自己在街上吃了口东西,前去机场继续工作,今日有通行证在手,日军士兵没有阻拦也没有搜身,他独自进去。

        没有四处乱逛,直奔靖洲办公室而去,今天望月宗介没来,靖洲还未起床呢。

        他也不打搅靖洲,独自在一楼开始自己昨天没有完成的翻译工作,至于靖洲的跟班,看魏定波是很不顺眼。

        一方面是因为魏定波导致他被靖洲打了一巴掌,另一方面则是魏定波的到来,威胁到了他的地位。

        他将魏定波视为竞争对手,可魏定波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中,甚至于连他叫什么名字都没去关心。

        境界不同,何必放在心上。

        一直等到快中午,靖洲才姗姗来迟,从楼上下来问道:“今日有人过来吗?”

        “没有主任。”魏定波停下手里的工作抬头说道。

        “休息一下,一起吃个饭。”靖洲是起床就吃。

        吃饭日军这里有食堂,不过里面多是日本士兵,靖洲总觉得不自在。

        所以都是让人去打饭,拿回来舒舒服服的吃。

        寻常这个工作都是跟班去做,今日魏定波起身说道:“我去吧。”

        看到他自觉,跟班心里暗道他识相。

        魏定波拿着饭盒离开,跟班殷勤的给靖洲倒了杯茶说道:“我还以为他想要我去给他打饭,不知道个先来后到。”

        “察言观色的能力他还是有的。”靖洲很满意魏定波主动去打饭。

        虽说这个跟班能力不行,可他毕竟是靖洲的人,打狗还要看主人呢,魏定波若是一上来就不将这个人放在眼中,那靖洲脸上无光。

        拿着饭盒来到食堂,里面人已经很多,并没有太多人注意魏定波,都自顾自的吃饭聊天。

        魏定波前去打饭,菜的种类还不错,且有几个荤菜他都一样要了点。

        然后装了米饭和几个馒头,就离开食堂,趁热拿回去吃。

        路途不算遥远,回来还是热的,放在桌上打开往靖洲面前推了推。

        “主任吃米饭还是馒头?”魏定波问道。

        可靖洲却没有回答,而是看着桌上的饭菜出神,别说靖洲出神跟班脸色也难看。

        “食堂的饭菜?”靖洲问道。

        “是啊。”这里除了食堂,也没有其他地方有饭。

        “今天还真是丰盛。”靖洲却看着跟班说道。

        “我问了他们说天天如此。”魏定波低头盛饭回答。

        跟班低着头不敢去看靖洲,因为平常他打回来的饭菜,种类少不说数量也不多,看起来就像是残羹剩饭。

        靖洲以为大锅菜都一样,没有挑三拣四,嘴馋了就让人出去买点回来打打牙祭,反正他有钱。

        可今天魏定波打回来的饭菜,种类多数量多,与往日形成极大的反差。

        要是食堂饭菜天天都是如此,跟班之前打回来的那叫什么?

        跟班是有苦说不出,那些日本人压根就瞧不起他,每次他去打饭都是随意给一勺,他想再要一点对方就大声呵斥。

        虽然听不懂日本人说的什么,但是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不是什么好话,跟班以为魏定波今日去食堂打饭的待遇会和自己一样,谁知道截然不同。

        当然截然不同,魏定波一口流利的日语,打饭的日军以为是自己人,那能一样吗?

        靖洲不动声色开始吃饭,总不能当面批评自己的人,让魏定波看笑话不是。

        可这心里对他是越发不满,现在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这丰盛的饭菜吃在嘴里,跟班如同嚼蜡,他真后悔今日让魏定波去,自己乖乖去不就没这些麻烦了吗。

        魏定波好似全然不知道两人心中所想,坐下一同吃饭,还让跟班多吃点,可谓杀人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