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蛰雷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流言蜚语

第七十九章 流言蜚语

        是枝弘树与赤夜正男要见自己?

        魏定波认为可能与自己接下来的去处有关,便没有在望月稚子面前再度打听,明日便可知晓。

        想要的消息已经得到,魏定波起身离开望月宗介让望月稚子代他相送。

        他急忙表示不用便独自离开,望月稚子也没有起身的打算,自是不会相送。

        你说望月稚子的敌意还有吗?

        魏定波认为依然存在,可却不如最开始锐利,好似刀光剑影。现如今带给他的感觉,仿佛就是谁也不服气谁一样,并未出现类似于怀疑身份之类的情况。

        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好消息,至于原因魏定波猜测认为,可能是在汉口宪兵队内的一番表现吧,谁还会怀疑他呢?

        现在的重点应该放在接下来与是枝弘树以及赤野正男的见面上,这一次的见面魏定波很清楚会对自己接下来的潜伏工作奠定一个方向,所以此时他打算回去用加密方式给组织汇报一番,看看组织这里有何安排。

        今日魏定波回去的早,在家附近见到了不常见面的邻居,他走过这些人总能感受到还有目光注视自己,甚至于能隐约听到他们的议论声。

        指指点点,风言风语说的或许就是这些。

        魏定波并未回头理会,潜伏工作最忌节外生枝,可这番人言可畏怕只怕冯娅晴听到的议论声比自己还要大。

        晚上等到冯娅晴回来,魏定波将书写好的密信交给她,让她送与组织,在密信之中他将董烁的事情也一并汇报。

        冯娅晴将密信送到楼上收起打算晚上独自再看,便从楼上下来做饭,之后两人一同坐下吃饭。

        可今日吃饭时魏定波出言说道:“我今天听到外面有些议论之声。”

        “议论什么?”

        “你我关系。”

        “怎么了?”

        “是不是对你不太好。”

        “寡妇门前是非多,哪怕你不在这里,我听的也不少,习惯了。”冯娅晴脸色如常自顾自的吃饭,好似这些议论声她早已练就的充耳不闻一样。

        说的云淡风轻可一个女人家的名誉岂是三言两语能一笔带过的。

        但不等魏定波说话,冯娅晴便放下碗筷说道:“国难当头你我抗日救国,问心无愧便可,何须在意一些莫须有的议论声,你身处伪政府投靠日本人,指着你脊梁骨骂的人更多,难不成也要放在心里?”

        “你汉奸卖国贼的骂名背得,我这几句议论声便背不得?我冯娅晴并非如此娇贵之人,不然也不会接下任务做你搭档,作为你的联络人,若是你不住在这里,传递情报便要多此一举,收起你的想法做好你的工作,你已经接触到了76号等情报机构,接下来的工作只会更加艰巨,莫要分神散心。”

        邻家大姐一样的冯娅晴再度正色教育魏定波,且说的句句在理。

        名誉?

        汉奸卖国贼都当得,还在乎这有的没的?

        “可在外人看来,你不应该如此才对。”魏定波同意冯娅晴的话,可今日纷纷议论之声也让他有所警惕,冯娅晴为何要如此忍受污名,却不让魏定波另投他处?

        “孤儿寡母生活不易,想找个依靠不足为奇。”冯娅晴的意思则是外面既然这样议论,不妨就全盘接下,她是非常富有经验的同志,在大是大非面前她不会考虑自身荣辱。

        冯娅晴都能如此坦然面对,一心救国只求问心无愧,魏定波若是还纠结此事倒是显得的婆婆妈妈。

        从头里掏出三百元钱,魏定波放在桌子上。

        “干嘛?”冯娅晴问道。

        “明日买身新衣服要最新最流行的款式,口红香水有合适的进口的也可以买上,至于金银首饰这些钱是不够的,等之后再买不迟。”魏定波交代道。

        冯娅晴很快便明白魏定波的用意,既然要全盘接下那就不能留下破绽,街坊四邻的议论你不在意,可当伪政府和日本人调查时,你不能露出马脚。

        同意魏定波住在这里不在乎外面的风言风语,总是要图点什么吧?

        那就表现出来!

        收拾打扮,穿金戴银要一步一步来,要让外面的人觉得这才合理。

        等到日本人调查时,便没有隐患。

        这次冯娅晴没有推辞将钱收下,故作轻松的笑着说道:“不是应该你买来送给我,才更加合理吗?”

        魏定波心中明白,第一次面对这些事情冯娅晴哪怕是心里想的清楚,可是做起来也会有些别扭和紧张。

        她的变化会被街坊四邻看到,百货大楼内的同事也会看到,议论范围会扩大。可为了组织工作,冯娅晴表示自己可以克服,流言蜚语她能忍受。

        此时她还用玩笑的话语缓和气氛,魏定波跟着说道:“下次给你一个惊喜。”

        “不要乱花钱。”

        “我现在可不是乱花钱,而是花钱讨你欢心。”

        “你代入的挺快?”

        “干的就是这一行,代入的不快就死得快。”

        “不吉利。”

        “呸呸呸。”

        “乖。”

        今日魏定波并没有说冯娅晴哄孩子,反而是笑着应道:“打情骂俏。”

        “有机会还是在外人面前展现吧。”冯娅晴起身收拾碗筷,想要绕开这个话题,虽嘴上说在外人面前表现亲密,可真的到了那一刻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想象自己会如何做。

        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她心里暗暗给自己加油打气。

        之后两人便各自回房休息,冯娅晴则是在房间内将魏定波的密信拿出来破译查看,明日要与组织送消息。

        可是当冯娅晴看完之后,她方才明白,魏定波承受了什么。

        但是最让她意想不到的便是,魏定波并未表露出任何异样,她一丝一毫的察觉都没有。

        这是什么样的心理素质?

        冯娅晴一直认为魏定波有能力,毕竟组织认可不会空穴来风,可年纪也放在这里,能力总不至于如何逆天。

        之前魏定波给冯娅晴所带来的吃惊,已经让她高看一眼,可这一次不同。

        不管是魏定波的处理,还是之后隐藏内心深处的想法,都让冯娅晴不得不再一次正视魏定波,他的能力或许真的远超自己的想象。

        可就算如此,在面对她大姐姐一般的教训时,未曾有过一次不悦。

        内心怀着复杂的心情冯娅晴将密信烧毁,魏定波在如此艰难困境中依然选择坚持战斗默默承受,她只是背负名誉污蔑而已,刚才居然还觉得不知倒时该如何是好。

        此刻冯娅晴心中告诫自己,真的到了需要在外人面前表现亲近时,她一定会完美完成任务,毕竟与魏定波相比,这些或许不值一提。