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黄鱼

第四十一章 黄鱼

        魏定波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给军统这里争取补刀的机会,补刀人则是封枪多年的石熠辉。

        所有技能,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多年封枪,此时再战,魏定波心中对石熠辉并非全然有把握。

        他此刻还要另行打算。

        赶往百货商场,魏定波借机与冯娅晴碰面,两人避人耳目只听魏定波说道:“今日请假,回去带禾苗上街玩,不要回家。”

        “发生什么事情了?”冯娅晴面色一凝,心知大事不好。

        “来不及细说,总之不要回家,若是看到有宪兵到家搜查,立马找组织转移,片刻不得耽误。”

        “你呢?”

        “我自会小心,不用担心我。”

        事情真到了不可挽回之地步,他也只能随军统撤离,而非与冯娅晴同行。

        冯娅晴不是优柔寡断之人,更不会在此时拉拉扯扯难舍难分,表演一出生离死别的戏码。

        她只是提醒魏定波多加小心注意安全,后立马请假回家,将今日放假在家的陈禾苗,带去街上游玩。

        陈禾苗非常惊喜,乐呵呵的跟着妈妈上街,却不知今日的冯娅晴,心神不宁。

        交代完冯娅晴,魏定波心中长舒了一口气,可他还有事情要做。

        他才来潜伏不过几日,便遇到此危险之事,虽心中早有预料此行凶险,可来之快之猛实属让人意想不到。

        好在刚到武汉,身处边缘没有深陷,还有脱困之机。

        可现在撤离心有不甘,但又怕石熠辉失手,到时不得已只能撤离。

        虽现如今被迫撤离军统无话可说,是行动队暗杀失败,错失魏定波提供良机,才导致他暴露不得不撤离,他并没有责任。

        却不甘心!

        保家卫国,抗击倭寇。

        多年夙愿得偿,岂会甘愿离开。

        但魏定波并非不理智之人,事不可为只能避其锋芒,只是在此之前,能否再换取一些东西?

        魏定波此刻心中所想,便是靖洲所言的二十根金条。

        金条!

        二十根!

        武汉周边的游击队,一年的活动经费恐怕连一根金条都没有。

        这笔钱能卖多少枪支弹药打击日寇?

        又能购买多少药品,挽救受伤战士?

        由不得魏定波不惦记。

        万般无奈必要撤离的情况下,能取得二十根金条,同样算是一笔收获。

        战争是烧钱的!

        当靖洲说起二十根金条给了刘朝君之时,魏定波就在心中思索,刘朝君会放在何处?

        放在宪兵队内?

        那是放在贼窝里,刘朝君有这个胆子吗?

        怕不是连睡觉都睡不好,整日提心吊胆,夜不能寐。

        所以刘朝君在武汉必然还有住处,而且距离汉口宪兵队不会太远,这个住处只有宪兵知道,毕竟他们负责保护刘朝君。

        至于刘朝君选择在宪兵队和靖洲见面,全然是出于安全考虑。

        狡兔三窟,刘朝君是宪兵队和住所两头跑,而且两处距离不远,他只要出门都是伪装成宪兵混淆视听。

        此时魏定波乔装打扮一番,赶去汉口宪兵队,他认为在刘朝君遇袭之后,行踪就不再是秘密。

        那么刘朝君在武汉的住所,宪兵不会继续暗中看守,而是会明着把守起来。虽然人在医院,但房子内可能有伪政府的资料,以及亲日人员参加成立庆典之名单,宪兵也不能掉以轻心。

        果然不出魏定波所料,在汉口宪兵队附近徘徊一番,看到了一处洋房门外有两个宪兵站岗。

        他在附近稍加打听一下,得知此前这个洋房门口还没有宪兵,今日突然出现。

        看来这就是刘朝君的住所。

        金条不出意外定在其中,日军还不知道这个消息,恐怕不会搜查。

        魏定波早些时间已经交代靖洲,到了宪兵队不要先说给了刘朝君金条,而是等到对方否认主动与他见面时再交代。

        此举一方面是为军统补刀拖时间,一方面则是为魏定波获取金条拖时间。

        在当时从靖洲口中得知刘朝君未死,自身陷入险境千钧一发之时,魏定波居然不仅是想着怎么度过眼前难关,还惦记上了靖洲的金条。

        不知道是说艺高人胆大!

        还是说和靖洲一样爱财如命?

        争分夺秒时间不等人,石熠辉已经告诉魏定波刘朝君醒了,日本人很快会找刘朝君求证靖洲的事情。

        按照靖洲的德行,恐怕撑不住多久,宪兵队距离此处极近,必须赶快动手。

        至于金条消失,宪兵搜查不到,不信靖洲之言怎么办?

        那不是魏定波现在需要考虑的,刘朝君不死,拿了金条跑路。

        刘朝君若死,转机很多,再想不迟。

        洋房门前有两个宪兵看守,魏定波绕到其后面,三米多的高墙将院子护住。

        砌墙师傅手艺不错,墙体垂直墙面平整,一看就是多年经验的老瓦匠。

        可总归是砖砌的墙,表面并不光滑具有摩擦。

        魏定波后退几步冲刺向前,脚掌在墙上连踏三步,好似武当梯云纵,手掌稳稳抓住墙沿。

        双臂收紧头伸出墙外观察,发现内部无人,腰身用力翻过墙头一跃而下,落地悄无声息,地上翻滚一圈将冲力化掉。

        马不停蹄开始找寻金条,卧室书房是魏定波的重点搜查区域。

        这处房子是宪兵为刘朝君准备的,不是他自己的久居之所,所以并没有密室暗格之类的东西,最后魏定波在卧室的柜子之中发现保险箱,想来东西都在里面。

        打开保险箱的密码锁,对魏定波来说具有一定难度,他在军统接受过这方面的培训,但实战的机会不多。

        此时魏定波趴在地上,将耳朵贴在保险箱上,用手转动密码锁,用心去听那一闪而过的细微差别。

        时间仿佛静止,连手腕上腕表的声音都开始在空间内无限放大,滴答滴答表针走动的声响,异常清晰。

        不得已魏定波只能将手表摘下放进兜里,免得影响。

        不知过了多久,保险箱终于啪的一下打开,魏定波在其中翻找起来。

        刘朝君来武汉没有带什么值钱的东西,但在其中确实找到了靖洲给他的二十根金条,内还放着一些文件,魏定波快速翻阅。

        最后发现都没有价值,无非就是这一次要邀请之人的名单和喜好还有背地里的勾当,必要时刻刘朝君可以用于威胁这些人。

        魏定波将文件放好,拿上金条便从房间退了出来,装金条的布袋很沉,可你若知道其中是金条,一样能健步如飞。

        只是翻越高墙成了阻碍,魏定波换了一条路径,从洋房二楼背后的窗户爬了出去,他刚离开洋房走到正门,便看到了一队宪兵进入。

        “靖洲,你这速度也太快了。”魏定波心里感叹,这靖洲莫不是一点都没有拉扯,比他预料的时间快了不少,好在他出来的够及时。

        手表!

        魏定波慢悠悠的从兜里掏出手表戴在手上。

        一名经验丰富的特工,能犯这种错误吗?

        在现场留下能证明自己身份的物件,那是低级失误,魏定波自会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