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接风洗尘

第四十八章 接风洗尘

        第二日冯娅晴起得早,要送陈禾苗去上学,见到魏定波依然是笑意盈盈。

        昨日大获全胜,睡觉起来依然神清气爽。

        “今天还送金条吗?”魏定波为了打击冯娅晴的嚣张气焰,开始公事公办。

        第一次的五根金条已经安全送出,组织给予嘉奖肯定,鼓励他们继续潜伏。

        魏定波来武汉潜伏伪政府以及日军之中,最开始属无奈之举。

        可现如今看来,是皆大欢喜。

        首先唐立开心,有关地图的情报唐立就扬眉吐气,加上此前刘朝君之事,他何止是扬眉吐气,简直是风光无限。

        刘朝君行踪的情报是魏定波提供的,行动处外勤行动队行动失败,最后是石熠辉负责灭口挽救颓势。

        这样看来,从头到尾都是唐立的学生立功,他如何不春风得意。

        现在唐立心中都在想,早知如此还不如不安排魏定波渗透共党,直接送他对付伪政府和日本人岂不美哉。

        现在倒好,还要提防共党,多此一举。

        多此一举?

        唐立现在还真是这样想的,生怕共党发现魏定波的问题,导致他损失一员建功立业的大将。

        再说组织这里,获得二十根金条的经费,可谓解燃眉之急。

        “三天送一次。”冯娅晴回答刚才的问题。

        每天都送,风险太大。

        “我建议时间间隔随机,三天一次规律性太强,免得被有心人察觉。”魏定波提议说道。

        “好。”冯娅晴点头答应,后又有些担心的问道:“我们都去上班,东西放在家里,安全吗?”

        安全?

        这个世道很难讲安全不安全,偷鸡摸狗之辈并非没有。

        可除此之外再无安全之处,魏定波说道:“你住的看起来并不富裕,梁上君子可能不太会光顾,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之后每次多拿几根,早早送完免得夜长梦多。”

        “只能如此。”冯娅晴并无其他太好的办法。

        简单商讨结束,两人各自上班,冯娅晴先去送陈禾苗。

        今日来到马家墩机场,坐在办公室内,魏定波闲来无事,等待消息。

        石熠辉办事效率定不会慢,快的话今日便能有消息,靖洲那贪生怕死的性子,能早出来一天大家都安心。

        早上没什么消息,中午魏定波前去食堂吃饭。

        就他一人,便没有带走,直接在食堂吃。

        好巧不巧遇到了望月宗介。

        望月宗介来到魏定波所在的桌子坐下,魏定波笑脸相迎说道:“没想到望月队长也来食堂吃饭,当真官兵上下一心。”

        “偶尔也开小灶。”望月宗介大大方方。

        “望月队长工作繁忙日夜操劳,开小灶是应该的。”

        “靖主任可能无碍,你也不必太过着急。”

        “是吗?”魏定波面露惊喜。

        “只是听到只言片语,在银行……”

        “多谢望月队长提醒。”

        “不必谢。”望月宗介对于靖洲的事情并不关心,只因魏定波他才出言提醒。

        从望月宗介的提醒中,魏定波现在可以确定,石熠辉已经将金条处理妥当,且日军宪兵已经发现。

        那么靖洲最快可能今日便会被放出来。

        日军为何放过靖洲?

        其实归根到底,是他们认为靖洲不会背叛,更加不会出卖刘朝君,他给了刘朝君二十根金条,如果对方出事他的钱就会打水漂,损失巨大。

        日军的怀疑,无非是担心靖洲无意间泄露消息。

        可魏定波提前让靖洲一口咬死是刘朝君主动约见的他,那么结果就截然不同。

        若靖洲承认自己主动!

        此时怕不是魏定波也在宪兵队审讯室之内了。

        吃完饭,又感谢了望月宗介两句,魏定波便离开食堂。

        他在办公室内枯坐一下午,下班时间也并未离开,等候良久终于看到有人从门外进来。

        “主任,您可算回来了。”魏定波小跑上前,激动溢于言表。

        王雄跟在靖洲身边,此时劫后余生大起大落,不管不顾上来便给了魏定波一个拥抱。

        魏定波回以拥抱,双手在王雄背上重重拍了拍,嘴里念叨:“回来就好。”

        三人关门坐下,靖洲靠坐在椅子之上,几日牢狱之灾脸都瘦了一圈。

        靖洲心里苦啊!

        回是回来了,可足足四十根金条出去,连个水花都溅不起来,这不是拿刀在他心上捅窟窿眼嘛。

        “主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人还活着,这乱世之中还怕没机会吗?”魏定波出言相劝。

        王雄紧跟着点头符合,反正花的不是他的钱,他肯定是想要命啊。

        靖洲闻言叹了口气后说道:“这次多亏了你。”

        事已至此回天乏术,靖洲只能听天由命,暗自苦恼也就罢了。

        “主任哪里话,是我应该做的。”

        “患难见真情,你二人与我共度此劫,日后定不会亏待你们。”

        “先行谢过主任,日后主任若有驱使,定鞍前马后义不容辞。”

        “我也一样。”王雄跟着表忠心。

        后魏定波有些疑惑的说道:“主任我今天在食堂听望月队长说,金条是从银行找到的,这是什么情况?”

        面对这个问题,魏定波表示自己想不明白,靖洲却冷哼一声道:“上不得台面的手段,我在重庆都玩烂了,在这班门弄斧。”

        “主任的意思是宪兵故意为之?”

        “无非就是见钱眼开,找个由头合理贪污,还找出一个亲日派代表用于背锅,倒是有头有尾。”

        “说来可气。”王雄忍不住道。

        “气又能怎么样,还能揭发他们不成,能活着从宪兵队出来就烧高香了。”靖洲如此安慰自己。

        魏定波看到靖洲自己脑补结束,且都是他想要听到的,便转移话题提议说道:“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我去叫些饭菜来,为主任接风洗尘,去去晦气。”

        在宪兵队吃的不好,靖洲又是爱吃之人,此时食指大动。

        “和上一次,八个菜。”靖洲说道。

        “是主任。”

        “我和你一起去。”王雄起身说道。

        魏定波摇头道:“你去打点热水让主任洗漱,换身干净衣服,我一个人去就行。”

        两个食盒,一手一个,重量不算什么。

        等到魏定波从饭店将菜提回来,靖洲和王雄都收拾干净换了衣服等着。

        急忙将菜摆上,三人推杯换盏,是靖洲提议喝点,魏定波自是不能拒绝。

        靖洲此时看魏定波,眼中透露出来的都是信任,因为在魏定波出去打包饭菜期间,靖洲就查看了自己的保险箱。

        其中只少了二十根金条,其他财物分文未少。

        在宪兵队靖洲是无可奈何只能将重任交于魏定波,可心中未尝没有担忧,此时只觉得自己慧眼识珠看人颇准。

        至于你说二十根金条是给了日军吗?

        废话!

        不给的话,今日靖洲能出来吗?

        若非魏定波献计,后又没有见财起意,靖洲觉得自己凶多吉少。

        “我敬你一杯。”靖洲端起酒杯。

        魏定波急忙举杯,比靖洲酒杯低上些许碰杯,一饮而尽。

        “我也敬你一个。”王雄紧跟其后。

        今日气氛到位,魏定波来者不拒,从今往后他彻底得到靖洲信任,与王雄在对方心目中的地位不相上下。

        可魏定波心里暗道:“你还有敲门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