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靖洲身亡

第七十七章 靖洲身亡

        在机场负责看守的日军岗亭之内,魏定波询问得知王雄今日早上还来了机场,然后又离开了,但却没有打听到靖洲的消息。

        聊了两句之后得知王雄现在就住在机场外不远处的酒店之内,魏定波道谢离开上门找人,说是酒店只是改了叫法之前应该就是一处客栈,或许是为了洋气。

        有客上门侍者上前招呼,魏定波表明来意要找王雄,侍者帮忙去叫人很快便看到王雄从楼上下来,看到他急忙跑过来。

        “定波,你可算回来了。”王雄拉住魏定波的手满腹委屈,他在机场出事之后有想要去找魏定波,只是望月宗介差人从医院带话回来,魏定波有要事在身让他不要打听。

        导致王雄只能在机场附近住下,毕竟机场内已无住处。

        “主任呢?”魏定波问道。

        听闻这个问题,王雄说道:“上楼说。”

        带着魏定波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内,王雄脸色沉重开口说道:“主任被轰炸机炸死了。”

        “炸死了?”魏定波着实吃惊,虽然炸弹将办公室给炸了,但看到王雄还活着,以为靖洲也没死。

        “确定?”

        “亲眼所见,血肉模糊的。”

        “那你怎么没事?”

        “我当时刚好出去买饭,躲过一劫。”说起这件事情,王雄心有余悸,若不是他凑巧出去买饭,可能现在也身首异处。

        “主任死了!”魏定波表现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其实心里觉得死了也罢。

        靖洲的价值只是帮他打入伪政府和接近日本人,目前都已完成留着无用,且靖洲是对魏定波身份为熟悉的一个人,眼线一死加之靖洲身亡,魏定波的身份更加无懈可击。

        至于眼前王雄不足为虑,且现如今王雄看模样是将魏定波完成当成自己人。

        “主任处处小心,不敢离开机场,谁成想会死在机场之内,早知今日不如出来住呢。”王雄嘴里念叨。

        “主任的钱呢?”魏定波问的直截了当。

        王雄回答:“都被日军士兵给拿走了。”

        可是王雄发现魏定波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急的他连忙解释说道:“我买饭半路听到机场内有爆炸声,我便急忙躲了起来根本不敢回去,等了很长时间确保没有轰炸之后才跑回机场。入目的就是坍塌的办公室,以及日军士兵在上翻找,我根本就不敢横加阻拦,主任的保险箱被他们直接搬走了,我只看到主任的尸体,后来也被他们给收敛。”

        尸体自然是要处理,放任不管容易引发疾病,这一点日军士兵很有经验。

        魏定波环顾四周,显然是不信王雄的话,担心他趁机发财。

        “兄弟我说的都是真话,连我放在办公室内的钱都没有逃过日军的毒手,能住在这里是当时兜里还有些钱,不信我掏出来给你看。”王雄开始动手翻兜。

        看王雄这番言论不似说谎,毕竟靖洲有钱之事日军之中知晓的人也不少,加上靖洲之前给了刘朝君二十根金条,知道他有钱的人便更多。

        机场内的日军士兵见办公室被炸靖洲身亡,想要捞一笔情有可原,保险箱被连根端走,靖洲的全部身价就都没了,包括银行账户内的钱,恐怕也会落入日军之手。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魏定波心心念念了好久,未曾想被关入汉口宪兵队大牢不过几日,便落入他人口袋。

        心中只能暗自安慰自己,日军机场的损失轰炸机的损失,可比靖洲的家当多得多。

        “我相信你。”魏定波表示对王雄的信任。

        想来也是靖洲都死了,若是王雄掌握那些钱财,日军怎么可能让他轻轻松松离开机场。

        “现在可怎么办啊?”王雄坐在凳子上一脸苦闷。

        跟着靖洲叛逃是打算投靠日本人吃香的喝辣的,可现如今倒好,福还未享到人财两空。

        靖洲死了王雄自己的钱也没了,就身上剩这一点,还不知道日后能熬多久。最重要的是前路渺茫,没了靖洲机场的工作不用想了,去上海更是没了影。

        此时在王雄心里他与魏定波是同病相怜遭遇相同,可魏定波跟他完全不一样,他此时已经通过望月宗介接触到了望月稚子,从而接触到了汉口宪兵队队长是枝弘树以及特务部情报课课长赤夜正男。

        魏定波接下来的选择比较多,但大概率是潜伏76号,毕竟他这样的出身简直就是为76号特工总部量身打造的一般。

        但到时初入76号势单力薄无依无靠,还要小心望月稚子这个莫名其妙带着敌意的女人,魏定波也在考虑要不要身边留个能用得上的人。

        眼前的王雄便是一个合适的人选,他的身份加入76号不难,其次靖洲已死王雄除了魏定波同样无人可依,二人称得上知根知底不用担心谁在背后使绊子。且之前看王雄灭口眼线,也算是有一技之长,比地痞流氓强得多。

        “你有何打算?”魏定波对王雄问道。

        “乱糟糟的能有什么打算。”

        魏定波并未说明自己的意思,而是从身上掏出钱来,抽出二百递给王雄说道:“这钱你先拿着用。”

        眼看魏定波手里有不少钱,王雄问道:“你哪里来的?”

        他们都在一起上班,每个月多少钱大家都知道,魏定波最早的时候可是要给靖洲预支薪水过日子,一下子有这么多钱确实让人好奇。

        “我帮宪兵队队长和特务部情报课课长完成了一个任务,给的奖金。”

        “宪兵队队长?特务部情报课课长?”王雄很是吃惊,这都是他没有见过的人物,难怪之前望月宗介送消息让他不要打听,弄了半天是帮日本人执行任务去了。

        给奖金看来是任务完成的很不错,这魏定波岂不是已经有了门路,日后也有保障可以继续跟着日本人混日子,王雄心中羡慕。

        接过钱王雄主动说道:“定波,帮帮哥哥,日后也给哥哥某个差事。”

        与其你主动,不如等着对方主动,魏定波要的就是让王雄自己开口。

        且在王雄开口之后,他一副为难模样说道:“我也不过是被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存在,自己都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定波你不必妄自菲薄,最早哥哥就觉得你有真本事,一定能有一番作为,这不是还有望月宗介队长,肯定能帮你安排一个去处。”王雄现在是一门心思想要与魏定波同进退,毕竟除了他之外,王雄实在是找不到第二个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