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跟班王雄

第三十一章 跟班王雄

        辗转反侧,不得入眠。

        心中疑惑颇多猜测颇多,又不能一一求证,只得藏于心中。

        冯娅晴觉得魏定波脸上蒙有一层面纱,轻薄透亮却不漏真容,一时间让她分不清虚实。

        夜深人静方才入睡,清早醒来将昨夜的剩饭热了热,与起床的魏定波一同吃饭。

        原本魏定波觉得早餐在街上吃就行,可冯娅晴却认为不是长久之计,潜伏敌营活动经费有限,不易铺张浪费。

        看她坚持,魏定波没有拒绝,毕竟她做的饭比外面可好吃的多。

        别看是剩饭,味道依然美味,让人大快朵颐。

        做饭之人最乐意看到的是什么?

        无非就是自己辛苦忙碌做出来的饭菜,能被人喜欢。

        魏定波吃相雅观,可又让看到之人食指大动,不免也要多吃几口。

        吃完饭冯娅晴说道:“你收拾一下碗筷,我去送情报。”

        魏定波眼神从冯娅晴身上一扫而过,他认为自己书写的信封应被对方贴身收藏,以确保安全。

        “小心点。”魏定波关心提醒。

        身上有信封,虽然加密,可被搜查到一样会有麻烦。

        冯娅晴惧怕被搜查吗?

        并不会,因为她身上没有信件,情报在她脑海之中,这是魏定波怎么也不会想到的。

        他注意细节,欺瞒冯娅晴,殊不知对方陪他演戏罢了。

        “不用担心我,不过今日要麻烦你。”冯娅晴说的麻烦,就是指这些碗筷。

        “应该的。”魏定波勤快的去收拾碗筷。

        其实冯娅晴就是想要使唤一下魏定波,她想要看看让人琢磨不透的魏定波,使唤起来是什么感觉。

        你别说,挺顺手!

        在他洗碗时,冯娅晴出门,给组织传递情报。

        将碗筷清理干净摆放整齐,魏定波也去王家墩机场继续他的翻译工作,难怪这工作靖洲只愿意多加一百元,着实是轻省了些。

        但今日与往常略有不同,刘朝君赴汉一事靖洲是否知晓?

        靖洲和刘朝君已经见过面了吗?

        两人还会再见面吗?

        这些是魏定波此时急于要解开的疑团,组织安排还未下达,可他心中猜测应该是会让他配合军统完成任务。

        配合军统行动能掩护自身身份,其次就是伪政府的成立对整个抗日局势都是重大打击,组织不会坐视不理。

        直来直去的问是找死,旁敲侧击的打听,靖洲也能有所反应。

        思来想去,权衡利弊,魏定波将目光放到了靖洲的那位跟班身上。

        经过昨日敲打,这跟班不敢再给魏定波找麻烦,现在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息事宁人的心态相处,今早见面居然还笑脸相迎。

        魏定波趁机想要打个招呼拉近关系,以便之后从此人这里获取消息,可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此人姓甚名谁,些许尴尬。

        只能点头微笑,以表心意。

        早上靖洲又是起的很晚,中午才从楼上下来,难怪身材发福,满面油光。

        而且起来就要吃饭,大手一挥让人去食堂打饭,跟班面露难色。

        昨日魏定波珠玉在前,他今日再去打饭,回来又是残羹剩饭靖洲能满意?

        可他不去,等着魏定波去,就怕人家故意让他难堪。

        谁知在跟班还未纠结完时,魏定波就已经主动起身,到后面拿起餐盒说道:“主任稍等,我这就去。”

        跟班松了口气,向魏定波投以感激目光。

        “你和我一起去吧,我和负责打饭的日军说一声,让他日后不要为难你,别我什么时候有事不在,耽误了主任吃饭。”魏定波路过跟班时出言说道。

        跟班一听立马起身,跟着魏定波离开,靖洲见状很是欣慰。

        若是魏定波不知好歹和自己的人针锋相对,他还真不好办,现在这样的情况挺好,他心里不禁又要念叨魏定波有眼色。

        带着跟班一同来到食堂,魏定波朝着一个熟识的负责打饭的日军走了过去,从怀里掏了根烟递给面前日军。

        之后两人愉快的交谈,昨日便是此人给魏定波打饭,算是认识。

        跟班听不懂两人说的是什么,却看到了魏定波指了指自己,对日军说了什么,日军频频点头。

        之后打饭依然是丰盛,离开时魏定波将半盒烟留给了这个日军,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送的也非常随意,好似是朋友间的动作一样。

        饭盒跟班早早拎在手里,出了食堂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之前多有得罪,多谢魏翻译不计前嫌。”

        还能说两句软话!

        倒是有些能屈能伸的意思,魏定波高看了此人一眼。

        “说句难听话,现在都是摇尾乞怜之人,中国人戳着我们的脊梁骨骂,日本人眼高于顶瞧不上我们,若我们这些人还不团结一心,日后下场可想而知。”魏定波语重心长道。

        跟班一听,只觉得说到了心窝里。

        “魏翻译所言极是,在重庆时那些有钱人求到防空情报所来,挥舞着钞票我们都爱答不理。来到日本人这里,说话也不对不说话也不对,连一个小小的食堂打饭伙夫都踩到鼻子上来,心里憋屈。”

        “慎言。”魏定波皱眉说道。

        跟班也吓了一跳,急忙四处打量,发现周围没人才放松下来。

        “和魏翻译聊天真情流露,差点酿成大错。”

        “日后要谨言慎行,此处不必往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主任也经常教导我要谨言慎行,可总是反应不及。”

        “没事,慢慢来。”

        “日后还多指望魏翻译帮忙。”

        “方才都说了我们要团结一致,这点你大可放心。”

        “多谢魏翻译。”

        在回去聊天的路上,魏定波得知这个跟班名叫王雄,外号黑熊。

        倒不是说长得体格异常彪悍,是说皮肤黑,黝黑黝黑的,晚上不点灯可能都看不到人。

        最早是货运行的苦力,身上有一膀子力气,后来走了歪路开始拉帮结派,在货运行有了一些地位,手下集结一帮兄弟。

        国民政府迁到重庆之后,他们这种小打小闹被镇压下来,他带着手下的兄弟进了管教大队,防空司令部为吃空饷,将他们这些人安插到不同的地方,多数都去了担架队。

        王雄相比较之下还是机灵一些,搭上了靖洲这条线,去了防空情报所,还成了靖洲的心腹。

        靖洲之前叛逃,带了王雄一起走,可见对他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