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重拾

第四十章 重拾

        听望月宗介让他早些下班,魏定波也不推辞,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从王家墩机场离开。

        他要趁此机会去见石熠辉,询问清楚这件事情,以便应对。

        可还未等他去找石熠辉,刚出机场便看到人已经在不远处等着,可见石熠辉同样意识到了现在问题严重。

        两人眼神片刻交汇一触即分,各自行进一前一后来至偏僻之地,石熠辉并未停下脚步,而是进入一处民居。

        魏定波紧跟着进入,回身将门锁上。

        这里不用问,是石熠辉准备的应急见面之所,平常不会用,只有危急时刻才会启用,而且用过一次之后就会弃用,下次另寻他处。

        都是军统出来的,这些没用的话就不必在紧要关头的时候去说,石熠辉直接问道:“事情你知道了?”

        “刘朝君没死。”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什么?”

        “刘朝君已经醒了!”石熠辉说出了此刻两人最不想听到的消息。

        “情报确定吗?”

        “千真万确,所以上面之前准备降低你嫌疑的办法,可能不会奏效。而且我刚在机场门口看到,宪兵将靖洲抓走,你此刻十分危险。”

        “之前准备的办法是什么?”

        “杀掉刘朝君,抓捕一名这几日与刘朝君见过面的亲日派代表,让他消失不见,从而让日本人认为,是这个亲日派代表出卖了刘朝君的消息。虽说等到那时因为刘朝君的死,见过他的靖洲还是会被宪兵队审讯,但此时有了替罪羊,你又不知道他们去过宪兵队,嫌疑大大降低。”石熠辉将之前计策说了出来。

        不等魏定波回答,石熠辉就继续说道:“可现在刘朝君没死,他心里肯定明白这个亲日派代表不会出卖他,所以他大概率会怀疑靖洲,到时你也跑不掉。”

        魏定波比石熠辉此刻显得淡定一些,他依然很冷静的问道:“这个亲日派代表,已经消失了吗?”

        “再对刘朝君动手之前,便已经将他抓走,可刘朝君不死,抓了人也没用。我现在来见你,是通知你撤离。”

        “撤离?上面的命令?”魏定波问道。

        “上面的命令不会下来的这么快。”

        “没有上面的命令,你就敢让我撤离,不怕老师找你算账?”

        “那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等死吧。”

        “回去通知上面,计划不变,亲日派代表一定不能出现,脏水泼到他身上。”魏定波说道。

        “可靖洲这里。”

        “放心,靖洲在宪兵队,会一口咬定是刘朝君主动要求见他。”

        “啊?”石熠辉先是不解,后反应过来看着魏定波说道:“是你让他这么做的。”

        “对。”

        “他怎么会听你的?”

        “为了活命。”

        “可信吗?”

        “还有别的选择吗?真的听你的话现在撤离,我们两个下场如何,你我都清楚。”

        石熠辉咬了咬牙说道:“我会和上面汇报这件事情。”

        “行动队恐怕还在找机会杀刘朝君,告诉他们快一点,我们这里可拖不起。”魏定波提起行动队也是有些气,毕竟都有了暗杀刘朝君的计划,最后关头却失手。

        “医院之内,怕是困难。”石熠辉觉得想要完成,并不容易。

        “已经为他们争取到了时间,再把握不住,我们就只能听天由命。”

        “人在医院,行动队人多无用。”石熠辉此时认为,魏定波在险境之中创造的机会,争取的时间,可能会被白白浪费。

        “行动队内的狙击手呢?”魏定波询问,此时只能让狙击手找找机会。

        “行动队只有枪没有人,那位战友在一次行动中,贪枪撤离不及时被日军打中,后来只找回了他藏的枪。”石熠辉说的情绪低落。

        贪枪,是每一位狙击手必要面临的一关。

        他们每一个人都知道不能贪枪,只有开一枪的机会,成功与否都要撤离。

        但很多时候,他们不仅仅负责暗杀,同样负责掩护战友,他们每多开一枪,战友便多一分活下去的希望。

        所以狙击手的守则,在那时便被抛之脑后。

        你可以说他们不是一个合格的狙击手,但他们一定是位合格的战友。

        有枪!

        没人!

        魏定波与石熠辉陷入沉默,难不成今日大势已去,唯有撤离?

        呼吸声在安静的房间内都开始变得沉重起来,魏定波叹了口气,打算按最坏的情况做准备。

        可就在这时,石熠辉出言说道:“我来吧。”

        “你来?”

        “对。”

        “可你不是已经封枪多年?”魏定波听唐立提过一嘴,说石熠辉在最初执行任务时遇到了一些事情,从而导致他封枪,唐立还总念叨损失了一名优秀的狙击手,大为惋惜。

        一晃多年,石熠辉没再摸过狙击枪和步枪,只有手枪防身。魏定波都快忘记,他还有神枪手的身份。

        石熠辉强压下脑海中的回忆,露出一抹笑容,可魏定波一眼便看穿此时石熠辉的笑容,无非是强颜欢笑罢了。

        “少废话。”石熠辉不愿多聊。

        看出石熠辉神情严肃不似玩笑,魏定波双手扶着他的肩膀认真说道:“你只有一枪的机会。”

        “这么多年没开,不多给两枪找找感觉。”石熠辉嬉笑着道。

        “少他娘给我嬉皮笑脸,就一枪!”魏定波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

        语气严厉,眼神关切,石熠辉嘴角勾起一抹讨人嫌的笑容,耸了耸肩膀说道:“你魏定波既然这么求我,我答应你。”

        “需要我去给你做二号位观察手吗?”魏定波询问。

        “你水平有限,就别去连累我。”

        “你一个人能行吗?”

        “等着小爷的好消息。”

        石熠辉言罢,开门离去,好似走的潇洒。

        可只有魏定波心中明白,封枪多年的石熠辉,此刻愿意再度拿起枪,需要多大的决心与勇气。

        魏定波心中明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所以此刻他越发担心石熠辉的安危。

        亲日派代表失踪,此刻日军恐怕还没有调查到这一点,所以派人先抓了靖洲,但并不是认为就是靖洲所为。

        刘朝君已经从昏迷中醒来,不过人肯定还很虚弱,应该不会第一时间便立马告诉日本人靖洲有问题,毕竟他也需要反应推辞一番,不会一上来就怀疑靖洲。

        可只要宪兵审讯靖洲,靖洲说是刘朝君主动约他,日军找刘朝君一求证,他必然马上反应过来,定会否认。

        那么日军就会再审靖洲,在靖洲撑不住时,他会说出金条之事,石熠辉最好能在这个时候将刘朝君灭口。

        到时靖洲所言之事,便会死无对证,日军搜到金条只会认为是刘朝君为保护金条,才不愿承认主动约见靖洲。

        换言之刘朝君必须要死在日军调查到亲日派代表失踪之前,不然刘朝君心中就会明白整件事情都是军统的障眼法,因为只有他最了解这个所谓的亲日派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