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改变策略

第六十五章 改变策略

        今日试探并未取得太好的成效,却让魏定波进一步确定,望月稚子此番来武汉另有它意,具体是为何而来此时还不得而知,需进一步观察。

        回到家中冯娅晴已经先一步下班,此时在做饭,看到魏定波回来问道:“去见望月稚子了?”

        “今日不巧她刚好不在,从医院出来时在门口遇到,未能说上两句话。”

        “所以你现在更加肯定,她不仅仅是为了照顾望月宗介才来的?”冯娅晴的反应同样很快,手里做菜锅铲翻动不停,脑海的思考并未受到影响。

        魏定波靠在厨房的门框上说道:“看来策略要改变了。”

        “你想出动出击?”

        “我们作为情报人员,打探情报是本职工作,既然发现望月稚子可疑,不能装作视而不见。”

        “可她对你莫名其妙的敌意?”

        “顺便一起搞明白。”

        “决定了?”冯娅晴停下手中动作,示意魏定波端菜。

        端着菜出去两人在餐桌上落座,魏定波开口继续刚才的话题道:“虽不知望月稚子何来敌意,但通过与望月宗介一下午的交谈,可以看出他对我现在非常友好,甚至于是当做救命恩人想要报答。有望月宗介在中间横着,望月稚子哪怕是想要对我做什么,也会束手束脚。”

        “望月宗介是日本人,望月稚子作为他的义女确实会被他限制,可76号就不一定了。”冯娅晴说出自己的看法。

        “你认为望月稚子对我的敌意,是出自个人的几率大,还是出自76号的几率大?”

        “你们不过第一次见面,她个人能对你有何意见?”冯娅晴认为76号的可能性大一些。

        魏定波微微点头认为她说的很有道理,可若是76号的话,自然会麻烦些。

        他在心里不停思索,自己的身份可能会在76号这里存在漏洞吗?

        思来想去魏定波认为不太应该,毕竟76号内的领导和他的处境都差不多,甚至于有过之而无不及,理应不会对他这样的经历感兴趣。

        “先不想这些,接触过程中慢慢探寻吧。”魏定波最后决定说道。

        “你或许可以从望月宗介这里打听一下。”

        “望月宗介?”

        “刚才你不是说他当你是救命恩人,打听些消息应该问题不大吧?”

        “今日望月稚子出去如此长时间,望月宗介都丝毫没有觉得奇怪,说明他对望月稚子所做的事情是有所了解的,这样的情况下从他这里打听也不太合适,他会误认为我对望月稚子的任务感兴趣。”

        “那就只能正面接触望月稚子,你可要小心些。”

        “我会的。”

        “别让美色迷了双眼。”冯娅晴突然提醒。

        魏定波哭笑不得说道:“用不着专门提醒这一句。”

        “是你说的望月稚子花容月貌。”

        “花容月貌我就会心动?”

        “不会吗?”

        魏定波盯着冯娅晴的眼睛说道:“事实证明不会。”

        冯娅晴将眼神微微挪开,吃着碗里的饭菜道:“怕只怕伪政府成员糖衣炮弹。”

        “吃得下糖衣炮弹,才是一名优秀的情报人员。”

        “那你打算吃?”

        “你这句话充满歧义。”

        “是你自己说的。”

        “我要表达的是我的信仰坚定不移。”

        “所以能吃下糖衣炮弹?”

        “吃饭。”魏定波不想和冯娅晴继续争论这个话题,他知道对方只是出于一名搭档应尽的义务提醒自己。

        冯娅晴见好就收,效果起到便可,没有步步紧逼。

        吃过饭之后两人闲来无事,讨论了一下时局战况,至于金条在上一次上交之后就已经全部送完,冯娅晴得以长舒一口气。

        提起金条魏定波不由想到,靖洲的眼线从重庆过来,安排的是王雄将其灭口,可现如今机场内突遭巨变,这个计划还能按时进行吗?

        平常等一等无妨,此刻望月稚子的出现让魏定波不能掉以轻心,这个眼线是最后的隐患,必须要彻底根除,魏定波打算明日问一问靖洲,看看此事该如何解决。

        他打算用电话询问,并不会出现在机场哪怕是外围,办公室的风水好归风水好,魏定波可不想再试一试自己的命够不够硬。

        和冯娅晴互道晚安各自回房入睡,第二日一早冯娅晴去上班,魏定波就出门找了一家内有电话的杂货店,掏钱打电话去机场。

        此时时间尚早可能会打搅靖洲休息,不过此刻魏定波考虑的却不是这些,不能因为怕打搅靖洲,晚了这么一早上酿成不可挽回的局面。

        且他打电话同样是关心靖洲,眼线的事情不处理好,靖洲首当其冲受难。

        电话是王雄接的,魏定波很简短且隐晦的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意思,王雄立马将靖洲叫醒询问,后靖洲与魏定波通话。

        在通话中靖洲表示这件事情很重要,事关他的生命安全,他欺骗日本人之事他可不想被其他人知晓,这几日只是事情太多忽略了。

        后靖洲决定让王雄与魏定波一同执行任务。

        听到如此安排魏定波是可以接受的,此前他不想插手交由王雄一人,但今时不同往日魏定波要确保万无一失,让王雄单独一人他还不放心呢。

        在电话中魏定波与王雄约在机场外见面,挂了电话他就朝着机场走去,不过在距离机场还很远的地方,就站住脚步等着王雄过来。

        王雄从机场内差不多是低着头出来,生怕日军注意到他,出了机场之后看到魏定波便加速跑了过来。

        “定波你有伤在身这次还要麻烦你。”王雄其实给靖洲的建议是自己可以,魏定波有伤在身他不想劳烦。

        靖洲却觉得让魏定波帮忙出谋划策,再由交给王雄行动,两人有个照应也能商议。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先找个地方坐下。”魏定波带着王雄离开,远离机场是现在的第一要务。

        找了家茶馆两人落座,随意要了杯茶便开始说起正事。

        “那个眼线到汉口了?”魏定波询问。

        “前几日机场被炸,这几日乱糟糟的就没出来联系,具体情况不太清楚,但想来应该是到了。”

        “今日能联系上吗?”

        “之前我告诉他让他不要出现在机场周围,到了汉口之后找地方住下,然后再联系。”不让眼线出现在机场周围,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他的存在,这样哪怕是死了,也不会引人注意。

        “他怎么联系你?”

        “会打电话到办公室,可前几日因为轰炸办公室电话是断线的,今日日军刚修好,可能错过了他的电话。”

        听到王雄如此说,难怪靖洲要让魏定波和王雄配合,现在等于说找不到眼线所在?

        虽然可以等眼线再度电话联系,可靖洲担心夜长梦多东窗事发,所以让王雄和魏定波想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