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雉兔同笼

第六十二章 雉兔同笼

        将原有的纱布拆掉,清理出血伤口,冯娅晴的鼻息仿佛都扑到了魏定波的后背之上。

        魏定波正襟危坐不敢乱动,冯娅晴何尝不是小心翼翼,只敢指尖轻触。

        “你这针是谁给你缝的?”

        “怎么了?”

        “隔壁大娘纳鞋底都比这缝的好。”

        “有这么差吗?”魏定波只记得缝合的过程很痛苦,但他看不到背后的情况。

        “所以不要乱动,免得越裂越大。”

        “明白。”

        冯娅晴手上的动作很麻利,将伤口清理之后重新上药,然后用纱布包扎。

        “你还有这手艺?”魏定波没想到冯娅晴包扎的还不错。

        “就当做女红。”

        战地急救,包扎伤口之类的知识,冯娅晴应该是学过。

        弄好之后她将魏定波身上其他伤口也一一检查,确定并无大碍之后起身说道:“快把衣服穿起来。”

        “刚才不是你让脱的?”

        “现在看够了。”

        “倒是喜新厌旧的快。”魏定波嘴上说的厉害,其实早就已经开始穿衬衣,虽然常年锻炼身材不错,但也没有让人盯着看的癖好。

        “你应该庆幸脸上没有伤口,不然喜新厌旧的更快。”

        “我当时可是死死护住面容。”

        “还不愿告诉我受伤,这背后的伤口,你打算自己怎么换药?”

        “多谢。”魏定波明智的选择不反驳。

        “我再给你拿一床褥子,晚上趴着睡,伤口不要受力。”

        “好。”

        收拾妥当冯娅晴让他早早休息,自己也跑到二楼躺在床上,别看刚才说的大大咧咧好似全然都不在乎,其实脸色染红微微发烫。

        第二日冯娅晴去上班,魏定波则是在家中休息。

        晚上冯娅晴将陈禾苗接了回来,刚好这几天不上班,魏定波负责在家带孩子。

        原本之前是想要带着陈禾苗出去玩,可望月稚子的事情让人一头雾水,为了安全起见他则没有选择带着陈禾苗出门,就在家里陪着她。

        陈禾苗还奇怪,为什么魏定波不上班,但对于有人陪伴也很开心。

        这个周末异常愉快,魏定波辅导陈禾苗学习,俨然一副师徒情深的模样,如果不是冯娅晴回来,陈禾苗跑过去抱着她哭诉,温馨的画面还能保持片刻。

        “你教她什么了?”冯娅晴摸着陈禾苗的头安抚,同时对魏定波质问。

        “一些数学题罢了。”

        “怎么搞成这样?”

        “一共就出了十道题,九道都不会。”魏定波这一下午可是急得不行。

        “那些题太难了。”陈禾苗躲在冯娅晴身后喊道。

        “你不是考第二吗,这题能有多难?”

        “就是难。”

        冯娅晴不理会两人拌嘴,走过去将题拿起来看了看,然后对魏定波问道:“雉兔同笼?”

        “对。”

        “你觉得她这个年纪学过《孙子算经》吗?”

        “扩展教学。”

        “你还真是个好老师呢。”

        “担不起如此夸奖。”

        “要不要给你学费?”

        “我们这关系,举手之劳就不必了。”

        “收拾吃饭。”冯娅晴将题拿走,免得魏定波再招惹陈禾苗。

        “妈妈,我想上学。”陈禾苗觉得上学有意思多了。

        倒不是说魏定波故意欺负陈禾苗,而是他下午出了几个题,陈禾苗居然都回答对了,他加大难度还是难不住她,反过来被小丫头鄙视了。

        最后索性提高难度出了十道题,挫挫她的锐气,这下可将陈禾苗急的是抓耳挠腮,因为超纲太严重了,但就算如此陈禾苗居然还做出来一道,让魏定波也大为吃惊。

        第二天早上开学,陈禾苗走的那叫一个早,给魏定波再见的小手,摇的都快出现残影了。

        送冯娅晴与陈禾苗出门,魏定波等了片刻便也离开,等了这几天他觉得石熠辉这里应该已经得到了消息,他想去问问清楚。

        今天去微渊斋比往常花费的时间长,望月稚子的出现让魏定波不得不处处小心,多绕了些路确保没有问题之后才进的微渊斋。

        石熠辉依然是坐在柜台内,闲来无事喝茶看报,见魏定波进来轻飘飘的说了句:“你小子命真硬。”

        “不硬不行啊,某些人深夜刺骨寒风中,医院外躲着宵禁徘徊等候只为看我一眼,我岂能让他失望。”

        “我是确定你死没死,好给珠子上刻字。”

        “呦,嘴可真硬!”

        “上面这么重要的行动,不提前通知你撤离,差点要了你的名字。”不理会魏定波的打趣,石熠辉放下手中报纸,略带不满说道。

        “你我二人都知道,事关前线战局,关乎抗日局势,个人生死不在上峰考虑之内。”

        “我事后问过老师,老师说他提前知情但却没办法通知我们,戴老板下了死命令,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局外人一概不得知情,不然军法处置。”

        “任务重大,不容有失,老师做得对。”魏定波并未责怪唐立,最重要的是事已至此你抱怨无用。

        “我也知道没错,可还是替你不平,你岂会背叛老师,莫不是告诉你还担心你告诉日本人?”

        面对石熠辉的信任,魏定波露出苦涩笑容,最后说道:“老师军命难为。”

        他是不会告诉日本人,可他不见得不会背叛唐立,不过他从来就不是唐立的人,也谈不上背叛。

        看得出魏定波心中还是有些酸楚,石熠辉转移话题说道:“但你别说,这一次空袭做的漂亮,日军航空队损失惨重,日军军官都死了不少。”

        比起这些收获,其他的真不算什么,石熠辉知道魏定波也明白,换成他们也会做相同的选择,绝对没有第二种可能。

        战争从来都是残酷的!

        从石熠辉的话来看,日军损失军统已经知晓,此番宣传之下,民众气势得到鼓舞,抗战信心更加坚定。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魏定波心中疑惑还未得到解答,早就忍不住想问。

        “日军可以分辨敌我轰炸机,我们的飞机按理来说是不可能靠近武汉,就会被日军拦截,怎么这一次就突破封锁了呢?”魏定波继续问。

        军统飞机尝试轰炸过几次,都是被拦截不得不撤离,可这一次是如何解决这个麻烦,从空袭到撤离,日军丝毫反应都没有?

        他们的防空预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