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往事(求收藏)

第四十五章 往事(求收藏)

        怕魏定波携款而逃?

        靖洲更怕日军吃干抹净。

        唯有一个心腹王雄,此时同样身陷囹圄,不找魏定波完成这件事情,难不成选日本人。

        此时在靖洲心中,日军是贪惏无餍忿纇无期之辈,让日军去拿金条,那指定席卷一空,弄不好还要杀了他灭口。

        让魏定波去取金条,起码大家现如今在一条船上,还有一丝可信。

        且魏定波从军统叛逃,和共党关系并不和谐,如今若再背叛伪政府和日本人,那从今往后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怎么看靖洲此时能相信的只有魏定波。

        一大早来到马家墩机场,回到办公室之中,往日三人的办公室,现在冷冷清清只有魏定波一人。

        从来没有上过二楼的他,今日踏上楼梯向着二楼而去,进入靖洲卧室,将床板移开露出下面的保险箱。

        “256213。”转动密码,打开保险箱,魏定波很好奇里面会有什么。

        金条自不必多说,数了数二十根不多不少,但这应该不是靖洲的全部家当,魏定波推测应当还有一些钱存在银行账户之中。

        其中还有留在重庆为靖洲提供情报的那位眼线的资料,但却没有价值,这眼线军统早已掌握。

        还有些钞票,数量不大应该就是靖洲平常花销开支,魏定波并未去动。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靖洲地位不高日军情报不可能交给他,他自己又并非情报人员,保险箱内更多的是黄白之物。

        取了金条将保险箱锁好,把床板恢复原样,从二楼下去。

        金条装在公文包内,魏定波闲坐一早,下午直接离开机场算是翘班。

        可靖洲都不在,谁还管他上班不上班,自是想去哪都行。

        夹着公文包,七转八转之后,迈步踏入微渊斋。

        多日未来,这微渊斋货架生尘,先前仅是缝隙之中藏污纳垢,现在正大光明之处薄灰一层。

        可见生意之冷清。

        石熠辉坐在柜台之内,手串握与指尖把玩,可手指在其中一颗念珠上摩挲良久不愿离去。

        魏定波见状心有所感,走进之后找了个地方吹了吹灰尘坐下,今日并未打算很快离开。

        “怎么还打算等我请你吃饭?”石熠辉见他这般动作出言问道。

        伸了伸腿,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魏定波说道:“关心关心某人。”

        “关心?”

        “对。”

        “我?”

        “难不成还能是谁?”

        “用不着。”石熠辉笑的不屑,好似关心这个词语用于他身上,显得多余一样。

        “别死鸭子嘴硬行不行。”

        “你别多管闲事行不行。”

        “怎么能是多管闲事,你为了我再度握枪开枪,我岂能恍若未闻。”

        “什么叫为了你?”石熠辉瞟了魏定波一眼。

        “不是为了我?”

        “为了抗日救国。”

        “那之前几年抗日救国,怎么不见你开枪?”

        “时机不成熟。”

        “现在怎么就成熟了?”

        “我说你魏定波是不是有什么龙阳之好,家里嫂子的软饭吃不够,还有了新爱好不成?”

        “恼羞成怒?”魏定波不理会石熠辉的阴阳怪气。

        “你有事说事,没事滚蛋。”石熠辉下逐客令。

        “就聊聊你为什么封枪?”魏定波之前只是听唐立嘴里嘀咕过,但具体是因为什么他并不清楚。

        石熠辉满脸不乐意说道:“与你无关。”

        “那就是和姓孙的有关。”魏定波接言道。

        石熠辉摩挲珠子的手指一僵,从凳子上站起来说道:“你连自己人都观察分析,你有意思吗?”

        “挺有意思。”

        “跑我这玩游戏来了?”

        “说说吧。”魏定波依然不愿放弃。

        并不是说魏定波非要揭开石熠辉的伤疤,他更不是没有眼力见的人,平白无故惹人生厌。

        只因石熠辉再度开枪,他此时需要一个宣泄,除了魏定波他无人可说。

        好似烦不过魏定波的纠缠,石熠辉重新坐下,开口道:“很俗套的故事,确定要听?”

        “洗耳恭听。”

        石熠辉目光望着屋内一角,仿佛对梁上结网吊灰很感兴趣,目光渐渐涣散陷入回忆。

        “培训班毕业我被安排做外勤。”

        “有耳闻,因为调戏女学员被打成猪头,选做外勤降低影响。”

        “是能力出众,枪法出神,你到底听不听。”

        “听听听。”

        “闭上嘴好好听。”

        “好的。”

        石熠辉整理了一下心情继续说道:“老师派我去东北执行任务,天寒地冻不习惯的很耳朵差点没冻掉,负责我工作的是一位叫孙鹏志的前辈,教会我不少实战方面的知识。”

        “次年冬天关东军围山抓捕行动队,原本理应我去送情报,但孙志鹏前辈说我经验不够,抢了送情报的工作,却途中遭遇日军被俘,我心里明白他是知道此行危险,才不让我去。

        上面收到消息下了命令,让我在日军押送他回到县城的路上将其击毙,因他知道很多情报,上峰担心他投敌泄密。

        可我知道他不会,他不会出卖任何人,我拒绝执行命令,但上峰连下三道金令,要我必须执行。说由我亲手送他上路,不仅仅是担心他泄密,更是给他一个痛快,让他免受日军残害之苦。”

        石熠辉说到此处,长舒了一口气,魏定波并未出言打搅,默默等着。

        “我心想也是,他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面对日军定会宁死不屈,那样的话要受多少苦?日军刑罚手段层出不穷残忍至极,一套下来连个人的模样都没有,何不来个痛快!

        天降鹅毛大雪我趴在楼顶,不多时埋在雪中不露痕迹,看到孙志鹏被日军押着走进县城。

        他是我亲手送走的,在走出城门楼子的一瞬间,我就开枪了。当天我只带了一颗子弹,因为我怕会忍不住想要杀光楼下日军,可我也知道那不可能。

        亦师亦友教导我毫无保留,危险的任务替我承担,最后却是我亲手送走了他。”

        言罢石熠辉对魏定波笑了笑,可笑容之勉强,各种心酸滋味恐怕只有亲身体会才能理解。

        上峰做的对吗?

        站在大局之上做的没错,不管是担心投敌泄露重要情报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还是担心受苦受难给个痛快,都没错!

        可错就错在动手之人是石熠辉,这对他来说无疑是残虐的,心灵上的折磨往往更加刻骨铭心。

        但当时情况紧急,除了他之外再无人选,由此导致石熠辉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虽完成任务却从此封枪。

        看似不专业,实则内心承受太多!

        了解到事情全部经过的魏定波,更加明白石熠辉当天选择开枪的决心与勇气,和需承受的压力以及悲痛。

        非是三言两句足以形容。

        魏定波收敛心神,起身站直对石熠辉道:“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