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入狱

第七十一章 入狱

        遭受空袭所带来的伤口非常符合是枝弘树与赤夜正男的要求,只可惜用药加速愈合此时已经结痂,看起来效果大打折扣。

        是枝弘树语气轻飘飘的说道:“魏先生介意剧烈活动一番吗?”

        介意?

        身处汉口宪兵队,有你介意的资格吗?

        是枝弘树看似询问,却没有给你回绝的余地,在对方看来你不够分量谈拒绝。

        魏定波应道:“属下自不会介意。”

        “很好,开始吧。”

        在办公室之内魏定波活动身体,刚刚愈合的伤口在剧烈的活动之下再次裂开,血液慢慢渗了出来。

        这个过程并不好受,无人胁迫全靠自主,撕裂感袭来还要再度用力,以便达到对方满意。

        “可以了。”是枝弘树示意停下。

        “带他去换衣服打扮一下。”是枝弘树对望月稚子说道。

        两人应声从办公室离开,魏定波手里握着衣服并没有穿上,因为一会还是要换。

        刚走出门外,魏定波就低声对望月稚子说道:“这就是你说的没有危险?”

        “伤口裂开而已,死得了吗?”

        “如果我刚才拒绝的话,也死不了吗?”

        “你这不是没有拒绝。”

        “我能拒绝吗?”

        “所以魏先生的选择并没有给自己带来危险,魏先生是聪明人,与聪明人合作会省却很多麻烦。而且是枝弘树队长与赤夜正男课长对你看起来很满意,这一次好好表现,对你有好处。”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好了,进去换衣服吧。”望月稚子将魏定波带到一处房间外面,示意魏定波进去她则是在外面等待,毕竟裤子也要换她进去多有不便。

        魏定波进入其中里面也有日军宪兵,换了一身脏兮兮带着血迹的衣服,衣服上有被用刑的痕迹,魏定波也被一番化妆弄的好似经受了酷刑一般。

        宪兵队内多有伪装好手,负责这些事情不在话下,很快魏定波便从房间内出来。望月稚子上下打量一番,微微点头表示满意,带着他回去宪兵队队长办公室。

        两人再度进去是枝弘树与赤夜正男并没有再说什么,赤夜正男直接开口道:“稍后我们会将你送入监牢,牢房与军统成员董烁所在相对,你要做的便是尽量与他交流,能取得信任最佳。”

        魏定波要去的牢房与董烁是对门并非是隔壁,因为监牢的墙壁并不是铁栏杆而是砖砌的,隔壁的话交流起来很麻烦。对面的话双方互相能看到,这样董烁才能认出来魏定波是军统的人,方便建立交流。

        其次是牢房相对中间隔着过道,想要交流声音哪怕是控制的很小也会比隔壁交流大上不少,日军安排的监听设备便能捕捉到他们交谈的内容。

        “属下明白。”魏定波知道还没有说完,这并不是任务的全部。

        果然是枝弘树紧跟着道:“当你们建立联系后,会有人为你送饭,在送饭时你们要说一段接头暗号,你还要将自己所知道的消息透露给这个人。”

        如此同时递过来一张纸,上面写着接头暗号。

        “要喝汤吗?”

        “有就给盛上别废话。”

        “都成了阶下囚不知道好言相求?”

        “对你们这种汉奸好言好语是浪费。”

        “看你可怜快死了,让你喝一碗。”

        这是一段暗号,且非常具有针对性,其中牵扯到了饭和汤,就表明了这个暗号的应用场所。

        是魏定波要与送饭的宪佐发生的对话,宪兵队内并不全是宪兵,负责基层事物的还有很多宪佐。宪佐并非日本人,而是伪军也就是二鬼子,所以对话是没问题的。

        看完暗号魏定波心中了然,是枝弘树与赤夜正男的计划,并非是直接从董烁口中套取名单,而是要让董烁主动将名单说出来。

        因为当魏定波和宪佐使用接头暗号确定彼此关系时,这个过程你不能被董烁发现,却不小心被其发现,那么就会让董烁意识到,宪佐是军统的人。毕竟魏定波是军统出身,与魏定波接头的人,不是军统还能是谁?

        魏定波被抓身陷牢笼出不去,将名单告诉他是毫无用处的,可是宪佐是自由之身,他可以将名单带出去。

        名单是支撑董烁苦苦坚持的心理支柱,他不想那些被他选中的人,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无根浮萍,他心中有强烈的信念想要将名单送出去。

        那么在这种时候,发现有可能送出名单的机会,董烁一定会抓住。

        在绝望之中的一丝希望,都会让人想要尝试,这便是是枝弘树与赤夜正男的计划。

        至于你说军统为什么让宪佐联系魏定波不联系董烁?

        单线联系,造成这样的局面并不奇怪,其次就是哪怕是安排宪佐联系董烁,怎么确认身份?

        没有所谓的接头暗号,宪佐哪怕上前说自己是军统的人,让董烁将名单交给他,你觉得董烁会相信吗?

        不得不说,是枝弘树与赤夜正男充分利用了董烁的心理,将他苦苦坚持的东西变成了对他的突破口,无形中就要获取名单。

        加上魏定波这个完美的配合人员。

        军统出身、董烁认识、有伤在身。

        两者结合不怕董烁不上钩。

        魏定波此时并未说什么夸奖之词,也没有赞叹两人计划精妙,只是默默点头表示自己会执行好这一次任务。

        言罢便有宪兵上前押送魏定波,带着手铐脚镣送入牢房,牢房之中视野昏暗,昏黄的灯光紧贴头顶给人摇摇欲坠之感,因通风不畅气味浑浊。

        被推入一间牢房魏定波靠墙坐下,牢房之内并无床铺,地上连草席也没有,空空荡荡只有一个夜壶放在墙角。

        坐在墙边魏定波朝着对面望去,昏暗的牢房之中让他看不清对面的情况,那么对方之人也看不清他的面容。

        所以魏定波并未着急与他打招呼,而是打算等到天亮,借着牢房上面一点点的小换气孔透过来的光亮,让对方看到自己,再接触不迟。

        并非魏定波想要如此配合日本人,只因监听设备早就在他所处牢房安装妥当,他的一举一动被日军监视的清清楚楚,若是意气用事失去理智,便只能白白牺牲毫无作用。

        一夜无话魏定波索性在牢房之中睡觉,对面之人同样没有什么异动,对于新被关进来的人也没有什么兴趣,并未主动过来一探究竟。

        由此可见董烁现在的警惕性非常高,大有草木皆兵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