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广撒网

第五十四章 广撒网

        耳中得以片刻安宁,魏定波心中难免有所挂念,可他也知自己应坚守岗位,不能自乱阵脚。

        望月宗介这几日很忙,没空管他们,靖洲乐得清闲。

        等到下午靖洲已经写了五封信之多,皆是措辞严谨字迹工整,别看靖洲体型发福,可这一手字确实漂亮。

        “定波你过来。”靖洲喊道。

        魏定波从位子上起身过去,看到信件已经叠好塞入信封,靖洲正用胶水涂抹信封边缘起到密封作用。

        “主任写的一手好字。”

        “你写的也不差。”

        “在主任面前是班门弄斧。”

        对于魏定波的夸赞,靖洲还是受用的,毕竟这一手字也是他津津乐道的。

        “将信件送到邮局去。”靖洲将五封信递过来。

        “这么多?”魏定波委婉提醒。

        毕竟你写信是想要攀关系,一下子联系这么多人,若是这几人之间相互得知,对靖洲是不利的。

        “不必担心其实只有三封信,另外两封是用于联系中间人,帮忙将信送达,我也不太清楚他们的住址。”靖洲无所谓的说道。

        可三封信,联系三个人,这同样不少。

        “现在我们只能广撒网,若是一个一个联系怕时间来不及,而且他们应该也不会互通消息。”靖洲心里有自己的想法。

        魏定波不再劝,他之前也只是象征性的劝一劝,表示出自己对靖洲的关心罢了。

        拿着五封信魏定波离开机场前去邮局,在路上他将两个封信上的地址默默记下,并不是非常重要的情报,但有备无患。

        行至邮局购买两张邮票便够,仔细粘贴好后放下信件离开,回来找靖洲复命。

        “主任,已经寄出去了。”

        “就看他们怎么回信了。”

        “主任不必担心,三封信总会有一个人回信的。”

        “我不怕没人会信,就怕狮子大开口。”靖洲无奈。

        此前狮子大开口他倒不慌,但已经损失不少,再遇到贪得无厌之辈,怕是喂不饱人家。

        靖洲夜里躺在床上都在想,要是自己从重庆贪的钱被花的干干净净,自己才混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官职,每月领取那少得可怜的俸禄,他还不如清清白白做官,在重庆老老实实做防控情报所的所长,起码能挺起腰杆做人不是。

        可他也就想想,你让他再来一次,恐怕只会恨当时贪的少,毕竟本性难移。

        “等回信看具体情况,说不定会有好消息。”魏定波说些吉祥话。

        “希望如此。”

        今日下班魏定波独自离去,王雄还告诫他小心,倒还真是关心他。

        并未直接回家,而是去见石熠辉,提供靖洲信封所寄地址。

        微渊斋很难说在汉口生意是倒数第几,努努力挣个第一也不是没有希望,再次入内灰尘肉眼可见堆积更多。

        “别说了,故意为之。”石熠辉先行打断魏定波接下来的挖苦。

        “准备换工作做掩护吗?”魏定波很敏锐的反应道。

        换工作作掩护他们之前聊过,可你不能随意就换,前因后果要合理,例如古玩店生意太过惨淡不换不足以维持温饱。

        既然生意惨淡,每天哪里还有闲情逸致不停打扫,自是放任不管任由落尘,这样到时换工作也就顺理成章。

        “有这个想法,还在商议中,决定了会通知你。”石熠辉自然是和唐立在商议。

        “老师近来身体可好。”

        “在我这就别献殷勤了,老师他老人家也听不见。”

        “你就不能帮忙转达一下。”

        “我自己这阿谀奉承都说不完,谁有功夫给你转达。”

        “之前倒是高看你了。”魏定波嘲讽意味颇浓。

        “半斤八两,就别五十步笑百步了,说今天干嘛来了。”

        “靖洲给上海写了几封信,想要联系伪政府的高层人物,上面或许可以利用这些地址,跟踪深入调查一番,可能会找到这些人的踪迹。”靖洲提供的地址,并不能直接找到这些重要人物,需顺藤摸瓜。

        伪政府成立之事愈演愈烈,刘朝君的死只是在社会各界起到了一定的威慑力,想阻拦伪政府成立杯水车薪。

        军统上海站还在不停的暗杀伪政府成员,但这些人被日军保护隐藏的很好,想要找到踪迹并不容易。

        若能根据靖洲提供的地址,寻到这些人施行暗杀计划,对军统上海站可是帮了一个大忙。军统局总部,给上海站的压力可不小,时不时就要催促一番。

        “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吧?”石熠辉问道。

        “军统上海站本就一直在调查伪政府成员的踪迹且力度不小,暗杀任务同样一直在进行,这些人哪怕是被暗杀,谁知道是从什么地方调查到的消息?

        说不定军统早就掌握此人行踪,只是在排着队实施暗杀任务。就算退一步讲,真的调查到与靖洲的信件有关,就不能是邮局中有军统潜伏人员察觉到了异样?”

        上海站对伪政府成员的暗杀是非常频繁的,突然再来几次行动,谁能联想到千里之外的靖洲?

        且靖洲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人的行踪,是军统通过不太重要的地址一步一步调查得来,到时候早就说不清了。

        行动队执行任务时,随便再放上几个烟雾弹,更是调查不到。

        “说来也是。”石熠辉觉得言之有理,将地址记下打算过后汇报上去。

        说完此事,魏定波又问道:“战局如何?”

        石熠辉微微摇头回道:“不容乐观。”

        “日军空军给的压力太大?”

        “但我们拿日军空军没有办法。”

        “上面怎么说?”

        “想从机场下手,可你我没到汉口之前,几次行动损伤大量战友,却连机场的跑道都没看到。”

        “强攻呢?”魏定波依然不死心。

        “武汉站虽说是甲种站,可力量不足以突袭王家墩机场,市郊游击队又远离武汉,长途奔袭不切实际。”

        “看来这块硬骨头,是啃不动的。”

        “上面还在想办法,你做好你该做的就行,没有任务指令给你,你不要轻举妄动。”石熠辉交代说道。

        “我不会找死的。”魏定波心里压根就没有冲动的想法。

        首先他根本就进不去机场,在机场也算工作多日,连停机坪和跑道都没去过。

        其次是孤身一人进入机场,还赤手空拳手无寸铁,等你将足够多的汽油罐和柴油灌,堆放在飞机四周的时候,你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所以进去也是白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