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相谈甚欢

第七十二章 相谈甚欢

        狱中一夜等待天明,当阳光通过微小的换气孔照进牢房,魏定波方才看到对面之人,披头散发胡子拉碴,面容憔悴遍体鳞伤。

        刑具加身可想过程之痛苦,宁死不屈实为英雄好汉。

        魏定波打量董烁,董烁同样也在看他,只是两人并未有所动作。

        整整一天,只有中午和晚上有饭,吃饭时两人也并未搭话,依然是默默看着。

        负责监听的宪兵以及时刻关注此事的望月稚子,并未监听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但他们都不着急。

        望月稚子和是枝弘树心中清楚,魏定波主动与董烁交谈,效果远不如董烁主动与魏定波交谈来的好。

        董烁是见过魏定波的,理应能认出来。

        等到晚上通气孔的微光消失,牢房之内再度回到昏暗之境,仿佛这一天就要如此度过。

        魏定波依然沉住气没有动作,他其实整整一天都在想,能不能将真相告诉董烁,让他了解到这一切都是日本人的阴谋,从而让他不要上当。

        董烁不上当,日军也不能怪到魏定波头上,他老老实实配合,但骗不了董烁只能说是枝弘树和赤夜正男的计划有问题。

        可魏定波不敢赌!

        不信任董烁?

        那当然不是,面对敌人如此酷刑都能坚持下来,还有什么不信任呢?

        而是他担心董烁不相信他,那么事态就会变得难以掌控。

        其次就是日军在监听,魏定波很难将事情明明白白告诉董烁,若是他意会错误,两人皆死。

        夜色渐暗牢房趋于安静,就在此时一整天没有任何表现的董烁,突然靠近牢房铁栏杆望着魏定波所在牢房。

        “你是不是参加过33年的军训?”董烁的声音很是沙哑。

        魏定波闻言同样靠近牢房过道,努力去看对面之人,但却好似不相识。

        “你的老师是不是唐立?”董烁再问。

        “你是谁?”魏定波保持情报人员的警惕性,并不回答问题,而是反问。

        “还真是你。”董烁此时将魏定波看得真切,且也听到他的声音,心中猜想得到证实。

        “你到底是谁?”魏定波再问。

        此时负责监听的宪兵,立马提醒一旁的望月稚子戴耳机,望月稚子将耳机戴上开始专心监听。

        录音设备开始工作,将魏定波与董烁的谈话记录在案。

        “小家伙警惕性还挺高。”董烁似是玩笑的说道。

        魏定波不服气回应道:“少在这里倚老卖老。”

        “我和你老师唐立同届,33年同样身为教官,还算倚老卖老吗?”

        “是你?”魏定波好似有些印象。

        “你小子名气大,设计同学被打成猪头可是出了名的。”董烁为什么对魏定波印象深刻,还要感谢石熠辉的倾情演出。

        提起当年之事魏定波稍显不好意思说道:“胡闹罢了。”

        “几年不见没想到会在这里见面。”

        “同是天涯沦落人。”魏定波感叹说道。

        “看你身上这伤,也是宁死不屈的爷们。”

        “前辈不也一样。”

        两人相视而笑,好似英雄惜英雄。

        被关押在此多日不曾开言,此时遇到熟人且还是自己家人,免不了要多聊几句。

        “前辈怎么搞成这副模样?”魏定波问道。

        “你小子不也一样。”

        “晚辈后学末进技不如人落得此等下场并不稀奇,倒是前辈经验丰富技艺超群,实不应该啊。”

        “你还有心情笑话我。”董烁乐道,没想到都到了这个地步,魏定波还有心情说笑。

        “苦中作乐呗。”

        “唐立倒是教了一个好学生。”

        “照样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董烁乐意与魏定波聊天,可他不问魏定波有关工作的事情,他也不会回答魏定波的问题,有关工作董烁闭口不言。

        和魏定波说又能起到什么用作?

        两人处境相同,说与不说区别不大,不如聊聊闲天打发打发时间。

        从与董烁的聊天之中,魏定波能感受到,他对于有自己这样的年轻人感到欣慰。危急关头命不久矣,依然心系家国大事,看到有后辈继承事业且不惧日军审讯,董烁便觉得胜利在望。

        魏定波虽与董烁心中所想不同,可他确实在抗日救国,董烁的欣慰并不能算是假象。所以他陪着董烁说话,好似在对方生命尽头,陪他走过一段路。

        两人相谈甚欢,可有关名单之事毫无进展,董烁的专业性此时并未出现任何问题。

        良久之后两人交谈结束各自休息,望月稚子放下耳机,将录制好的录音拿去是枝弘树办公室,在播放设备内放给对方听。

        是枝弘树很有耐心,将录音从头到尾听完。

        “没有名单的进展。”望月稚子汇报说道。

        “这样的进展就挺好。”是枝弘树却很满意。

        魏定波被日军抓捕,如何知道名单之事?

        主动提起,董烁必然立马警觉,后续计划极可能会失败。

        董烁自认为魏定波与他一样身陷囹圄,更不会提起名单之事。

        所以是枝弘树认为魏定波的表现很不错,甚至是出色!

        在他的计划之中,魏定波需要做的便是和董烁建立联系,让其知道他军统身份便可,若是再多做一点在是枝弘树看来都是多余。

        从录音可以看出,魏定波做的很好,丝毫多余的动作都没有。

        魏定波的完成度,比是枝弘树的预期还要高。

        “安排的宪佐什么时候登场?”既然是枝弘树满意,望月稚子自然不会说什么,转而问道。

        “再等一天。”是枝弘树认为此时时机还未成熟。

        “是。”

        “顺便通知行动队,做好准备随时进行抓捕。”

        “队长认为董烁一定会上当?”望月稚子在是枝弘树面前,并没有太过拘谨。

        是枝弘树坐直身子看着面前的望月稚子,正色说道:“我的自信不是源于自己的计划多么的精妙,而是源于董烁内心深处充满家国情怀,以及他最在乎和放不下的那些他亲手安排的情报人员。他将这些看的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若有机会他定会尝试,只有这样他死才能死的安心。”

        是枝弘树并未强调自己的计划多么精妙,而是认为能成功的关键在于董烁内心中有比生命更加重要的东西,他仅仅只是加以利用罢了。

        望月稚子不会在此刻拍马屁,而是直接离开顺便给行动队转达是枝弘树的意思,随时做好行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