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飞机轰鸣

第五十三章 飞机轰鸣

        还未靠近机场,飞机轰鸣声便已入耳,举目望去。

        乙式一型侦察机、中岛九七式战斗机、川崎九一式战斗机、三菱零式舰载战斗机起降频繁,由此可窥战局紧张。

        收回目光魏定波进入办公室,靖洲此时已经醒来,并没有睡懒觉。

        见他进来靖洲就抱怨道:“这飞机噪音不绝于耳,晚上睡不好白天也不给睡,折磨人。”

        魏定波笑着上前说道:“属下给主任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望月队长怎么说?”靖洲其实方才便想问。

        “队长不会横加阻拦。”

        “多谢队长。”靖洲将被飞机噪音吵得不能入睡的烦闷抛之脑后。

        “可我们若是离开,路途上怕危险重重。”魏定波提醒到。

        靖洲却说道:“只要望月队长同意,我们就可以坐飞机走,从南湖机场坐飞机,三个多小时就可到虹口机场,安全问题应该无需多虑,现在考虑的是到了地方之后投奔谁,不然就成了无头苍蝇。”

        “主任的意思是先写信联系,等有了眉目再去不迟?”

        “正是此意。”

        望月宗介这里不阻拦,靖洲便可放开手脚去联系旧友走动关系,局势清晰之后再启程不迟。

        对于魏定波带来的这个好消息,靖洲十分满意,脑海之中开始思索名单,看看自己能搭上谁的线。

        可外面的轰鸣声不断,搞得靖洲难以宁神,心烦意乱。

        靖洲之前无非是防控情报所所长,最怕的就是听到飞机的轰鸣声,现在在耳边挥之不去着实有些烦人。

        “主任,这日军飞机到底在干嘛?”王雄也被吵的不得安宁。

        “日军对第九战区发起进攻,第一步自然是凭借空中优势,对各守军阵地进行狂轰滥炸,前线作战飞机基本上都是从王家墩机场起飞,我们自然是难以安生。”靖洲看来也听到了一些消息。

        “那岂不是先打空战。”王雄说道。

        靖洲却不屑笑道:“何来空战?无非是日军单方面的耀武扬威罢了。”

        “啊?”王雄不解。

        魏定波先一步解释说道:“先前的江城会战,民国政府空军力量消耗殆尽,此时面对日军如此大规模的空中进攻,无力发动反击。”

        “这样说就是白白挨打,毫无胜算。”王雄做出总结。

        靖洲听闻此言觉得无所谓,他是一个叛徒,可魏定波不同,他只是表面上的叛徒。

        所以很是担心前线战斗,若是对日军空军无法制衡的话,战局确实会非常被动。

        “主任,你说民国政府的人,会不会对机场下手?”魏定波询问。

        他之前了解到,日军在王家墩机场集结了海军第一、第二联合航空队,以及陆军航空队第三飞行团,共二百多架飞机。若是能从机场下手,前线战局压力可大大缓解,最后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面对魏定波的问题,靖洲弯着嘴角问道:“怎么对机场下手?”

        王雄先一步表现自己说道:“派飞机轰炸。”

        “你以为他们没有想过,早就派了空军执行任务,三番四次尝试轰炸,可每次飞机还未靠近武汉便被日军空军拦截,根本就突破不了日军空军防线,只能被迫放弃任务返航,之前苏联航空志愿队同样铩羽而归。”靖洲说的这些消息,让王雄听完之后恍然大悟,他这表现靖洲还是很受用的。

        “至于陆上突袭机场就更不可能了。”魏定波心中关心战局,说这句话时却是笑意盈盈。

        这倒不需要解释,连王雄都知道为什么。

        汉口王家墩机场周围都是开阔地带,一眼望去毫无遮拦,不能提供任何隐蔽的地方。这些开阔地带还被铁丝网围住,且有两层铁丝网。

        而且铁丝网上挂着绊雷,内层铁丝网与外层铁丝网之间,以及外层铁丝网外围,都布满隐秘地雷。周围的警戒部队更是不会缺席,每隔一段距离就设立一个警戒哨,在夜间警戒哨的探照灯不得熄灭,整夜的来回照射,但凡发现任何可疑情况,都会立马开枪扫射。

        这还只是机场的防御措施,机场外围还有日军机动巡逻队配合警戒,你还认为有地面突袭的可能吗?

        魏定波最开始还奇怪,为什么军统不让他收集有关机场方面的情报,明明机场是如此重要的存在,对战局影响巨大。

        后来才明白,送了情报又能怎么样?

        什么都做不了,那这情报要来何用?

        而且恐怕在魏定波来机场之前,军统就将机场的情况摸的清清楚楚,最后不得不放弃。

        这也就能解释,为何战局已起,军统却迟迟不让魏定波打探机场情报,他们心知肚明打探无用。

        机场固若金汤难以撼动,第九战区遭受狂轰滥炸艰难抵抗,战事开局不利。

        靖洲谈论这些事情多为调侃,借机消磨时间,至于前线局势如何他并不关心,而且在他看来觉得日军能赢,又岂会担忧。

        王雄的心态和靖洲相差不大,只不过是受够了机场这个地方,给靖洲提议说道:“主任在这里无心思考,要不要出去开个房间,无人打扰好静气凝神。”

        早点写信早点送出去,早一天定下章程早一天坐飞机离开,王雄早就听说上海繁华,十里洋场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迫不及待想要去见识一番。

        面对他的提议,靖洲非常理智的摇头说道:“国军现如今被日军飞机炸的焦头烂额,一肚子气没地方撒,军统指不定已经盯上我这个躲在王家墩机场内的叛徒,所以现在万万不能出去。”

        “主任英明。”王雄马屁奉上。

        “定波你这几日可也要小心。”

        “多谢主任提醒,看来我也要小心防备着些。”

        “实在不行,你便在机场住下,和王雄挤一挤。”

        “主任美意属下心领,真到了紧要关头,再住不迟。”

        “魏兄弟家中嫂嫂到底是何方神圣,让你如此舍不得。”王雄开玩笑的说道。

        魏定波笑骂道:“我看你是迫不及待想要去上海花天酒地,脑子里都是龌龊玩意。”

        王雄嘿嘿笑着,也不觉不好意思,好像天经地义一般。

        还大言不惭说道:“到了地方,哥哥带你也乐呵乐呵。”

        “我怕你心疼钱。”

        “那你是小瞧哥哥了。”

        “听声音是安静了,让我好好想想,都回去坐着。”靖洲出言打断两人的插科打诨。

        机场内的轰鸣声告一段落,不知下一次会在何时响起,靖洲打算趁机想想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